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十八章 烛九阴2
    四个人弄得灰土暴尘,看着身后近在咫尺的人面树心有戚戚,这要是砸上了,直接变肉饼,还的是上面带半张人面印花的。

    三个人对可心的不靠谱进行了轮番批评,可心在压力下表示以后一定做好撤退事宜才工作。

    云崖暖很纳闷可心是怎么做到,用几个小洞就能让这么大的一棵树倒在地上,虽然它已经只剩下三分之一左右连着,但是依旧不是人力可以做到的啊!

    戴安娜也很好奇,不住地问可心是如何做到的,小丫头今天面子大了,得意道:“让你们不好好读书,告诉你们,这是广义胡克定律......”

    接下来一堆的公式,弹性,张力等等,把另外三人听得云山雾绕,最终放弃学会这个鸟甚定律,只是明白,经过计算,找准力点,完全可以根据胡克定律计算出一系列的点,破坏这一系列的点就能破坏整个面的应力.也就是让他自己摧毁自己。

    所谓定律,就是人们发现的大自然的规律,这些规律溶于大自然当中,一直都存在,只是人们没有发现,云崖暖甚至想,中国武术的点穴,是不是和胡克定律有关系!

    这个粗壮的人面树,即便是倒下了,也有一人多高,好在落地后的翻滚,让它的人面位置落在侧面,让人可以站在地上对大树动手术。

    真心话,云崖暖特别心疼自己的军刀,明明是吃血的家伙,现在天天弄植物,真实对不起它。

    可心要亲自解剖这棵大树,被云崖暖制止了,不为别的,就因为担心她把自己的军刀弄坏了。会用刀的人,能把钢筋切断而刀刃不卷,不会用刀的人,切割木头,都能把刀废掉。

    沿着已经烧毁的位置向上修理这些树皮和木质的外层,果不其然,往上没多远,就是一个很大的空隙,然后云崖暖看到了下颚骨,这里的皮肉保存的还好一些,不过也熟了,有一股说不出的怪异味道,但是绝不难闻。

    而凝固在缝隙内的金色的固体,应该是这条大蛇的蛇油,这可是好东西,蛇油治疗冻伤烧伤枪伤刀伤都是上品,云崖暖用军刀把这些蛇油刮下来,然后用一片树叶包住,递给旁边的戴安娜让她保存好,这可是疗伤圣品。只是不知道这巨蛇的油是否也有蛇油的效果,还有待化验。

    人脸的下颚牙齿慢慢的出现在几人的眼前,只是轮廓很像人,但是细节上,其实差异很大,首先这张脸的下颚细窄的有些不像话,下面一共就两颗牙齿,细长而锋利,云崖暖如获至宝,这两颗牙,大概有一米有余,手腕粗细,连根拔除之后,在底部用石头打磨一下,用草绳缠一下,就是一把很不错的武器。

    几个人现在极度缺乏武器,全凭着一把军刀,四个人真的不够用,这一下就来了两把尖刺,可把他高兴坏了,转而想到,这家伙的上牙不是应该更锋利!!!顿时抖擞精神,开始解剖。

    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计,毕竟这把军刀相对于这颗人面树实在是太小了,幸好这颗人面巨骨就位于树皮内部很薄的下面,否则任谁没有实用工具的情况下也只能望宝兴叹。

    上牙剖出来的时候,云崖暖有些失望,这两颗上牙很尖利,但是下根太粗,根本无法掌握,做成武器更是痴心妄想了,到了嘴巴这里,树内全是中空,不需要再去解剖这棵大树,直接钻了进去,肉还附在骨头上,里面一股特有的香味,与想象道腥臭截然相反。

    云崖暖此时也知道了当时让自己和戴安娜差点神魂失舍香味来自于何处了,但是很奇怪的是,今天的香味并没有让他有任何眩晕的感觉,只是觉得香甜而已,他看着滴落在皮肤上的蛇血蛇油若有所思,心里想着是不是这些蛇油蛇血有避免这种制幻香味的功效,若是如此,可真要好好保存一些,这对于在丛林里探险,太重要了。

