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十三章 取火燧人氏
    三个女生还没有睡醒,不过云崖暖不得不把她们唤醒了,因为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戴安娜和玛雅在他的呼唤下很快就清醒过来,接过云崖暖递过去的水藤,先是满眼疑惑,但是当云崖暖拔下木塞之后,看到里面喷泉一样冒出来的清凉饮料,都禁不住欢呼起来,这整整一小棵水藤,足够三个丫头喝饱了。

    她们两个欢快的站起来,也顾不得彼此的唾液,你一口我一口畅快的喝了起来,可心被云崖暖唤醒,但是她刚要站起来,却一个趔斜有摔倒在地上。

    看她面色潮红,云崖暖不仅心下暗叫不好,急忙走过去,用手试探她的头部,果不其然,她在发烧,而且温度还不低。

    这个时候她更加需要补水,水藤里面的水带有天然的糖份,更加适合不过了,于是就叫戴安娜把水藤拿过来,先喂给可心。

    戴安娜两人已经喝的差不多了,不用说,把水藤交给云崖暖之后,便自发的去海边的岩石上寻找食物。这倒是她们俩的专长,生活在斐济小岛上那么多年,在海边寻找食物,是她们的本能。

    可心喝了不少甜水后,精神好了很多,不过依旧在发着高烧,这让云崖暖很担心,在荒郊野外,感冒病毒杀死的人不会比野兽少。

    人是恒温动物,正常情况下,人们身体内核的温度是36.8摄氏度,一旦内核的温度上下超过两度,那就会有麻烦了。而一旦内核温度达到42.8度,或者低于28.8度,那么基本上可以判定的死亡了。

    人体的温度主要由腋窝,脚步,头部和口腔散发,头部更是负责散发体内百分之五十的热量,所以中医称头部为人体六阳之首。

    人发烧之后,头部滚烫,但是身体却感觉到很冷,这时候,头部会在生理的调控下拒绝散发热量,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让她的头部感觉清凉,重新激发六阳之首的散热功能。

    云崖暖把水藤里剩下的液体涂抹在她的额头上,用手轻轻摩擦,让她头部的血液循环加速,如此反复十数次,可心才又安然的睡过去。

    不是昏迷,而是熟睡,这让他的担心减轻了不少,而且这是因为忽冷忽热潮湿造成的感冒,只要处理得当,生存下来的几率非常大,但是如果是外伤的原因发高烧就不一样了,在野外,那是致命的。

    戴安娜和玛雅带回了很多的贝壳和海螺,她们俩没有装备,也只能带回这些食物充饥了,没有火,只能生吃,但是可心正在感冒,不适合吃这样的发物,生冷更是不行。

    所以云崖暖阻止了玛雅唤醒她吃东西,解释了一下中医的禁忌,他才点了点头,坐下来仔细的吃起生贝肉来。

    四个人漂泊了很久,初到这个地方,为了避免水土不服,产生肠胃疾病,云崖暖让他们两个尽量少吃,多餐少量,确保消化系统能够接受这个环境。他自己也只是简单吃了几个贝肉,就放弃了继续进食,虽然依旧很饿。

    可心的肚子还是空着的,甜藤虽然可以补充糖份,但是不能取代食物的作用,而且他的状态也需要吃药,这里有药吗?这是必然的,中医的药材都来自于大自然。也只有来自于大自然的药物,才能治病,养殖的还是算了吧。

    云崖暖让戴安娜照顾可心,毕竟她的年纪要大一些,玛雅还太小,怕万一有个海蛇毒虫什么的,小丫头处理不了,所以要戴安娜看护,至于玛雅虽然小,但是却可以帮着带更多一点的东西回来。他们需要再准备一根水藤,还有更多的软草和草药。

    感冒属于热症,一般只要清热解毒的草药都可以使用,刚才路过这里的时候,云崖暖就看到了一些蒲公英和金银花,还有一些姜草,只是这三样,一般的感冒发烧就可以治疗了。

    这一次他不仅收割了一些细长的青草,还砍了很多的干草,然后准备找一棵枯死的硬木,做取火之用。这些东西很容易找到,很快就收集好了。

    来到海滩和森林最近的沟壑处,这地貌让这里的环境与外界海滩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外面的海滩潮湿,而这里却很干燥,让人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神奇,一道小小的屏障,改变了距离几百米的两个环境。

    在海滩上钻木取火,那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云崖暖找来两块青石,先把枯草在两个石头之间快速小力道的砸了一会,让枯草更加纤维化,就像一根根黄色的头发交织成一团,再把它们团成鸟窝的形状,中间用手指按了一个小坑。

    这才拿起用军刀削成的硬木棍,在一小节硬木上急速旋转起来。这一节硬木上,用军刀挖了一个小圆坑,园坑的表面被云崖暖划成一道一道好像钢锉的纹路,这样可以加大摩擦,更多的产生热量。

    然后拿起一缕纤维化的枯草放在圆坑里,把硬木棍顶在圆坑上奋力的摩擦旋转。

    不刻意的下压,那样事与愿违,就是那样的放松自然,所求的只是速度更快,说起来似乎很简单,但是力道的掌握真的很难,若不是曾经专门练过这个本事,很多人可能在十几分钟的时候就会放弃,认为钻木取火是无稽之谈。

    如此这般反复操作,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圆坑里已经开始冒出青烟,云崖暖知道他就要成功了,于是刻意的增加了一些压力。

    青烟越来越浓,若是晚上,此刻应该已经可以看见微弱的红色火苗。他小心翼翼的把圆坑里发黑冒着青烟的枯草倒进刚才做成的鸟窝形枯草团里。用双手捧起鸟窝的四周,独留底部最中央的位置不用手掌覆盖。

    然后跪在地上,双手和身体不断地抬起再放下,动作轻缓匀速,由于谨慎小心,那样子也极为的虔诚,旁边若是有人看到,一定以为这是某种宗教仪式。

    但是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身体跪下,是为了尽量的放低,越贴近地面,空气越稳定,风力的影响越小。手臂上下摆动,是为了让空气由下面顺着鸟窝的中心位置缓慢的进入到火苗的位置,加速燃烧,添加氧气。

    这个动作来源于壁画,当时很多学者以为那是宗教仪式,远古人崇拜大自然,所以有这个动作,但是后来在人们的实践中才发现,原来那壁画的动作是告诉人们正确的取火方法。

    上古人是智慧的,往往愚蠢的却是有着高学历的某些专家学者。

    当一团可见的火苗在云崖暖的掌心升腾而起的时候,玛雅惊喜的叫了起来,小孩子一般在他身边跳来跳去,云崖暖也开心的对她笑着,把手心里的火放在地上,把一些细小的干枝放在火苗上,不一会一堆篝火就完整的出现在俩人的面前。

    “嗨,玛雅,你在这里看着火,我去把她们两个接过来,我们今晚在这个山沟沟里扎营!”

    玛雅开心的点了点头,安静的坐在火堆旁边,火光倒影在她那双黑眼球很大的眼睛里,不住的跳动,仿佛有了生命......不,那就是生命的元力,人之所以为万物之灵,正是因为燧人氏带来的火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