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七章 山雨欲来
    在可心的监督之下,云崖暖几乎是一寸一寸的把她的被单褥单洗了个干净,投水不下五次,小丫头才扁着嘴原谅了嘴里不停再骂着的坏蛋,并且一再声明以后不许再进她的房间。

    即便是她不要求,云崖暖以后也绝不会进她的房间了,进一个有洁癖的人的房间简直就是遭罪。

    工程船才刚刚启程,离目的地还有很远,日杂的事情有雇佣的水手们负责,云崖暖每天的时间几乎都是用来浪费的,帮可心洗好了被褥,左右无事,就在坤乾号上闲逛,汉斯是美国人,这艘船也是注册在美国的,所以船上的水手大部分都是美国人。

    这些水手几乎都是新面孔,陌生得很,不过他们都有一个统一的特征,那就是强壮,非常的强壮,甚至有几个人的身上还有明显的来自刀和子弹的疤痕。

    这些体征一半来自军人或者是匪徒,汉斯不是个傻瓜,想来这些人应该是来自于美国的军人亦或是雇佣军,但是可以肯定,付钱的绝对不是汉斯,因为雇佣军很贵,这也印证了汉斯的话,这次任务很不简单,各国政府都参与其中,让人无法想象,什么样的宝藏能引起几乎代表整个世界的势力蠢蠢欲动。

    来到船舱的最底部,那里是放置物资器具的地方,但是云崖暖却没能走进去,因为在最底层的入口处,有两个壮汉守着,任何人等不能踏入半步,更让他惊讶的是,他们身上带着手枪。自己的英文还算可以,随便与他们交流了几句,但是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于是打了个哈哈就退回到上层的起居区。

    对于这艘船他还是熟悉的,虽然只在上面执行过两次任务,但是云崖暖有在陌生地点尽快熟悉环境的习惯,可以说,第一次任务之后,他已经对这艘船了如指掌。

    这是在部队的时候训练出来的强迫症。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最里面自己的房间,推门而入,屋子里面已经发生了变化,多出了一张单人的木板床。

    戴安娜告诉他,那是玛雅刚才找船长汉斯要来的,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云崖暖自然也没在意,只是知道,自己这下子有地方睡觉了。只是后来汉斯和他提起这件事情,几乎笑掉了汉斯的大牙,玛雅当时一见到他就说:“我还没有准备让我的小姨和我的男人睡在一起,因为我还没有怀孕,所以,我需要一张床。。。。。。”

    进了卧室,云崖暖没有理会在床上聊天的戴安娜和玛雅,直接钻进床底下,开始寻找着,很快就发现了那块活动的木板。

    他抽出鹿皮腰带上的凤凰军刀,在缝隙处撬了几下,把模板挪开。里面是厚厚的一层填充物,用来防潮隔音。这些东西类似于吸音棉和珍珠岩的混合物,用刀割开了一块,掏出一个空区。

    在钢骨架的下面,是一层防腐木的装饰板,板材很厚,为了不使钻洞留下偷窥的罪证,所以选择用军刀在防腐木的连接处撬了几下,弄出一个不大的缝隙,这样,即便以后被发现了,也只能是怀疑年久失修造成的木质变形。

    缝隙最宽的地方也只有不到一厘米的宽度,但是对于他来说却是足够用了。爬出床底,打开户外背包,在里面拿出一个户外用的袖珍手电筒,再次钻进床底下,戴安娜在床畔一个劲的问他在干吗,他只是摆手让她先不要吵,一会再说。

    手电的光线不是很强,但是已经让他看到了里面的一部分,那是一个又一个整齐的木箱,上面带着表示危险的标识,而在一个已经打开盖子的箱子里,他看到了手枪,与在货仓位置看守的人所拿的型号一样,不消说,旁边长条的箱子里一定放着大型的枪支。

