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十二章 雷暴雨
    这座海岛现在很像是北方的春天,晴天的时候,气温冷暖宜人,不寒不暑,特别舒服。

    可是一旦下雨,那就会变得寒冷潮湿,配合着积雨云而来的,将是雷暴雨,必定伴随着大风,三样分开,每一样都好对付,但是寒冷潮湿和大风可能就是一个要命的组合了。

    在野外生存之中,遇到这三样组合,首先要找到避风点,然后尽所能建造遮雨帐篷,最后才是引火躲避寒冷。现在就体会到沿着小溪行走的弊处了,那就是不像山坳里,随时可找到避风的港口。

    云崖暖让她们三个在小溪的沙滩边等着,而自己则披上一块还没熟好的蛇皮钻进了旁边茂密的树林里,这里的树木并不是非常高大,但是非常密集,没有这块蛇皮护身,他只穿了一条内裤的身体,肯定会被枝条刮成抽象画。

    积雨云正在慢慢的堆积,大自然留给几人的时间没有许多,他忍不住有些焦急,此时此刻,根本没有时间来给他们建造帐篷,而且这么短的时间内,即便是建造出来帐篷,恐怕也很难抵御强风暴雨。

    再这样的时候,就要充分发挥人的眼力,寻找最适合的避难所,一个合适的地点,可以让你用最小的体力,获得最佳的保护。

    上苍对人们是慈祥的,进入森林没多久,他就看到了几颗倒伏的大树,一颗很粗壮足有直径一米多的杉树几乎齐根倒在了地上,看了一下大树的断口处,有很多虫洞,想来是被虫子造成的大树倒毙。这样的情况下,大树只要不是被雷击所断,那么问题就不大。

    很巧合,大树倒地的同时,压在了几棵只有碗口粗细的小树身上,这些树云崖暖云崖暖叫不出树种,但是很显然韧性很好,被大树压弯之后,并没有折断,而是就这样驼着背生长着。

    这就很自然的形成了一个一米半高的拱形空间,原来的几棵小树枝叶本就繁密,只要略微在上面增加一些阔叶,这就会成为四人非常理想的临时住宅。除非出现十级以上的大风,否则休想摧毁这天赐的避难所。

    这里的地势并不高,不远处就是山坡,引来雷电的可能性极低,但是这也有缺点,地势低在大雨中是比较吃亏的,很容易被流淌的雨水浸泡进帐篷里。所以需要在帐篷周围挖一道顺水的小沟,不需要太深太大,右手掌粗细就足够用了。

    云崖暖把她们三个叫了过来,趁着大雨还没到来,开始进行分工。戴安娜负责寻找干柴和引火物,在拱形空间内燃烧一堆篝火,可心和玛雅负责收集阔叶,而自己则去寻找适合加固帐篷的细木杆和树藤。

    时间不等人,几个人穿梭在周围,开始忙碌着,收集细木杆是个力气活,云崖暖穿着登山靴,靴面夹层有钢板,看到手腕粗细的软木,基本一脚一根,然后带回营地。

    阔叶收集起来很快,这些东西就长在周围的大树上,很快就积攒了一大堆,无法做到尽善尽美,只能尽可能的做到最好。拱形空间比较大,根本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护住整个拱形的棚顶,于是便选择了靠近倒毙粗木的一角进行修缮。之所以选择这个角落,是因为这里背风,可以尽最大可能的挡住吹向篝火的风。

    细木杆用树皮或者藤条横着绑在几根弯树的上面,形成一排阶梯状的横梁,然后把阔叶由下而上,好像铺瓦一样叠加上去,最后在上面再加一层横木杆加固,这样一座临时小帐篷就搭建出来了,空间不大,想要躺直了睡觉,估计脚丫子都容易淋雨,但是为了坚固,也只能如此了,晚上只好四个人挤一挤对付一下了。

    篝火点燃在帐篷门口处,上面有一截伸出来的遮雨棚,火堆必须在通风处,否则燃烧不完全的草木烟,会让人在睡梦中不知不觉的挂掉。

    篝火升腾而起的一刹那,大雨来临了,望着帐篷外瓢泼的大雨,四个人擦着满头的大喊,集体欢呼起来。这种感觉太爽了,竟然没有淋到一滴雨。雷暴雨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了最起码半个小时,几人的运气真的很不错。

    可心看着外面的大雨,笑的有点傻,有一种沾沾自喜的感觉。

    “我和玛雅寻找阔叶的时候,拔了几根姜,要不要煮点姜根茶喝?”可心拿着姜根问道。

    大雨顺着圆形的棚顶滑落到外面的顺水沟里,没有一滴落入帐篷。

    “太好了,这样寒湿的天气,喝姜根茶在适合不过了,散寒解表,避免感冒。”云崖暖说着,拿出海龟壳放在帐篷口,大雨几乎几秒钟的时间,就把比脸盆还大的海龟壳装满了雨水。

    把已经燃烧成红碳的木头挑出来几根,放在事先准备好的三块石头中间,然后在海龟壳下贴了三四层阔叶,轻轻放在石头上面,用炭火烧沸里面的雨水煮姜茶。

    阔叶可以很好的保护龟壳,避免海龟壳更早的碎裂掉,用炭火不用明火也是这个道理。

    滚烫的姜茶有些辛辣,但是喝到肚子里面暖洋洋的很是舒服,四个人已经习惯了同喝一碗汤,没有饮食文明的分餐制,因为没有合适的餐具。

    几块还没有熟好的蛇皮被他们铺在地面上,这让四人与地面有了一层保护,更暖和柔软,也能避免蚂蚁的咬伤。原本被三个女孩子嫌弃的狼皮马甲,现在全都被穿在了身上,气候似乎突变,天气变得非常寒冷,如同到了初冬。

    “天哪好冷,幸好有这座帐篷,要不然咱们今天飞得感冒不可!”可心打了个喷嚏说道。

    云崖暖摇头笑道:“感冒?美得你鼻子冒泡,这样的寒冷天气,如果我们同时被大风暴雨袭击,不到明天天明,我们就都会身无寸缕的冻死在这里。”

    可心摸了摸鼻子有些不相信道:“有没有那么夸张?这天气还不至于吧?”

    云崖暖摇了摇头道:“寒冷,大雨潮湿,大风,三个其中任何一个单独来,我们都没事,都有合适的办法熬过去,但是三个一起来,真的是致命的。”

    可心点了点头,表示相信他的话,玛雅这个安静的小姑娘突然弱弱的问道:“那为什么是身无寸缕的死掉?冻死不应该是要往身上穿很多的东西吗?”

    玛雅自小生活在接近赤道的位置,这么多年几乎没有改变太多,她自然不知道寒冷的恐怖。

    云崖暖往篝火了添了一根柴回答道:

    “人在极度寒冷的时候,会出现低体温综合症,身体机能会自动调节,减少四肢躯干的供血,以保证大脑的供血充足,这就导致了脑补血量急剧增多,脸红如醉酒,到脑神经会告诉你很热,特别特别的热,然后你会不自觉的脱衣服,直到把自己的皮肤都抓破。

    这很可怕,你没有生活在北方很难想象,我记得小时候,我家住在东北,有个人喝醉了,半夜在路边的雪壳里睡着了,第二天被发现的时候,身上光溜溜的,早就死个透了,人们很奇怪他的脸为什么紫红,而且还带着笑,其实就是因为低温综合症导致的。”

    三个女孩咽了一口唾沫,脸上现出恐惧,几乎下意识的紧了紧身上的狼皮背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