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十六章 你老公摸我
    自己做的决定,必然要自己承担责任。

    朋友犯了错误,你可以去帮助他,但是最终的决定权在他手里。

    可心无疑犯了冲林中的低级错误,云崖暖作为朋友必须让她明白,希望他以后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如果自己的劝说无果,她依旧执迷不悟,那就不是他分内的事情了,以后即将出现的后果,只能她自己承担,甚至,在必要的时候,云崖暖可能会选择抛弃她。

    不过现在看来还不错,她应该被说动,以后应该不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了,这真的是一件大好事。

    善良也好仁慈也罢,都是物质文明高度发达之后的产物,物质的满足是这种精神升华的基础。人并没有脱离动物的本质,动物的本质就是生存,当然不可否认,人类的动物本质再社会化,和有预谋的教育下已经越来越模糊,否则绝不会出现两百多人被两个日本兵逼着自己挖坑活埋了自己。

    当人们忘记了生存的本性和本能,剩下的就是懦弱。再丛林法则中,可心的行为不会被称为善良仁慈,只能被称为懦弱,不敢面对本性的懦弱。

    戴安娜带着海龟归来了,是一只已经死掉的海龟。戴安娜是聪明的,虽然很可能一开始她没发现是有人故意放走海龟,因为她毕竟没有在部队中专门学习过观察一些细节,但是当后来云崖暖故意叫她们两个去寻找食物,自己却留下来的时候,想来她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原委,毕竟她是个极为聪明的女人。

    所以她选择在半路截杀到海龟之后,就地杀死,避免回来之后的尴尬。可心虽然已经答应了不再做所谓的慈悲,但是当她看到血血淋淋的龟壳时,仍旧忍不住捂着脸在一边默声哭泣。没有人劝慰她,玛雅也没有,在这个海岛生活了差不多整个童年的她看来,吃一只海龟实在是在平常不过的事情,她理解不了可心的仁慈。

    海龟肉在椭圆的龟壳里随着沸水翻腾着,汩汩肉香扑鼻,云崖暖将一些姜根扔了进去一起煮,龟肉本来带着一股腥味,而姜根正好可以把这些腥味完美的去掉,同时姜根有解毒解表散寒的功效,对可心的感冒也有很大的好处。戴安娜是个细心的人,她将岩石上风干海水留下来的一些盐粒也带了回来,虽然不多,但是却更添美味。

    这一顿天然的美味吃得四个人无比的满足,包括刚才还在哭泣的可心。这丫头真心吃了不少,还喝了不少的肉汤,看来是真的放下内心的阻碍,彻底对丛林放开了怀抱。这一顿美食真的太重要了,抚慰的不仅仅是四个人的身体肠胃,更是他们的精神,它让他们有了生存下去的信心。

    看着欢乐的三个女生,云崖暖内心却是有着担忧的,因为他很清楚,再这样的孤岛上,一旦深入丛林,挨饿是肯定避免不了的,他要做好这一切困难到来的准备,让四个人活着离开。

    肉足汤饱,龟壳换了甜藤水,煮了金银花和蒲公英,配合着甜藤原本的清甜,倒是不难喝,可心喝了半龟壳,拱出了一身大汗,怕她被山风吹到,就让她到山坡的凹陷里乖乖歇着,把篝火向着凹陷处又靠近了些。

    出了一身大汗的可心精神状态好了许多,脸上又出现了血色,不再是苍白一片,不过她用云崖暖半只裤腿做的BRA和半截裤子做的短裤却是湿透了,云崖暖怕潮湿会加重她的病情,就躲到凹陷的死角处,让她把衣服脱光了烤干再穿上,她可不是戴安娜,让她在一个男人眼皮底下自己脱光,她是打死也不会同意的。

    这里的环境真的很奇特,无论是海岛的自我旋转,还是山林内的干燥和海滩的潮湿,都让人有一种错觉,这座岛好像是人工的机械,而不是自然形成的一般。

    篝火很旺,空气又干燥,可心的衣物很快就烤干,她穿在身上,云崖暖也重新也回到凹陷处,坐在火堆旁,对着他们说出自己的想法。

    “什么?你是说这个海岛就是你们这次任务的目的地?还有七艘同样规模的工程船也前往这座海岛?那还等什么?我们赶早向着海岛中心去呀,那些人一定装备完整,肯定比我们的前进速度要快很多。”戴安娜说道。

    “戴安娜说的没错,我们越快行动,生存下来的几率就越大,但是正因为我们没有任何装备,甚至连鞋子都没有,如何在夜晚行动呢,而且我相信那些探险队员也是需要休息的,这座海岛很大,大到我们根本不知道它的边沿在哪里,要走多久才能到达中心点。

    而且现在最麻烦的是,这座岛是旋转的,我们无法凭借星象,树木,树轮来判断方向,而我们有没有指北针,如何能够不出偏差的走到海岛的中心点,是最难的问题所在。”

    云崖暖说的,正是他最担忧的,没有衣服,可以想办法,没有鞋子也可以想办法,但是没有指北针,几个人凭借什么断定自己可以走到海岛的中心呢?这里丘陵起伏,树木茂盛,能见距离很近,根本无法预测。

    可心若有所思,想了一会说:“我不确定是否能够找到准确的方向,但是我可以明天观察一下周围,再告诉你们。”

    她是探险团队智慧核心的一份子,她说考虑想办法,那么可能性会非常大,这也让云崖暖宽心了不少。

    “那好,我们就做一下分工,我负责衣物和鞋子,戴安娜和玛雅负责采集一些海盐和能够保存的食物,明天在这里准备一天,后天准时出发!”

    篝火给他们供暖,同时保护着这个并不太大的山体凹陷,让四个人可以略微宽心的睡个觉,但是为了避免突发事件,云崖暖还是决定三班倒值夜,可心生病了,就没有排她的班。

    入夜的傍晚总是没有太多危险的,所以玛雅排第一班,戴安娜排第二班,云崖暖负责后半夜的安全。山体凹陷处铺着一层软草,躺起来并不难受,但是面积实在是小了一点,三个人睡基本是紧紧贴着了,但是没办法,毕竟这里相对更像屋子一点,也更安全一些。

    可心先自躺在最边缘处,戴安娜看了看,耸了耸肩躺在了中间位置,云崖暖也觉得,这样似乎是最佳的方案,毕竟躺在可心身边,恐怕他连翻身都不敢,怕小丫头羞涩,但是戴安娜就没有这样的担忧了。这女人大方得体,才不会在乎自己的刮刮蹭蹭呢。

    事实也证明,她真的不怕刮蹭,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穿上包裹乌龟壳的衬衣,也就是说,她一直光着下半身。云崖暖有轻微的鼻炎,睡觉的时候,习惯左右翻滚几次,调整呼吸,戴安娜就紧紧贴在他的身边,每一次转动,都避免不了触碰到她的身体,这让云崖暖饱食的身体难免会有很大的反应,尤其吃的是龟,壮阳佳品。

    戴安娜似乎也发现了男人身体的变化,因为云崖暖看到她偷偷忍着笑,故意用小腹摩擦自己的身体,然后看对方的窘态。云崖暖发现了这女人的恶作剧,以牙还牙,用手在她丰硕健美的臀部上狠狠掐了一下,让这女人禁不住大声叫了一下,云崖暖正准备偷笑,就见戴安娜坐直了身子,对着玛雅用英语喊道:

    “你的老公摸我屁股!”

    “我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