    这发现让云崖暖倒吸一口凉气,赶紧匆匆的把填充物重新放好,安置好地板,然后爬出床底,坐在那张单人床上思索起来。

    汉斯一直以来只是带领一个探险队伍,寻找隐藏的历史宝藏和矿藏,虽然也佩戴枪支武器,只不过那都是一些猎枪级别的,可不曾如现今货仓里所放置的武器,那是军队专用的级别,而且数量很大,足够打一场百人的战役。

    入侵自然是不可能,现如今这个世界没有哪个国家敢如此大胆,那么这些武器最终只能是为了这次探险所服务,也就证明这次的探险绝对是实实在在的险地。不知道为什么,他脑子里突然想起来侏罗纪公园来,心讨:“如果真的是发现了恐龙,那这些武器还嫌少一些!”

    虽然戴安娜根本不属于这任务的一份子,但是云崖暖依旧没有把自己的发现告诉她,只是去向汉斯要了两个防水的背包,让戴安娜和玛雅多在包里放些重要的物资,以便特殊情况发生,能够更快的反应并且出发行动起来。

    今天的发现让他很不安,但是原因又说不出来,总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然而几天下来,一切都那么平静,连一场像样的暴风雨都没曾有过,在大海上能够一直遇到这样的好天气是很难得的。渐渐的,那种不安也随着时间消散了许多。

    汉斯一直对这次任务的信息守口如瓶,但是随着他频繁的与其他船只联系,云崖暖渐渐扫耳音得到了一些信息,这次行动一共出动八条巨轮,分别从太平洋的八个方向,相向而来,最终会汇聚到一个区域,那里就是这次任务的目标地点。

    期间还提到了卫星,海岛时隐时现等字眼,就有些不明所以了,一个海岛在卫星观察下时隐时现,难道那座海岛会潜水?如此忽停忽走,不时的调整船只行进方向和速度,想来是为了配合另外几只船只的行程。

    在漫无边际的大海上,每天是一成不变的风景,让人索然无味,云崖暖每天除了清晨锻炼一下身体,保持肌肉的弹性,几乎就是待在卧室里睡大觉,玛雅,戴安娜和可心三个女人已经迷上了斗地主,估计即便是走上一年他们也不会无聊寂寞。

    忽然一天,坤乾号再次停止前进,而且一停就是三天,汉斯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坐着小艇离开,据说是到不远处的另外一艘船上开会,那艘船行进偏移了方向,需要汉斯带着人过去重新校定方向。

    走的时候汉斯交代一个陌生的人代理船长的位置,云崖暖看到其他水手对那个人的尊敬模样,断定这是这支小部队的首领,这个人大概四十来岁,正值壮年,方脸宽厚的下巴,胳膊比玛雅的腰都粗上几分。

    汉斯可能知道了些什么,亦或是猜测到了什么,临走的时候特意叮嘱云崖暖,随时保持高度戒备,坤乾号虽然静止不动,但是这次寻找的目标却是游弋的,你不去撞他不代表不会被别的东西撞到。

    云崖暖猜测,他所说的或许就是那座时隐时现的岛屿,但是自己没有细问,毕竟涉及到一些机密,问起来汉斯也很难做,只是点了点头,待他走后,就开始收拾背包,把救生衣放在枕头旁,大海中遇到最大的危险,那就是船只倾覆,所以救生衣必不可少,在之后就是淡水,很大一部分的海难者是渴死的,渴死在水中,这是最悲哀的事情。

    但是淡水是非常沉重的,根本无法携带很多,他只能尽量的合理搭配食物和淡水的比重,尽量的延长等待救援的时间,当然这些都是猜测,如此巨大的工程船,除非是遇上超级巨浪,否则很难彻底倾覆的。

    玛雅和戴安娜的背包也被云崖暖按照自己的标准分配了饮食和淡水,她们俩是自己的三百万存款,绝对不能有失,细想起来,汉斯如此提醒自己的次数,这些年来有不少,但是真正遇险的次数却不多,只希望好运依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