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十七章 我的地盘我做主
    道家修炼,讲究炼精化气,练气还神,炼神还虚。

    所谓炼精化气,就是把本来用于人伦的**用丹田真火气化,顺着督脉过三关夹脊,直入头顶百汇,然后顺着前额入口,经舌尖鹊桥进入任脉重回丹田,这是气功的最基本功法,基本百日筑基之后,都可以达到,也是所谓的小周天功法。

    佛家也禁欲,而且比道家更加严苛,其说法与瑜伽更贴近,当然少林禅宗除外,禅宗更接近道家的修炼方法,只是最终目的各有不同,但是无论瑜伽还是道家气功,对于禁欲都很系统的研究过,目标都是为了留住生命之火,凝神补脑,成就智慧。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当下又不能真的做什么,周围有人不说,他也需要保持最好的体力和精神状态。很多人认为禁-欲不健康,认为人伦行为顺乎天道,没有到家佛家所说的对身体害处那么大。其实这是个错误的说法,禁-欲在修炼过程中,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但是只是环节,就好像求证一个方程式,目标是得出结果,但是中间的演算过程不可或缺。禁-欲也一样,为的是延年益寿,为的是凝神脱胎,你达到了目标,那么便无需再禁,没达到,那就还在过程之中,法不能弃。

    科学家研究男性之精的组成,认为不过就是蛋白质而已,女****时候的分泌也差不多,那么一丁点蛋白质,对身体能造成什么损害,所以认为禁-欲是扯淡,不科学的。这是他们过于程序化这件事情了,或许一次完美的性行为,不过是付出一点蛋白质,累累腰肌,没什么大不了,那是在正常的环境下,如果你当过兵,尤其是侦察兵或者是特种兵,就会知道,如果在长途负重行军的前一晚撸了一管,那么第二天,你将很难扛过去几十公里的徒步越野。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是不容易的,他很幸运在小的时候能有这方面的训练,让他能够随时随地的保持最佳的精神状态,这比吃饱的体能重要的多,智慧的重要永远超过体能,无论是在战场还是在生活中。

    他没办法睡着,时刻用呼吸克制欲望,慢慢入定,一个晚上,都在这种冥想中度过,直到天亮,太阳在山坡上懒洋洋的爬了出来,洒下一片金黄。一道宽广美丽的彩虹横跨天际,看着帐篷外树叶的风向,云崖暖心里安稳了许多,风是吹向彩虹的位置的,中国有句俗语,彩虹背风现,雨水看不见。迎接他们的,将是一个晴朗的天气,他们可以回到小溪边,继续去揭开这座海岛的面纱。

    他醒来但是却不敢动,三个女孩子睡得正香,他不忍心打扰,于是就闭目养神,很快可心先醒来,她睡在云崖暖的身旁,这丫头昨晚睡得最好,最早醒来也不奇怪,她愣了一会,发现自己一条大腿就骑在云崖暖的腰上,急忙小心翼翼的挪开身体,云崖暖能感觉到她的小心翼翼,生怕碰醒了自己,那会让她非常尴尬。

    这丫头一离开,就急忙灰溜溜跑到帐篷外面,云崖暖用眼睛眯着缝,看见这丫头正用纤纤玉手捂着脸,一个劲的在哪跺脚呢,估计是害羞的。

    这声音吵醒了身后的玛雅,这小丫头却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在她的印象里,云崖暖现在就是她的男人,抱着他睡那是天经地义的,但是当她看见云崖暖抱着戴安娜楼成一团的时候,声音很轻的哼了一声,显然是不太高兴,但是也没有说什么,就穿上草鞋,出去和可心一起看天去了。

    就剩下云崖暖和戴安娜了,现在他没必要装睡,于是就假装才醒来,伸了个懒腰,因为某种原因,然后弯着腰站起来,不让她们俩看到自己的尴尬,晨勃是不可避免的,只需要几分钟活动,他就老实了。

    云崖暖背过身去,整顿行李,趁着时间让局部恢复正常状态,戴安娜也在沉睡中醒来,很显然她睡得很好,使劲的伸了一个懒腰,丝毫不在意那两块胸肌呼之欲出。

    “今天咱们早晨就吃点干鱼片吧,海龟壳里还有昨晚剩下的开水,够我们几个人将就一下了,然后抓紧时间赶路。”云崖暖的二哥此刻已经恢复,于是很自然的转身说道。

    “恩,早餐就对付一下吧,这个时候生火,估计也不容易,太潮湿了!”可心说道。

    “嗯...睡得好舒服啊!早餐就随便一点,中午我们想办法改善一下伙食怎么样,云先生!”戴安娜伸着懒腰看着云岩暖说道。

    她话刚说完,突然盯着眼前的男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开始是奇怪,后来则是隐藏着深深的笑意,似乎看到了非常好玩的事情。

    可心和玛雅顺着戴安娜的目光也看了过去,都盯着云崖暖,他正在讶异三个女人发现了什么,于是也顺着她们的目光往下一看,心里忍不住骂道:“我靠!”

    他的内裤前端,却有着白花花的一片污渍,这东西在黑色的内裤上太过显眼,他的第一反应是:“戴安娜昨晚的梦造成的,第二反应是为什么看我,不是应该看戴安娜吗?第三反应是,完蛋了,我被误会了!”

    脸色涨红,虽然云崖暖的脸皮够厚,但是被三个女孩子这样误解,他还是感到很尴尬,正准备说点什么解释一下,却发现,如果解释可能更尴尬,那还不如干脆就承认是自己的吧。

    “无耻,流氓,下流!哼!”可心捂着通红的脸,转过身去。

    “你尿裤子了吗?是不是受凉了?”玛雅关心问道。

    “亲爱的云,为什么要这样浪费呢?不是还有我吗?”戴安娜调笑道,她这一句话,把原本被定性自然被动的事情变成了主动人为,于是可心又怒斥了几句,说云崖暖不珍惜身体,思想肮脏,满脑子浆糊。

    玛雅则还是没有弄清楚状况,更是一脑子浆糊。

    戴安娜则是旁若无人的告诉云崖暖,下次有这种需要一定不要这样伤害自己的身体,她可以帮忙,用很多种方式帮忙......

    云崖暖默默无语两眼泪,心里哀嚎:“我招谁惹谁了......”忍无可忍,他怒吼一声道:“我自己的东西,长在我的地盘,想怎么弄,我说的算,出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