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八章 海上升明月
    天有不测风云,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准备得如何充分,只要有一丝疏漏,那么就等于零。

    汉斯出发以后,坤乾号顶上三楼的观景房便成了云崖暖的新栖息地。三面的落地玻璃,宽敞的洗手间,足够三个人洗澡都不会拥挤的巨大硬木浴缸,比五星级总统套房丝毫不差。

    这里本是汉斯的居所,但是他一走几天,好地方是绝不能浪费的,于是他就搬进来住了。

    三个女孩子前来参观一次之后,就爱上了这个地方,圆床上斗地主,巨大的浴缸里泡澡,原以为可心是洁癖很严重的,但是从她可以和戴安娜玛雅一个浴缸里泡澡来看,她的洁癖仅限于她的睡床。

    一如既往,夜半亥时三个女孩子准时在巨大的浴缸里泡澡,云崖暖在客厅里,望着落地窗外的夜景,海上生明月,这是很多文人墨客经常在诗词中描写的美景,平静没有一丝波纹的海面倒影着黑色的苍穹,天与地真正的连接在一起,由闪烁的繁星勾勒出一个混元的球形。

    宇宙在这一刻真正完美,中天的明月与海水中的明月就像是这个球体的两个极点,然而这景色并没有要让他有吟诗作赋的欲望,却让自己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本堪舆书记,记载于刘伯温。

    以观星论而言,这样的星图下,极点两轮明月的连线处,必有异物,可能是墓穴,也有可能是宝藏,当然了,还有不可预测的危险。这里已经是太平洋的最深处,会有什么宝藏埋葬在这里呢,曾经的远轮货船?天地所生的地宝?亦或是这里曾经是宽广的陆地,曾经有伟大的都市坐落于此处?若是这样,恐怕只能是上个文明的产物了。

    胡思乱想着,倒是冷落了这般美景,当他再次准备凝神与这美景天地的时候,眼前的一切全都变了,没有风,这自己很肯定,轮船上的风标纹丝不动,显然是没有风的。可是海浪却剧烈的翻滚着,如同烧沸了的开水,不,应该是沸腾的油锅里突然倒进了冷水,一切都那么突然,又是那么的剧烈。

    天空兀自晴朗,依然那么美丽恬静,可是大海上却完全变了模样,星月之光被沸腾的海水绞的粉碎,变成了平铺海面的金粉,就在自己的眼前,不远的地方,一个金属带着尖刺的船头出现了,是的,只有船头,后面却是空空如也。

    这感觉就好像空间被撕裂了,直接冒出来的一般,事实上,似乎也正是如此,因为紧跟着云崖暖就看到了木质的船身,洁白的风帆,伫立的桅杆,骷髅的战旗。

    他猛然惊醒,在自己看到这艘船出现一半的时候清醒过来,船头的方向正对着坤乾号的侧面中央撞过来,来不及细想,直奔浴室,一脚踹开反锁的门,看着泡在泡沫中的三个目瞪口呆的女孩子喊道:“赶快找坚固的东西抓紧,有危险!”

    话音还没落,轰隆一声闷响,紧接着是剧烈的抖动,坤乾号似乎被撞的差点翻船。云崖暖急忙抓紧门板,但是巨大的冲力根本不是脆弱的门板所能承受的,他整个人抱着门板飞了起来,正好落在泡沫的中间,三个女孩子只剩下恐惧的尖叫,浑然没在意美妙的身体毫无遮掩的贴在云崖暖的身上。

    扔掉门板,云崖暖也学几个女孩子一般,紧紧抓住鱼缸的边沿,这浴缸的木质非常坚韧,木质的底部包了钢皮,紧紧的锁在地板上,是这屋子里最坚固的东西了。

    震颤并没有结束,几秒钟后,坤乾号就朝着相反的方向又摆动回去,与此同时,又是一次剧烈的撞击。甚至听到了船板被撞裂的声音,云崖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完蛋了,坤乾号沉了!”

    富贵总是伴着危险,而危难中也总有一线生机。

    在第二次撞击的时候,他们脚下的鱼缸随着一声脆响开始滑动,云崖暖知道,包钢与地板的连接点断掉了,但是足够幸运的是,鱼缸很坚韧,还是完整的,并没有破损。

    “抓紧浴缸的边沿,把头尽量藏低,我们的重心越是向下,浴缸就轻易不会翻滚,能不能活着,就看这个浴缸了!”云崖暖大喊道,同时尽量放低头部,以免被外面飞来的杂物还有碎裂的玻璃割伤。

    观景房四面的玻璃早就在第一次撞击时已经碎的一塌糊涂,鱼缸穿过飘扬的窗帘抛物线般滑落,感受着浴缸此时的倾斜度,可以想到,坤乾号马上就要整个斜沉入大海中。

    船舱内有很多救生衣,还有橡皮艇,但是一切来得太过突然,根本来不及准备,幸好坤乾号的船体破损足够巨大,倾翻的速度很快,致使他们脱离船体时,距离海面已经没有太高,饶是如此,当浴缸与海面撞击的时候,一个个还是觉得五脏六腑一阵翻滚,浴缸内残留的洗澡水起到了一定减震的效果,让他们的身体在撞击中几乎没有受伤。

    玛雅和戴安娜的身体素质非常好,柔软有力,任浴缸旋转摇摆,仍是死死抓住浴缸边沿不松手,但是可心就不成了,几乎再浴缸与海水撞击的同时,就脱手,被甩飞了出去,落在四五米外的深海里。

    云崖暖摇了摇还有些眩晕的脑袋,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向着可心游了过去,月色很光亮,这让他安慰许多,若是在暴风雨的天气里,可心此时应该算是被判了死刑了。

    小丫头水性本是很好的,但是在惊恐下,尤其是刚才的撞击,让她几乎昏迷,落在水中竟然已经不会动了,云崖暖来到她的身边,左手在她腋窝下伸过去,用手搂住她的前胸。

    他拖着半昏迷的可心游回浴缸的旁边,用手抓住浴缸的一侧,让戴安娜和玛雅把合力把她拽上去,之所以要拉住一侧边沿,是怕拉扯的时候,造成浴缸倾翻。云崖暖没有着急回到浴缸内,而是扶着浴缸,望着已经只剩下船尖的坤乾号内心一阵绝望,然而让他诧异的是,那突然出现,造成这一灾难的古怪海盗船却无影无踪了,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海水依然平静,平静的就如同一面镜子,星光勾勒出一个巨大的浑圆,一如刚才。

    云崖暖甚至怀疑自己刚才是产生了幻觉,如果不是坤乾号确实沉没了,他一定会去看精神科医生,但是,现在可以肯定,自己刚才绝对不是幻觉,确实有那样一艘古老的巨轮战船。

    坤乾号沉没了,彻底的消失在海面上,这里的海水非常深,任何人不可能也不敢追赶下沉的巨轮,去拿出哪怕一点点能够让自己活命的物资。

    海面什么也没有,没有碎裂的杂物,没有散落的物资包裹,没有其他除了他们四个以外的遇难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