    事实摆在眼前,这是一条蛇,一条人面蛇,虽然无法确认这是烛九阴还是北山神,但是总算明白上古时候那些书上的记载并非是幻想的产物,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当有一天神话不再是神话的时候,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一上午的时间过去了,几人证实了这种奇怪生物的存在,但是云崖暖似乎还没有准备就这样离去,因为他还惦记着地底下烛九阴的皮,看这家伙的脑袋,就知道在地下还有很长的一段蛇身,火焰的温度再高,也无法影响地下太深的地方,应该还有没被火焰影响的位置。

    这么巨大的一张蛇皮,可以解决很多的难题了,只为了这个,在这里耽搁一天是绝对值得的。

    他有心尝尝这条怪蛇的肉,但是被戴安娜她们阻止了,但是心讨这已经熟了的肉不吃简直浪费,没理会她们,尝了几口,味道很一般,肉质粗糙,根本嚼不烂。最后也就放弃了吃巨蛇肉的想法。

    小溪流水潺潺,云崖暖用玛雅的小背篓在河水边缘的石缝和杂草里搅动了几下,很快就弄上来几条食指大小的小鱼,麟白背青,很像白鲢鱼,顺着河边走了一圈回来,二十几尾小鱼就在他们的龟壳锅里随着沸水翻滚了。

    云崖暖尽量不用明火炖煮,否则龟壳会很快烧裂损坏掉,他必须尽量延长它的使用寿命,在找到新锅代替品之前,他可不想顿顿吃烤肉,连开水都没得喝。

    新鲜的小河鱼,加上一点海盐,没有任何其他的作料,这天然的淳朴香味,更加宜人,一锅汤点滴未剩,二十几尾小鱼变成骨头,吃饱了以后,云崖暖让他们三个原地休息,守候着篝火,而自己则用松脂硬木做了一个火把,然后再次回到人面树的位置。

    洞下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但是他必须小心里面空气的质量是否达标,这样封闭的环境,若不通风一段时间,还是有很大危险的。

    火把靠近洞口,并没有缩小的迹象,沿着蛇骨为梯,向下走去,随时注意着火把的情况,一旦有熄灭的症状,就必须立马离开这里。

    但是显然他是多虑了,这下面很空旷,很像一个圆形的地窖,四壁光滑,不知道是不是这条还能动的蛇尾在这里胡乱搅动形成的空间。

    蛇尾盘了几圈在地底的空间内,根本没法测量它的长度,连估计都做不到,可视度太低,只能看到近处的一两米范围。这条蛇的皮是红色的,云崖暖不由得想,或许这真的就是烛九阴的原型。

    蛇皮比较厚,但是很软,蛇皮相对于其他动物来说,扒皮最容易,但是这家伙个头太大,只能用刀割一块范围,然后撕下一块,心里面算计着这些东西的作用。

    睡袋,衣服,几个背包,仅此而已。

    不需要太多,因为携带并不容易,按照自己的需要,切够了足够的蛇皮,这才一张张的带到地面上来,出了洞口,云崖暖看着这个庞大的怪物,心下感叹,到底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神话中的事物是真实存在的,或者说,那些本就是真实存在的。

    人面树已经倒了,彻底失去生命力,平视望过去,在大树底部一直望到里面,一排洁白的蛇骨,顶端一个巨大的人头骨,这样强大的生物,就这样死了,死在自己这几个蚂蚁的手里,不知道若有轮回,他的灵魂在阎罗殿会是气的怎么样暴跳。

    正准备离开,短暂的沉默已经算是道别,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着很深的伤感,没有来由。然而就在他临走一撇之际,却似乎看到了一点亮光,没错,在大树的深处,有一点亮光,不是很明显,但是他确实看到了。

    有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