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十一章 青铜
    小溪这面荒草丛生,但是对面却干净许多,窄窄的一条细沙滩沿着小溪蜿蜒而上,像一条亚麻色的长带,为了方便赶路,几人趟河而过,三个女孩子乐得脱下草鞋,赤着脚走在这柔软的细滩上,脚步欢快了许多。

    沙滩的边缘就是茂密的树林,树木并不高大,但是很密集,一阵阵树林里的凉风袭来,让人精神舒泰,在这里走路很不容易觉得累。

    开始云崖暖还在纳闷,但是现在他似乎有些明白了,原因就是氧气的含量。这里几乎是史前的生态环境,即便有一些演化,但是这里没有岛外的污染,植被茂密,致使这里空气的含氧量特别的高,在这样的环境下,剧烈的运动,也很容易恢复体力。

    深处的植物种类越来越多,九成是未曾见过的植物,云崖暖知道,他们正式踏入了上古的土地。

    人类的祖先,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始了新的一次文明。且不论所谓的前几次文明,毕竟那离自己太过遥远,而且难以证实,但是这里却绝对是人类这一代文明发源的模样,可以说几人已经来到自己的原点。

    以后的时间里,他们将一步一步的深入史前的文明,找到自己的起源,如果真如可心所说,人类是由火星而来,那么在这里是否能够找到迁徙的线索?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神话是否不再是神话,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事情,冥王星就是人类潜意识中的阴曹地府吗?

    这些想法,让云崖暖更加着急的想走进这海岛的深处,甚至迫切超过与其他的探险队会和逃出海岛,这不是求知的欲望,他从没有过想去学习的时候,想来这应该是人的潜意识,对来处探寻的潜意识,存在于人类的基因记忆之中,无法主动的去窥见,但是却无时无刻不被她牵引着,影响着。

    可心完全是一副学者的姿态,路边奇形怪状的青草花朵,偶尔出现的一块带着莫名图案的岩石,她都会仔细观察,研究一会,然后嘴里默念着自己的结论,没有笔墨,她只能靠这种方式记录自己的发现,她有过目不忘的超强记忆,相信若是能顺利的逃出去,她的发现会震惊全世界,而她也将成为全世界人类的瑰宝。

    “这是什么?”

    戴安娜快步跑到小溪边上,在水里拿出一个半张手掌大小的薄片,上面沾满了砂石,但是还是能感受到那上面似乎有着奇特的图案。

    “快给我看看!”可心急忙赶过去,把薄片拿在手里,现实慨叹道:“好重啊!”

    “嗯,应该是金属!”戴安娜补充道。

    可心小心翼翼的用青草擦掉上面的泥沙,用溪水清理了几次,露出了这东西大概的模样。

    流线型的轮廓,但是显然在正中间断掉了,上面有着藤条式的图案,虽然只是半块,但是却掩盖不住古朴盎然的韵味,连云崖暖这外行都能感受得到。

    “是青铜,我的天哪,竟然是青铜,这是什么样的科技,竟然可以让青铜万年不腐。”可心赞叹道。

    “已经烂掉啦!”云崖暖看着那斑驳的表面说道。

    “你懂什么,万年之久,没有化成尘土,依旧能够看到原来的轮廓和图案,这简直太了不起了,一定是合金。”可心赞美着,拿在手上爱不释手,左右看个不停。

    云崖暖看着可心手里的青铜片,心里揣摩着,总觉得这东西的轮廓有点眼熟,突然灵光一闪道:“这好像是一块令牌的下半截。”

    可心端详了一下,马上点头称是:“没错没错,这应该是一块令牌,只是上面的字断为两截,我实在没法认出来,太可惜了,要是能找到另外一半就好了。”

    “那上面的是字?我怎么看着好像随意画的弧线,那么复杂!”云崖暖笑道。

    “肯定是字,而且猜得没错的话,一定是象形字,表意文字和表音文字绝不会这么美观,这么自然的贴近天地。”可心对这些研究还是比较多的,自然有话语权。

    看着她如获至宝的样子,云崖暖忍不住笑道:“好,那你赶紧保存好了,没准咱们还能碰到下一半。”

    可欣急忙点头道:“没错没错,咱们看住了河里,千万别错过了。”

    一句话,让整个队伍的行程慢了下来,可心眼睛不错位的看着小溪里,看到有点像令牌的东西,就冲过去,拿起来看,速度顿时慢了下来。

    小溪虽然蜿蜒,但是经过几次对周围蚂蚁窝的观察,队伍的大方向没有出现偏差,这让几人省去了不少力气和时间,尤其是小溪边沿有这条西沙滩,简直是大自然对人们的体贴。

    热了就用溪水洗一把脸,但是云崖暖却绝对不允许她们饮用小溪里的生水,没办法,这是在部队的时候,被教官无数次的强调,行成了自身的规矩,融入到行动当中,无法更改。

    溪水看起来清澈透明,纯净可口,但是并不表示里面没有暗藏的杀机。

    很多疾病会通过饮水传染,比如霍乱和伤寒,这可是要命的疾病。此外还有寄生虫,最常见的就是吸血虫,那讨厌的家伙会寄生在你的血液里,导致疾病。

    当年在热带雨林特训的时候,有几次他就是忍不住炎热和脱水,喝了看似清凉的河水,遭了不小的罪。相对比,云崖暖还好些,他的一位队友,在雨林的另外一侧徒步,他也喝下了看似清澈的山泉水,自己却不知道,就在他喝水位置的上游一百米外,水里浸泡着一只死野猪的腐烂尸体。

    为此他患上了骇人的疾病,让他在病床上躺了两年之久,一百六十斤的壮汉,瘦成不到一百斤,本来一个特种部队的好苗子,就这么断送了。

    这件事情给云崖暖的印象非常深刻,当时在一个队里,赤手搏击,几乎没有他的对手,只有喝了脏水的那位兄弟,是蒙族的汉子,摔跤非常厉害,他们俩个关系很好,经常在一起训练,看着他离开部队,对云崖暖的影响非常的大。

    同时也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负责任的人,首先要做到的就是照顾好自己,然后才能谈其他。无法随时随地引火烧水,那将耽误太多前行的时间,只能在早餐和午休的时间,让几人尽量的喝饱水,直到下一次休息,才引火烧水解渴。

    云崖暖迫切的需要一个能够携带饮水的工具,但是一路上都没有碰到可以做水囊的东西,每当想到这的时候,他就心里咒骂这座海岛,怎么连个椰子树都没有,否则一个成熟的椰子壳,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了。

    天色渐渐变暗,但是几人知道,还只是下午,只是这座海岛的自转,让太阳到了海岛的另一端,海岛内部的高山遮挡,所以天色变得暗了下来。

    云崖暖望了一眼天空,一些蓬松的云朵在慢慢压了下来,快要占满了天空的一半,高高堆积蓬松的云,在气象学中叫做积雨云,一般随之而来的是雷暴雨,这可是非常糟糕的天气。

    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出了一条窄窄的沙滩,以外的地方都被植被覆盖,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但是他知道,此刻必须赶快找一个适合露营的地方,因为最晚在两个小时之后,必将有一场骇人的雷暴雨降临。

    几人需要一个躲避暴雨的地方,要干燥的地面引起篝火,除了饮食,篝火才能保证他们这些没有锋利牙齿和利爪的人类,这不是人类的主场,在这里他们随时面临着被原住民攻击的危险,有动物,甚至还有植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