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十九章 绿光
    可心还在一边嘀咕着骂云崖暖这个笨蛋只知道蚂蚁搬家要下雨,后者听到她的嘀咕,急忙一个激灵,骂了一句:“靠!”

    然后赶紧往昨晚的宿营地跑去。身后传来可心咒骂“神经病”的声音,不过她的口音说什么话,都让人觉得好笑。

    蚂蚁搬家要下大雨,这个准确度非常高,他们的篝火是露天的,现在还有很多海鱼和贝壳肉需要烤干保存,这要是突然下去大雨,几个人一天的工作就全打了水漂了。

    山体的凹陷不够深,空间也不够大,只有两米的宽度,一米半左右的深度,在山谷中没有大风,是淋不到雨的,但是放置篝火是远远不够的,他必须在有可能出现的大雨到来之前,保证篝火可以不被大雨淋灭,保持燃烧,给几个人供暖以及烤干食物。

    云崖暖以最快的速度找了几根韧性比较强的树干,上面带着枝杈,三根放在凹陷深处,利用树干的长度与凹陷处咬合,保持固定,然后在山体凹陷外用尖锐的石头挖坑,相对里面的三根木杆埋好固定稍微矮小的三根木杆,把剩下的木杆横竖排在几根竖梁上面,就成了一个三十度斜角的坡顶。

    最后在上面由下往上铺盖阔叶,就像瓦片一样,叠加一起,保证雨水可以水流而下,不会漏在坡顶下面。

    为了避免暴雨太大冲垮坡顶,他还特意弄了一堆石子放在竖梁的下面固定,保证防雨坡顶的稳定性,最后在这个小凉亭的周围挖了手掌深的一圈排水沟,就算大功告成了。再看现在的宿营地,比之前像样多了,即便是下大雨,也可以保证食物不会淋湿,而且可以继续灸烤新抓来的食物。

    防雨亭做好没多久,山峰般的乌云就不知道从何而至,没多大一会,就占领了整片天空,雷声轰鸣,可以听到谷外风声呼啸,让人庆幸的是,这山谷里竟然只有丝丝微风,就如蛊卦所说,风入山谷,止于此。大雨将至,海边的玛雅和戴安娜一定积攒了不少食物,怕他们俩带不回来,云崖暖就叫可心守着篝火,自己跑向海边,去迎接他们。

    到了海边的时候,正看到两个女生往自己昨晚制作的背篓里放鲜鱼,贝壳之类的食物则被俩人放置于脑后,毕竟那东西肉少。

    来到近处,云崖暖把自己带来的背篓往海滩上一放,有什么算什么,使劲的往里面扔就是,大雨来的很突然,就如上次在海中一样,根本不给人准备的机会,海滩岩石边上的篝火几乎瞬间就被瓢泼大雨浇灭,连股青烟都没来得及冒出来。

    雨太大了,大到让人呼吸不畅,云崖暖没法张嘴说话,对着他俩打个手势,不理会剩下的一点贝壳海螺,径直的朝着露营地跑去。

    大雨遮蔽了视线,看不清前路,让三个人不住地摔着跟头,好在有这些背篓,否则那些新鲜的活鱼,肯定随着大雨不知去处了。

    空气此时也变得阴冷,雨中的三人浑身打颤,到了篝火处时,一个个嘴唇发青,这气候很像北方的春天,晴天的时候暖洋洋,不冷不热,一旦下雨,阴冷无比,寒入骨髓!

    可心赶紧跑来,帮忙接下背篓,三个人围在火边,过了好久才缓过劲来。戴安娜最舒服,丫的直接就是光洁溜溜的全身,衣服在手里拿着跑回来的,直接在火边烤着。

    玛雅自幼在斐济小岛的原因,对于身体坦诚在目光下没有什么特殊感觉,也把衣服解下来在火上烤着,她的皮肤和头发更接近黄种人,肌肤细腻,不像白人那样毛孔粗大,但是相对于纯正的黄种人,又要白上许多,头发是黑褐色,在阳光下,那种泛着紫光的色彩最显眼,长大了必然是个有上有下的美人坯子。

    云崖暖早把鞋子脱下来在火边烤干,身上还穿着唯一的内裤,他很想脱下来,逃脱这湿哒哒粘着身体的难受感觉,可是想了半天,还是没能做到这一步,这就是传统深入基因的原因吧,无论男女,中国人似乎都对身体的暴露感到羞耻。

    大雨在斜顶凉亭的边沿滑落,如同一排细密的水晶窗帘,空气湿冷,但是在火边的几人却温暖如春,戴安娜看云崖暖还穿着湿漉漉的内裤,知道他的心思,劝说道:“快把裤子脱下来烤干吧,否则真的会生病的!你病了我们三个怎么办!放心,我们保证不看!”

    可心立刻表示,她要回去睡觉,然后回到山体凹陷里,背对着篝火躺在干草上,玛雅没有任何表示,估计在她心里肯定想:“为什么怕看呢?有什么好看的?”

    云崖暖也知道,继续这样穿着湿衣服,一来容易感冒,最难过的,是容易得湿疹,更容易因为湿凉脱肛甚至痔疮,这缺医少药的地方,开不得这种玩笑,当下也不做作,低着头谁也不看,硬着头皮把内裤脱掉,尽量用篝火的火焰遮挡自己和三个女人之间,避免大家尴尬。

    然而戴安娜似乎有意挑起他的尴尬,因为他抬头看到她的时候,她正用两只手的食指比划着长短,云崖暖对这个女人无可奈何,但是男人的面子还是让他辩解道:“这是软的!”

    然后不再搭理她,任她如何取笑,全当没听见,心里则暗暗发誓:“死女人,等我们逃出去以后让你知道厉害!”

    大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甚至比刚才更猛烈,防雨亭的上面铺的很好,没有雨滴漏出,戴安娜闹了一阵之后,发现云崖暖再不搭理他,也就没了兴致,开始帮忙一起熏烤那些鲜鱼。

    这是四人的生存保障,这些烤干的鱼类,可能不会在未来很快用上,毕竟这一路下去,还会不断地寻找着食物,但是,拥有这些准备的时候,就不会焦灼,可以平静的去判断事物,才会更准确,也会更加安全。

    鱼看起来挺大,但是烤干了以后真的没有多大体积,薄薄的一层,里面还有鱼骨头,不过一旦炖在汤里,吸水之后,还能发起不少,把烤好的干鱼用细草吊在山体凹陷里,让风在进行二次脱水,尽量让其干燥,免得在背篓里发霉变质。

    一切做的差不多的时候,才发现,食物远没有想象的多,仅仅是装下了最大背篓的一半,不过好在都是干货,抗吃的很,这些干鱼干贝,合理分配的话,应该足够四个人吃上一周,还能保证体力的充沛。

    这么大的雨,很少会有野兽出没,除非是饿到极限的生物,才会在这样的天气出外觅食,所以云崖暖今天不准备安排什么守夜,有这个篝火的保护,一般的生物轻易也不会靠近。然而他还是轻视了这座丛林,以为这里只是外围,没有什么大型的野兽,所以烧烤食物的时候,并没有刻意的隐藏气味,这自然引起了饥饿野兽的注意。

    玛雅穿上烤干的衣物正准备去睡觉,她突然愣在原处,望着暴雨之中,嘴巴半张,似乎很惊讶。云崖暖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见那暴雨致中黑乎乎一片,但是却有两点绿莹莹的光点一动不动,若不注意很难发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