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十章 狼
    没有星月之光,所有的光源都来自于这堆篝火,然而蒸腾的红色火焰,却倒映出这磷光,让人汗毛倒竖,那是一只野兽,看眼睛就知道,个头不小。

    云崖暖慢慢站起身,身体前倾,缓步移动到玛雅和戴安娜的身前,凤凰军刀被他暗暗握在右手里,用前臂遮挡着,随时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深呼吸,让身体放松,慢慢适应暴雨中的黑色,渐渐的看清了那东西的轮廓,是一只狼,脖子上带着一圈狮子一样的鬃毛,这是一只公狼,身体很强壮,个头如同一只壮硕的藏獒,它不发出一丝声响,静静的伏在不远处,目不转睛的看着几个人,云崖暖知道,它在计算几个人的攻击能力,寻找最佳的攻击时间。

    狼这种古老的生物,在进化中不断地完善掠食技巧,可以说,它们在掠食的智慧上,丝毫不亚于高等生物。云崖暖早就在之前的巡视周围树林的时候,就发现了狼粪,确定这里有狼,但是数量不多,想来是看准了,但是他没想到,这只狼竟然如此强壮,出乎自己的预料。

    他也对一座海岛竟然存在狼产生过深深的疑虑,不过大自然就是这样的神奇,地壳的分裂移动,可以让生物生长在任何地方。就像曾有人预言,在无法勘测的大海深处,可能生活着人类,生活在水底的人类。

    尽管它很强壮,但是云崖暖却并不担心,狼这种生物,一群的时候不可战胜,一旦落单,其实并不可怕,尤其是再这样的大雨天跑出来掠食,可见它已经饥饿难耐,一个没有耐心的狼,那就更容易战胜了。

    这个时候无法主动去进攻它,那样会使身后的三个女人暴漏出来,成为它嘴下的牺牲品,他必须阻挡在这里,而且主动出击一只行动迅捷的狼,肯定是吃力不讨好的,自己要做的是,让它来主动进攻过来,而这一切,在一个饥饿难耐的恶狼身上,很容易实现。

    狼判断一个生物是否可以掠食,首先看身材体积,然后看牙齿,再看爪子,你若是想吓跑一只狼,千万不要再狼跟前露出你牙齿的样子,人类圆滑平整的牙齿,会让狼以为你很好欺负,而人类的手,对于狼来说,也是没有丝毫威慑力的。

    而让一个狼攻击你,那就很容易了,你只要咧着嘴对着狼傻笑,露出你的两排大白牙,然后微微仰起脖子,让恶狼感受你动脉的跳动,里面血液的火热,他很快就会忍不住这种诱惑向你扑来。

    张开嘴巴是告诉狼你是没有危险性的,仰起脖子,是为了吸引狼来攻击你的脖子,一只腾空的狼要比一只在脚下咬着你大腿的狼好对付多了。

    果不其然,这只恶狼看到云崖暖的牙齿和仰起的脖子之后,开始不安分起来,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前腿微弯,后腿加速两三步,突然腾空跃起,径直扑向他的咽喉。

    内家拳讲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则后发先至。内家拳无论太极形意八卦,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横冲直撞,双脚腾空的选手,一旦离开大地,身体便不再由自己控制,无法闪避,他手里藏着锋利的军刀,连鳄鱼的皮都能轻易刺进去,何况一只皮毛的狼。

    几乎在狼跃起的一瞬间,云崖暖就动了,狼的目的是自己的咽喉,那便可以轻易的预测到它的落点,自己要做的只是双肘紧贴下巴咽喉,双手紧紧握住军刀立在头顶,然后一个矮身往前一冲,军刀刺进皮毛肚囊的触感传来。

    很细微,带着咚的一下泄气声,紧接着手里传来轻微的阻力,再这样锋利的军刀下,狼柔软的肚皮只带来轻微的阻隔,云崖暖双手持刀,这点阻力甚至无法改变他手型一丝一毫。

    落点预测的很准,刀尖直接插进它的脖子,由它的咽喉一直割开,到阴部为止,开了一个一米多长的口子。恶狼扑通一声跌落在地上,然而却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肚皮上的伤口或许还允许它的反扑,但是咽喉的伤口,直接断送了它的命脉,开始到结束,秒杀。

