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十四章 一只海龟
    篝火的位置正好在一面山坡的凹陷处,山谷里四面有山坡,不容易起风,所以凹陷虽然深度很浅,但是却能挡风遮雨。

    云崖暖把可心背回来,放在事先铺好的干草上,篝火的热量扩散进凹陷处,让里面变得温暖舒适,干草很容软,只可惜没能割来更多,否则还能卷几个枕头出来。

    又喂了可心几口甜藤水,伺候她躺下,云崖暖让玛雅和戴安娜也好好休息一会,然后再篝火里添了几根比较粗的树干,保证篝火可以长时间燃烧,这堆火对于他们来说太重要了,能够取暖,能够烧熟食物,还能够威慑附近可能存在的生物。

    安顿好这一切,已经是下午,云崖暖想着必须在天黑之前弄到更多的食物和能够烧水的工具,可心在发烧,给她熬药需要一个容器。

    原本他想用木头削一个木盆出来,但是那需要很久的时间,偶然想到这是海龟产蛋的季节,就决定去海边靠近山边的沙滩上碰碰运气,海龟本身是滋补的美味食物,它的龟壳更是能作为容器烧水煮饭,虽然能够使用的次数不多,但是能解决眼前的危机就是上策。

    几个女人已经把风干的衣物穿在身上,但是云崖暖不得不狠心的把他的衬衣在戴安娜的身上要了过来,去寻找食物,用手是携带不了多少的,有了这个衬衣那就不一样了,可以卷回来很多事物。

    戴安娜知道他的用意,很大方的当着对方的面解下围在腰上的衬衣,这个尤物甚至还刻意的摆了一个诱人的pOSS,害得云崖暖直吞口水,方知增一分则太长,减一分则太短,何为倾城!

    沿着山边的海滩慢行,云崖暖不时的用脚踢一踢那些看似被动过的沙滩,但是只是偶尔碰到两只沙滩蟹,并没有海龟的踪迹,不过这也很好,沙滩蟹很有营养,含有高蛋白,煮汤是不错的选择。

    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已经离篝火驻地很远了,他不得不考虑放弃寻找海龟的行动,决定去山上随便找一块大一点的薄石暂时应付一下,然而幸运似乎回到了他的身上,就在云崖暖准备放弃的时候,看到一只差不多脸盆大小的海龟正在沙滩上向大海中爬去。

    它的速度很慢,这很正常,海龟产蛋几乎耗尽了雌龟的体能,它这时候回到大洋里能不能活下去都是未知。

    云崖暖无法可怜这个刚刚产完蛋的妈妈,因为有四个人需要它让自己活下去,听起来很自私,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选择,丛林之中没有慈善,只有适者生存。

    想活下去,就必须放弃文明社会的那些道德,一切以活下去为基准,文明社会中对待小动物宠物的慈悲在这里是愚蠢的。

    快步的奔跑过去,雌海龟似乎也发现了来者的不善,加快了速度,奈何它的体力几乎消耗殆尽,又哪里是云崖暖的对手。它仅剩下的唯一手段就是把四肢和头部缩进龟壳里。不需要其他的食物了,这只海龟足够让四个人大餐一顿,然后用龟壳给可心熬药。

    篝火依然,玛雅和可心在凹陷处睡得很香,戴安娜坐在篝火前,红艳露凝香,老云枉断肠。当云崖暖把那么大一只海龟在衬衣里滚到地上的时候,戴安娜欢快的跳了起来,一把抱住云崖暖,在他的脸上使劲的亲了两口,云崖暖只觉丹田气满,小腹传来一片火热。

    谁也承受不了这火热性感的女人,要不是身边还有两个萌妹子在睡觉,云崖暖真怕自己一个冲动把她就地正法了。

    玛雅睡得很熟,毕竟年纪还小,这一番折腾真够他受的。可心刚才睡了一阵,此时已经醒了,坐在干草上,看着云崖暖带回来的海龟,没有表现出惊喜,若有所思的模样,想来是生病原因,这小丫头还很疲惫。

    云崖暖让可心在篝火边坐着休息,然后用几根木棍插进土里做成一个简单地小牢笼,把海龟囚禁在里面。叮嘱可心看紧了,别让它跑了,之后带着戴安娜去深处再带两根甜藤回来,作为炖汤熬药所需。

    戴安娜不肯穿刚刚包裹了海龟的衬衣,坚持要洗干净以后才穿,然后就这样扭着满月走在身边,摇而又摆,让云崖暖心痒难耐。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她没有穿鞋子,光着脚丫走路,地面上的石子草根什么的很多,她就难免左摇右摆的躲避这些咯脚的障碍。动作幅度比较大,即便是戴安娜的肌肉很结实,仍禁不住月波荡漾。

    mx国女人本就开放火热,戴安娜浑不在意被云崖暖看到身上的怡人风光,那火热的目光,被她理解为赞美。不过云崖暖也知道,在她们的民族特性来说,这是很正常的,在海滩一群人光溜溜的也是常见的,并不代表着求欢的意思,要是中国女人能够这样在你眼前晃动,那一定是可以啪啪的象征了。

    云崖暖尽量挑选比较细的甜水藤切割,比较容易携带,柔软性很好,然后用木塞堵住断口,两个人所带的这两根水藤加上之前存放在篝火边的,足够四个人煲汤煮药了。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俩人加快步伐赶回篝火边,兴高采烈的开始准备丰盛营养的晚餐,戴安娜乐颠颠的带着云崖暖的军刀跑去海边的木制牢房,准备宰杀。可是片刻后她就回到云崖暖的身边,军刀上没有血迹,她的手里也没有预料中的龟肉。

    “海龟不见了,应该是顶破木栅栏逃走了。”戴安娜沮丧的说道。

    云崖暖看着可心,正要说话,戴安娜却接着说:“不怪她,这是海龟的运气太好,选择了视区死角逃走的,在可心的位置根本看不到。”

    可心没有表现出海龟丢失,四个人的晚餐消失的沮丧,反而有一些不自然,也没有接着戴安娜的话做任何解释。云崖暖没有说话,踱步到海龟的栅栏牢房边上看了一眼。

    这里的土质比较坚硬,他当时把木棍削尖插入地面十几公分,按理说海龟很难逃脱,当然也并不排除这一种可能,直到他看了一眼之后,确认了自己的想法,然后回到篝火边。

    云崖暖不知道该不该把发现的事情说出来,正在犹豫,不说的话,怕以后还会发生同样的事情,而这样的行为可能造成很严重的后果。而说出来,又怕影响这个小团队的团结。

    思绪了好一会之后,才对着戴安娜和醒来的玛雅说:“这里距离海滩不远,你们两个去找些贝壳海螺来做晚餐吧,你们俩弄这些比我专业,军刀带着,以备不时之需!”

    戴安娜很痛快的答应了,然后带着玛雅去不远处的海滩,寻找可能存在的食物。她们俩走远之后,云崖暖才注视着可心,问道:“为什么放走海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