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十五章 不杀戮不得活
    “为什么放走海龟?”云崖暖很直接的问道,他没准备在语言上增加任何情感上的修饰。

    可心先是一愣,紧接着翻了个白眼,看着天不搭理他的问话,不知道是用沉默否认,还是默认。

    “你不说话可以,那就听我说!”云崖暖在篝火里添了一根柴火,然后继续说:

    “木栅栏是拔出来的,不是撞倒得,海龟没有手指,也没有那智慧,所以是猴子或者是人完成的这件事。栅栏周边没有海龟爬行的痕迹,海归与人不同,人在这样的地面上很难留下脚印,但是海龟却会留下明显的痕迹,所以是有人抱着海龟走了一段距离,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是被放在那片比较茂密的矮树丛里了。”

    说到这的时候,可心不再看天,而是盯着云崖暖,脸上有些担忧,此刻云崖暖已经明白,绝对是这丫头放走的海龟,她是担心云崖暖再去把海龟抓回来。

    云崖暖笑了笑,忽略可心的表情,自顾自的说道:

    “海龟能闻到大海的味道,它必然要朝着大海爬过去,但是它被救援者放置的位置有点坑,估计要爬很远才能到海边,毕竟海龟爬山坡还是有很大难度的,尤其是刚刚产完卵,体力耗尽的雌海龟。所以,我估计它现在还未必能够回到海里,有很大几率被山里的狐狸或者几只老鼠吃掉,如果它幸运,爬到了海滩,估计此刻应该正好与戴安娜和玛雅遇到。”

    “混蛋,你有没有爱心,你的仁慈都哪去了!那是刚刚产完卵的雌海龟,母亲有多伟大你知道吗?你还要吃它,没错,海龟是我放走的,我就是要救它,而且我要救到底。”说着,可心就要站起来,踉踉跄跄的朝着海滩方向走过去,估计是要阻止戴安娜再次捕捉那只海龟。

    云崖暖上前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把她拉扯进怀里,用手扶住她,可心小拳头雨点似的打在他的胸膛上,但是毫无破坏力。

    “别去了,我要是你,就期盼着戴安娜抓住那只海龟,否则后果是你更不想看到的。”

    “你什么意思?”可心盯盯的看着云崖暖。

    “海龟产卵的地方我知道,若是不能抓住那只海龟,我只能把它产下来的蛋拿回来作为晚餐了,你明白吗?”云崖暖沉声说道。

    “你是魔鬼,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可心怒不可解。

    “这不是残忍,这是丛林之中生存的最基本原则,而且我已经做到了最大的仁慈,否则我会把那一窝海龟蛋也带回来,我只是在海龟和海龟蛋之间做了一个选择,吃海龟我们几个人一只就够了,吃海龟蛋,我们几个恐怕要十数枚才够,这就是取舍。海龟要是跑了,你就等于杀了十几只海龟,明白吗!”

    云崖暖很平静的对她说着。

    “难道,难道就不能都不吃吗?贝壳,海螺,还有野菜,都可以吃啊!”可心开始掉眼泪。云崖暖知道,他受过高等教育,在文明社会是佼佼者,是精英,各种环境保护意识,各种对待野生动物的爱意在她们的圈子里很盛行,所以一时间很难接受丛林的现实。

    但是他必须让她明白,在这里只有生死,没有慈悲。

    “我需要一个可以煮水的锅,才能给你熬药,你病了,我们也需要煮熟的食物,因为我们刚到这个环境,需要卫生易消化的食物,来保证我们的健康。

    海螺贝壳没有锅只能烧烤,吃很多我们会生病,而不吃饱我们就没有力气继续寻找食物,这样的恶性循环,会导致我们全部葬身在这里。

    所以现在开始,你必须明白一件事,你不是一个人,你的所作所为,必须为我们四个人的生存考虑,我们是一个整体,这里是海边,放走一个海龟我们还可以寻找其他食物,可是我们若是在小岛的内部,你偷放了捕捉到的动物,可能会直接导致我们的灭亡,你明白吗?”

    云崖暖必须劝导可心正视现实,否则她最终会害死自己。

    “我明天开始,就去海边寻找食物,我保证我们能吃饱,不要再吃那些可爱的动物了,好不好?”可心哀求道。

    “傻丫头,明天开始,我们就不在海边了,我们要去岛屿的深处!”云崖暖摇头道。

    “去岛屿的深处?我们不是应该在海滩上等待救援吗?去深处会很危险的!”可心惊讶道。

    “没错,若是正常情况下,我们一定不能离开岛屿的外围,应该等待救援,但是这里不同,这里是太平洋的中心,没有什么货轮会经过这里,你准备等待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我可不想。”云崖暖笑道。

    “可是,去岛屿内部,不是连最渺茫的机会都没有了吗?”可心说道。

    “你还记得我们醒来时,太阳的方向吗?”云崖暖问道。

    可心思索了一会,指着一个方向,但是随即,她似乎迷茫了,不住的摇着头说:“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这是怎么回事?”

    “你也发现这个奇怪的现象了是吗?没错,我们醒来的时候是早晨,太阳升起来不久,可是你看夕阳的位置,与上午的太阳位置是那么的靠近,这说明什么?”云崖暖指着太阳落入地平面的晚霞继续道:“证明这是一个游弋的海岛,不但移动着,而且自身旋转着。”

    可心还是不明白,这与去海岛内部有什么关系,云崖暖没有等她发问,就继续说:

    “我在汉斯与神秘总指挥通话的时候得知,我们的目的地就是一座时隐时现的海岛,卫星很难观测它,我之前以为这将是一个很小的海岛,但是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这座海岛不是一般的大。

    之所以很难被卫星发现,我很难解释,或许就与它的自转有关,但是无论如何,我猜测,这就是我们的真正目的地,那么就证明,还有七艘可能没有遇难的船只探险队员,也在这座海岛上,在不同的方向,但是无论如何,最终的目的地是海岛的最中央,去探寻最深处的神秘,我们也一样,我们也要去海岛的最深处,只要与他们会合,我们就能逃出生天,明白吗?”

    可心这才豁然的点了点头,沉思了一会,然后对云崖暖说:“以后我不会私自做这样的事情了,但是,哎,算了吧,我们现在就是茹毛饮血的原始人!”

    “没错,我们现在就是茹毛饮血的原始人,没有宗教,没有信仰,没有仁慈,一切只为生存。”云崖暖笑道。

    没人喜欢这样的生活,平时云崖暖连遇到雨前蚂蚁搬家,都会小心翼翼的守护,避免它们被顽童戏耍,但是在这里不行,这里是原始的丛林,是孤岛,没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有的只有一把军刀,和四张要吃饭的嘴。

    不杀戮如何得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