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十二章 厕所突发事件
    对于在野外遇到河流或者泉眼湖泊,在利用这些水源之前,一定要进行必要的检测。

    人腋下耳后的皮肤都非常敏感,所以一般是先把这些水少量的涂在这两个位置,没有过敏红肿麻痒的反应,才能进一步的用舌头或者鼻孔附近的粘膜测试。

    大自然的有毒物质很多,所以河流未必就是保险的淡水,尤其是周围草木很多的河流,因为你没办法知道,哪一种草或许就是剧毒的植物。经过这种渐进式的过敏试验以后,这些淡水基本就可以使用了。

    洗脸洗脚洗澡问题都不大,但是在饮用时,还是必须进行加热烧沸的。除非你到了必须饮鸩止渴的地步,那么在野外一定要烧开水饮用,否则后果很严重。

    虽然只是短暂宿营,但是躲避午时的干热还是要两三个小时的,这里有现成的淡水,作为一个在野外没少受罪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浪费把肚子灌满的机会,所以还是决定生起一堆篝火再说。

    在这条小溪里面,有很多椭圆形的鹅卵石,岸边的石子也有很多,里面有一种整体盐白的石头,云崖暖如获至宝的捡起了几块放进背篓里。

    之所以如此欣喜,不是因为它们的美丽,而是因为它们的用途。这种石头他小时候在山里有见到过,虽然并不知道它的物理构造和学名,但是却知道它的特殊用途,那就是生火。

    在东北的老人管这种类似汉白玉的石头叫火石,比较脆硬,两块石头互相碰撞,不需要多大的力,在大白天也可以看到火星四射,这东西比钻木取火不知道方便快捷多少倍。

    随便在附近拽了几把干枯的野草,捡了一些枯枝烂叶,把野草用石头砸的细软,然后拿着两块火石对准枯草团开始磕打。那一窜窜的火星喷到草团上,不过磕了十来下,就蓬的一声着起火来。

    戴安娜看着这神奇的一幕,不由得好奇的拿起这两块石头左右看个不停,一个劲的摇头赞叹云崖暖的知识渊博,后者被夸的差点脸红,这不是什么高深的知识,是老一辈人在大自然中发现的方法而已。

    在当时不知道这些的人,估计都是达官显贵。然而随着科技和文化教育的提高,这些随处可见的救命知识,早就被人遗忘在尘埃里,云崖暖之所以能够知道这些,得益于他童年的农村生活。随时可以进入大自然,接触大自然,了解它,利用它,融入它。

    戴安娜把两块洁白的火石放进自己的背篓里,如获至宝,然后开始在云崖暖放在地上的背篓里掏出海龟壳,用几块大石头架成灶台,盛了些水,准备先烧点开水,大家解渴。

    在中医里非常讲究火候,一般突然由南到北亦或反之,都会水土不服,老百姓叫上火。这个时候你就必须吃下火的东西,也就是清热解毒。

    几个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可能千百年都没人踏入的孤岛上,这样的情况下,水土不服是必然的,这里如此原始,环境中的菌群与外面的世界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差异,生病的几率是非常大的,因为陌生的菌群会让外来者的免疫力无所适从。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所以云崖暖坚持喝开水,吃炖菜,都是为了保持消化系统的通畅,避免体内凝结火毒。

    当然,如果再搭配一些清热解毒的种药就更完美了,附近就有金银花,蒲公英,藜蒿,车盘菜,马食菜,灰菜,山蒜等植物,里面的蒲公英和金银花都是下火的良品,但是蒲公英涩苦,煮水喝很难下咽。

    但是金银花就不同,但这一股清香,所以云崖暖敛了一把金银花用溪水洗净,放进烧烤的沸水里浸泡,大家喝这样的水,可以下火醒神,堪称佳品。

    就着金银花茶,吃了几块干鱼,由于四个人行进的速度并不快,不疾不徐,体力耗损并不大,所以大家吃的都不多,这是云崖暖故意放慢了速度,为的就是随时保持大家最好的体力和精神状态,避免生病等突发情况的发生。

    吃饱了之后,几人在一颗垂柳下躲避日头,戴安娜看着浅浅的溪水抱怨道:“这水要是再深点该有多好,就能好好的洗个澡,游个泳了!”

    可心躺在干净的草地上,懒洋洋道:“我觉得我们这几天肯定有这样的机会!”

    说到这小丫头不说话了,看着戴安娜好奇而不解的眼神好一会,满足了这种虚荣感,这才继续道:“小溪上游的方向与入岛的方向基本相同,水很清澈,没有一点咸味,说明这些溪水就是来自于岛屿的内部,当然未必是中心,但是想来,对我们初期的行进方向影响不会很大,所以未来几天我们应该可以随着小溪一只向上游走。”

    戴安娜点了点头道:“这是个好消息,我们不用总是爬山,还要辨别方向,但是这与我要洗澡游泳有什么关系?”

    可心卖关子不说话,在那里刁根草棍装大仙。云崖暖看不下去,就说道:“小溪的水到了这里已经比较温热,说明这条小溪即便是山泉水,那么距离源头也应该很远了,所以我们越往上走,水流应该越大,如果幸运的话,我们可能在未来几天随着小溪进入一条大的河流,或者是一个小湖泊。”

    戴安娜高兴万分,看得出来玛雅也是兴奋异常,只有可心没当成大仙,给了云崖暖一个大大的白眼,气的直哼哼,说了句很不爽的话:“前提是河里或者是湖水里没有鳄鱼食人鱼!”说到这,突然意识到自己也是极其期盼能够好好洗个澡的,不由得拍了拍嘴巴骂道:“乌鸦嘴,坏的不灵海好的灵,坏的不灵好的灵!”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可能是喝的水太多了,云崖暖觉得膀胱有些发胀,就捂着肚子站起来去小解,戴安娜见状也站起来说:“我也去!”

    云崖暖笑道:“男左女右,不能去同一个厕所!”

    戴安娜指着不远处的一蓬高高的蒿草道:“诺,那里就是男女厕所的分界线!”

    云崖暖知道,戴安娜虽然年纪比那几个女孩子大,平时也表现的很成熟,但是毕竟还是个女人,在这陌生的野外,自然是有些害怕的,他甚至想,另外两个女孩子恐怕也有上厕所的意思,可能只是不好意思叫人陪伴,落了面子。

    果不其然,戴安娜这么一说,变成了四个人集体上厕所,这男人可以站成一排撒尿,但是女孩子却不会那么做,三个女孩子互相距离的比较远,但是都在可视范围之内,这里蒿草丛生,蹲下去连人都看不见,自然避免了尴尬的局面。

    男人在解决三急时,总是比女人快上许多,云崖暖完事在溪边洗了一下手,看到玛雅优哉游哉的走了回来,接着是可心。

    三个人怕戴安娜害怕,就在那蓬最高的蒿草边上等着她,可是等了一会,仍旧不见人回来。

    云崖暖不由得心里嘀咕,即便是大便,这也该够时间了,当下不由得心急,想到可能出现的危险,让他无法在等待下去,顾不得男女之嫌,尤其是戴安娜,根本没有嫌不嫌的,直奔戴安娜上厕所的地方跑了过去,然而那蓬明显带着脚印痕迹的蒿草下只有一小摊尿液,哪里还有人的影踪。

    戴安娜不见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