    看着在地上抽搐的野狼,心里没有一丝波澜,当年在特训的时候,自己就曾用军刀杀死过狼,一个人面对两只,只是左臂受了轻伤,所以独对一只狼,他还是很有把握的,体型的大小,并不能改变这结局,因为狼的掠食习惯就是如此。

    狂暴的大雨可以最大限度的遮盖这里的血腥气味,但是这不是绝对的,在不能确认这附近是不是还有另外一只狼时候,为了安全起见,云崖暖决定把这只狼的尸体带到更远的地方妥善处理,希望雨水可以最快的把这里的气味冲刷干净。

    和野狼的搏斗,虽然只是跨出一步,但是云崖暖已经冲进大雨之中,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没穿衣服这回事,大咧咧的走到狼尸跟前,拽住它那粗硬的尾巴向着远处走去,三个女人可能都被这只野狼惊呆了,可心看一眼狼尸,又看着云崖暖,然后眼光往下一落,几秒种后大叫一声流氓,然后捂着脸背过身去。

    云崖暖这才惊醒自己的不妥,不过他可不会傻到穿着快要烤干的内裤再去雨水中一次,将错就错吧,反正以后这样的场面绝对少不了,还不如现在开始慢慢习惯野人的生活。

    拐到接近海滩的位置,大雨和漆黑的夜让人无法走得更快,但是好在已经往返了数次,记得路况如何,倒也没有太难过。狼肉并不好吃,很腥膻,但是毕竟是哺乳动物的肌肉,绝不能浪费掉,就在这里抹黑切割这只野狼。

    四只腿都带着皮毛卸了下来,狼头被锋利的军刀切割掉,然后第一件事是把躯干的整张狼皮剥掉,这可是几个人现在最缺的宝贝,可以做衣服,可以做被子,在野外生活,没有比这更珍惜的东西了。

    云崖暖尽量挑选肌肉的位置切割,这些肌肉含有的脂肪比较少,烟熏之后可以长久保存,就像腊肉一样,至于肚皮位置,脂肪比较多的地方,他没有选择带走,还有内脏也直接扔在了原处,让它来吸引这附近的掠食者,尽量确保四人的安全。

    用狼皮包裹着切割下来的肌肉,回到篝火边,云崖暖没有把这些东西直接带进防雨亭里,而是先放在狼皮上,在大雨中冲刷,趁机给自己洗了个澡,洗掉一身的血腥。这些味道必须洗干净,人类的鼻子或许闻不到,但是森林中的野兽,却可以很轻松的识别这鲜血的味道,然后对他们发起进攻。

    冲刷干净的肌肉被切割成条状的一块块,放在篝火边迎风处熏烤脱水,拿出戴安娜收集的海盐结晶,在冒着油的狼肉上仔细的擦拭,一来这样的狼肉好吃,二来盐巴可以加速狼肉脱水,同时保证狼肉不会腐坏。

    吊好了这些狼肉,这才有时间把目光放到那块狼皮上,这只狼真的很大,狼皮展开来,差不多有一米半长,最宽的位置与长度也不差许多,这是宝贝,必须好好的侍弄一番,浪腿和狼尾上的皮毛也被云崖暖剥了下来,虽然面积很小,但是也有用途,那只狼尾熟好了,绝对能做一个漂亮的围胸或者是一条小裤。

    这地方找不到销土,没办法对狼皮进行碱化,只能用最古老的,蒙古族的熟皮方式进行处理,用一块粗糙的石头磨掉狼皮上沾着的肌肉,这些肌肉会让狼皮腐败。然后用圆木棍一寸一寸的敲打狼皮,把里面的脂肪水分打出来,一边捶打一边用干草擦拭,用雨水清洗。

    最后是用手揉搓,让他变得很软,幸好人比较多,捶打和揉搓并没有用太久的时间,完成这一切,再用四根木棍绑住狼皮的四个角,尽量的拉伸狼皮,然后用石头固定住,避免狼皮缩小变得坚硬且不实用。狼皮放在离火相对较远的地方烤着,没有阳光,只能靠火来熏干,但是不能太近,太近的话狼皮会氧化,变得很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