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六章 女人的搏斗方式
    可心在云崖暖的淫威下很快就范,答应了帮这个所谓的小忙,可怜的高智商姑娘,对待无赖战术毫无办法,泪眼婆娑,一脸无奈。

    只不过俩人都没了玩水的兴致,回到客房,云崖暖在门口叮嘱可心按计划行事,小丫头撅着小嘴点头,翻了个白眼走进卧室,云崖暖开门走进自己的客房,屋子里面静悄悄的,床上两个女子睡得正鼾,昨夜睡得很晚,今晨又起的太早,他现在也有些疲惫,可是屋子里除了这张床,就只剩下一个短小的沙发,实在没法躺人睡觉。

    床也不大,一米五的床,睡两个人已经是极限,云崖暖挠了挠头,打了个哈欠,心里问候老板全家女性十次,怏怏的走出房门,轻轻关上,然后敲响了隔壁可心的房门,好一会也没人答声,试着一推门,发现门没锁,就径直走了进去。

    此时此刻,每个人的房间都已经固定,在白天的时候,很少会反锁门,屋子里没人,洗手间传来哗哗的水声,想来可心这小妮子正在洗澡,估计也是要午睡的,床上的被褥都是粉红色的,上面印着卡通图案,非常卡哇伊,很像是一个几岁女童的房间。

    用手压了压床,发现床上铺了好几层空调被褥,能把整个手深深陷进去,云崖暖心里暗笑这小丫头公主病不轻,刚才看到的她拉着好大的一个行李箱,估计里面放的都是被褥,有心吓唬这小丫头一下。

    就悄悄脱掉鞋子藏在床下,然后钻进已经铺好的被窝,尽量让身子放平下压,探出头来看看床上整体的状况,被子只是微微凸起,不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这里面躺了一个人,当下忙把被子蒙住脑袋,尽量用枕头掩护上半身,想着这丫头被自己吓的跳脚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偷笑。

    和可心认识有些年头了,可以说是很熟悉的朋友了,否则刚才在甲板上云崖暖也不敢那么开玩笑恐吓,小妮子这些年也习惯了自己和她开各种荤素玩笑,早就习以为常,想来不会生气。

    洗手间的水流声好像轻柔的吹眠曲,缓缓留长,本来就有些瞌睡,此刻躺在这么舒服的床上,云崖暖不由得眼皮打架,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他睡着了,只记得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刻,脑子里仅有一个想法,这被褥的味道真好闻。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崖暖醒了过来,要知道刚睡醒的人意识都是模糊的,他揉了揉眼睛,好一会才想起来自己睡在可心的床上,不由得惊了一身冷汗,忙转头看向身侧,没有小妮子的身影,这让他悬着的心落了下来,急忙跳下床,在床底下拽出鞋来穿好,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门。

    估计这个时候玛雅和戴安娜也该醒了,于是他就推门而入,屋子里有三个人,三个女人,玛雅,戴安娜和可心。

    至于三个女人在一起能干吗,自然是闲聊加上斗地主了,看样子玛雅应该是刚刚学会,正在努力地整理手里的牌,而可心和卡戴珊正在耐心的等待。

    云崖暖推门而入之后,可心突然扔掉手里的牌,转身迎了上来,甜甜一笑道:“老公,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

    这句话一出,戴安娜一愣,眼睛看向云崖暖,转而明白了什么,暗自满意一笑,几乎同时,一声惊呼,声音来自玛雅。

    小丫头拿着手里的纸牌,愣愣的看着云崖暖,又看了看可心,似乎一时间大脑当机,嘴里喃喃道:“你有大妻

    了?”

    云崖暖心里暗赞可心很有表演天分,谁说丫的情商不高,这不是装的很像吗。于是笑盈盈的答道:“刚在隔壁睡了一觉,精神好了,就马上来找你了!”

    这世界上有很多怪病,尤其是心理上怪病最多,也最难以理解,比如说可心,丫是真不知道她有洁癖。

    可心正一脸笑意的小女人模样看着云崖暖,听到这句话,脸上的表情立马一百八十度降温,两只手左右晃了晃,自言自语:“隔壁,那个隔壁?左右,不对,这是最里面的房间,隔壁,隔壁不就是我的房间?”

    说着,还用鼻子在云崖暖身上闻了闻,顿时俏脸涨红,杏眼圆睁,指着他喊道:“你。。。你敢睡我的床?本小姐的床连我爸妈都不敢碰一下,你敢睡我的床,你。。。你。。。我咬死你!”

