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十四章 睚眦必报
    密集的触角枝条密集的向着云崖暖缠绕拍打而来,这棵大树被他切断了那么多触角,此刻已经是怒火攻心了,不吃掉他誓不罢休的架势。

    可是此刻身边没有了戴安娜绊手绊脚,它想拿住云崖暖只能是妄想。

    眼看着那些藤条从他斜上方扑面而来,他没有如以往一般在地上打滚躲避,而是反其道而行,在那些枝条惯性达到极致来不及改变方向的时候,双手撑着硬木杆,身体鱼跃而起,借着硬木杆撑地二次腾空借力,径直落在原处的蒿草上,摔了一个狗抢食。

    已经出了人面树的攻击范围,不必再担心被攻击,全身摔得生疼,云崖暖缓缓动了动手脚,发现并没有什么内伤,这才呲牙咧嘴的站了起来,被枝条腐蚀的疼痛,让他忍不住直抽冷气。

    戴安娜依旧昏迷不醒,云崖暖抱起她往回走,看到了焦急的可心和玛雅已经赶到了附近,两个人见云崖暖伤的不轻,忙在他手里接过戴安娜,俩人扶着回到篝火边上。

    云崖暖用溪水把被枝条腐蚀的地方清洗了一遍,疼得咬牙切齿,不过这些枝条上的粘液酸性很强,不赶紧洗掉,还会有持续性伤害,戴安娜好一些,藤条只是卷到了她的草裙上,粘液透过草裙的缝隙,在屁股上留下了一个个粉色的圆点,这是皮肤组织被腐蚀,露出皮下组织造成的。

    玛雅和可心为昏迷的戴安娜清洗了一下屁股上的伤口,云崖暖算是半个赤脚医生,懂得不少草药作用,赶忙用金银花嚼碎了,带着唾液,涂抹到了俩个人的伤口上,疼痛减轻了不少。

    戴安娜只是吸入的香气过多,造成的昏迷,没过多大一会就醒了过来,一屁股坐在地上,正要说话,突然疼的一下子跳了起来,好像小猫追着自己尾巴似的转了一个圈,想要看清楚自己屁股为什么那么疼。

    好在屁股够大够高,她还是比较容易看清楚那些斑点的。

    “哦,我的上帝,会不会留疤!这是怎么搞的!”戴安娜用英语说道。

    “不会留疤痕,只是皮肤上组织坏了,两三天就完好如初了!”云崖暖笑道。结果因为肌肉拉伸,牵引了伤口,把自己疼了够呛。

    戴安娜这才看到伤痕累累的云崖暖,一脸疑惑的说:“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伤成这样!”

    云崖暖无奈的耸了耸肩,把经过说了一遍。

    戴安娜这才努力回忆,但是也只记得自己闻到香味,之后的事情就完全不知道了。

    然后就坐在地上咒骂人面树非礼她的屁股,还差点吃了自己,最后的最后,这些责任全都归咎在云崖暖的身上,因为他没有看着保护他们上厕所,她要求,无论以后他们做什么,云崖暖都必须在身边保护,包括上厕所。

    可心刚要举手反对,可是想到那可恐怖的人面树,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也默认了戴安娜的建议。

    “地球上已经发现最大的食人树,也不过四五米高,这棵人面树怎么如此巨大,不知道活了多久!”可心自语道。

    “已发现的那颗,据说已经存活了四五千年,这课最起码一万年的岁数了!太可惜了!”云崖暖叹道。

    可心不解,玛雅一愣,戴安娜问道:“怎么可惜了?”

    “因为这颗万年食人树就要死了!所以可惜啊!”云崖暖坐在篝火边咬牙切齿的说道。

    玛雅和可心只在稍远处看了会那颗食人树,不过那家伙如此巨大,也算看的清楚,可心说:“我看那棵枝繁叶茂,树叶翠绿饱满,应该健康得很啊!怎么就要死了?”

    云崖暖摸着凤凰军刀的刀刃慢慢沉声道:“老子要它死!”

    可心激灵一下站了起来,叫道:“你不能这么做,那是人类的瑰宝,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可能只存在一颗这样的人面食人树,活了上万年啊,说是活化石也不过分,你这是反人类你知道吗!”

    “卧槽”好大一顶帽子,云崖暖忍不住骂了一句道:“我不管它是活化石还是瑰宝,我只知道它刚才差点吃了老子和戴安娜,这个仇必须报!否则我憋屈!”

    可心喊道:“那你也不能这样自私,这棵大树是属于所有人类的!你不能这么自私!”

    云崖暖没搭理她,这个道理和她讲不通,她说的没错,这个东西可能是孤本,没了就彻底灭绝,但是这有什么呢?如此恐怖的一个生物,灭绝了不是更好?

    他小时候就特别不理解保护动物的存在,在他的家乡,森林广阔,里面有很多大型的生物,东北虎,黑熊,人熊,狼群。这些都是保护动物,而且级别很高,山民靠山生活,出门就是大山,早的时候有猎枪,猛兽下山的时候,百姓就用猎枪打死,最不济也能吓回去。

    但是后来这些家伙都成了保护动物,老百姓家里也不许有猎枪了,猛兽再下山伤人,根本没法对付,你杀了野兽要判刑罚款,你不杀它,就得被它伤害甚至被吃掉,所以云崖暖特不待见这些能吃人的保护动物,此刻在这谁也管不到的游弋孤岛上,没有法律的地方,碰到这么个恐怖的东西,不弄死丫的,那就不是他的为人了。

    至于可心,他懒得和她辩解这件事情,从小生活在发达的都市,看到的都是世界的美好,大自然的美丽,动物的可爱和珍惜,她无法理解动物伤人的可怕,如果她亲眼见过,或许会沉思,但是他没看见,即便是刚才和戴安娜刚刚被伤,但是也只是轻伤而已,这是他看到的结果,想来如果俩人被吃掉一个,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高呼环境保护。

    对于只有能力喊口号的人,对付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搭理,你喊你的,我干我的。戴安娜知道云崖暖是铁了心要干掉那颗食人树,几个人是队友,她选择的是帮助伙伴。

    “不好弄死,太大了,根本靠近不了!”戴安娜气鼓鼓的说道,她被食人树把自己最骄傲的屁股破了相,早就恨之入骨。

    “咱俩去打蒿草,挑干燥的,老子今晚就烧了它,非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是木头还是肉做的,植物不干植物的事,学动物吃肉,不干正事,该死!”云崖暖说着,就朝着蒿草丛深的草地走过去。

    “就一把刀,怎么弄!”戴安娜跟着过来说。

    “我割草,你打成小捆,捆的越圆越好,能扔的远!”云崖暖说。

    “明白了!那咱们开始!”戴安娜跟在云崖暖的屁股后面,开始工作。

    玛雅也跟了过来,边走边说:“干草根不深,我能拔出来,没有刀快,但是也慢不了许多!”说着开始拔草。

    可心气的直跳脚,大声骂道:“你们这群禽兽,你们,你们,你们这是在犯罪,我,我,我,玛雅,我在后面帮你捆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