    从这一点看来,人绝对是由低等动物进化而来的,你看,毫无战斗力的人首选的武器基本都是嘴。对于一个毫无战斗经验,而且低着脑袋往前冲的对手,你只需要一只手顶住她的脑袋就可以了。

    于是云崖暖用手掌按在她的脑袋之上,她就像一只愤怒的公羊,使劲的往前顶着,只可惜力道小的可怜,为了给自己助威,她的双手像游泳一样在两侧画着圆圈,打出了正宗的民间绝技王八拳,奈何胳膊比对方短,也只能打打空气了。

    戴安娜用手扶着脑门一脸的无奈,玛雅侧着脸看着云崖暖和可心的武术表演,脸色已经不像之前般茫然,但是仍然带着不解问道:“他不是你的男人吗?怎么不可以睡你的床?”

    可心这头小公羊已经愤怒到极点,哪里还记得和别人约定装情侣骗玛雅的事情,嘴里喷着热气回道:“他系我男银,他才不系,只有弱智傻瓜精神病才会找他做男银!”

    “你才是傻瓜弱智神经病,你骂我可以,但是你这是在侮辱我的男人,我绝不允许。”说着,玛雅也幻化小公羊冲了过去,加入战团。

    其技能明显比可心丰富,纤腰看着羸弱,但是没想到却有惊人的爆发力,只见她抱住可心的腰,双臂也没看怎么使力,小屁股一扭,可心就像彩虹一样在她头顶飞过去,直接摔在床上,很显然,玛雅并没有想真的伤害可心,否则后者一定是摔在地板上。

    可心惊叫着四肢乱舞,然后扁扁的大字型趴在床上,戴安娜双手抓着自己金色的长发抓狂的摇着头。云崖暖张大嘴巴看着飞出去的可心,整个人愣在那里,直到玛雅掸了掸手,对他说道:“我说过,要做你的女人,必须我先同意,否则。。。。”她说着,指了指床上的可心接着说:“否则,下一次我会让别的女人摔在地板上,石头上我也不介意。”

    这小妮子绝不是在开玩笑,她自小在部落里长大,信奉最多的是大自然的规则,对与文明世界的法律,她是绝然不懂得,所以,她说把人摔在石头上,云崖暖丝毫不觉得她是吓唬自己。想到这里,他忍不住使劲的咽了口唾沫,连自己也没想到,竟然会点头回答道:“我知道了,下次不敢了!”

    “这样,真的很好,我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妻子,如果真的需要的话,请你一定要先经过我的同意才能把别的女人带回家,我不是一个争抢男人的妻子,请你相信我。”

    云崖暖愕然的点了点头,茫然道:“不不,我一个就够了!”

    “啊?”玛雅摇着头道:“只有懦弱的男人才会只有一个女人,我的男人你是个勇士,一定需要很多女人,那才对得起你的身份。”玛雅的汉语很生硬,但是还是能完整的表达自己的意思。

    可能是因为知道云崖暖最经常说汉语的原因,小妮子这段时间一直坚持用汉语与别人交谈,即便是戴安娜有的时候用英文说话,她也只用汉语回话,不得不说,这小丫头要是年纪再长五岁,绝对是当老婆的好选择。

    他们这边说着,床上传来可心委屈的哭声:“你睡了人家的床,人家以后怎么睡觉咯,呜呜呜呜。”

    “好可心,不哭哈,我也不知道你有洁癖啊,真对不起,你等下把被罩换下来,我帮你洗了好不好?”云崖暖是真的内疚,没想到可心有洁癖的毛病,这样的行为,可以说是她的底线之下了。

    “你说的,你要亲自洗,我监督,要洗得很干净!”可心噘着嘴道。

    “放心,你监督,我干活,咱不哭就行!”云崖暖一脸谄笑,心里却知道,可心小妮子这是消气原谅自己了。

    “还不够!你老婆打我了,这怎么算!”可心指着玛雅问道。

    云崖暖张了张嘴刚要说话,突然看到玛雅在看着自己,立马把“我帮你揍她”这句话咽进肚子,嘴巴开合了几次,才弱弱的说道:“这个,我真没招!要不我让你打一顿好了!”

    可心喜上眉梢,正想说好,这时候玛雅却横眉冷对小可心,双手在身前握在一起蹭了蹭,可心立马娇躯一堆,噘着嘴可怜兮兮道:“算了,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