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三十八章 偷蜂蜜的万全法
    雨后的海岛,花树的香味愈加清晰,天地仿佛被彻底精心擦拭了一遍,透明到没有一丝杂质。清凉的空气滋润肺腑,非常受用,云崖暖深呼吸三次,感觉全身舒泰,一马当先走在前面,向着河边赶过去。

    然而到了河边,他却被眼前的景象搞得一筹莫展。下了一夜的大雨,小溪现在已经不在是小溪,而是变成了一条湍流急奔的大河,河水污浊,被雨水冲下的沙土搅浑在这些河水里,变成一片土黄,如同黄河一般。

    河面最起码增加到原来的十倍有余,原来的河滩早就沉没在河水之中,大水漫过了树林边缘,雨后山中路难行,失去了柔软的河滩,四人只能选择在树林里穿梭了。

    不过这种情况不会维持太久,最多一两天,这些空山水就会恢复到原来的样子,那时候他们就可以回到河滩上继续过安逸的日子。

    云崖暖用军刀做成的长枪拨挡着遮挡道路的矮树高草,戴安娜和可心则一人拿着一个烛九阴的下牙做着同样的事情,玛雅在几人中间,她的手里只有一根硬木棍,安静的遮挡着阻挡视线的矮枝。

    速度顿时慢了下来,不及前两天的一半,山皮土在雨中浸泡后变得非常黏人,云崖暖脚步越来越沉重,鞋底沾了一堆厚厚的黑泥。反观戴安娜她们的脚上,却干净的很,这是草鞋的好处,不挂泥。

    云崖暖赶紧也寻了个空,把登山靴换掉,穿上以前编织的草鞋,这下脚步才轻快起来,他们不敢在深处前行,就缘着河道,随曲就弯,这样就不用浪费时间寻找蚁穴确认方向,只需要偶尔碰到蚂蚁窝的时候,确认一下河水的方向有没有出现偏差就好。

    正走着,云崖暖突然被前上方一棵大树上的东西吸引住了目光,急忙一伸胳膊,拦住了身后三人,停在那里看着前方的东西,心里琢磨起来。

    “怎么了?有什么危险吗?”戴安娜问道。

    “你们看那里,有个宝贝!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安全的拿过来!”云崖暖指着前方树上的东西说道。、

    “哇,是蜂窝,里面一定有蜂蜜!”可心欢快的几乎跳了起来。

    蜂蜜营养丰富,还有美容效果,没有那个女孩子不喜欢,最主要的是,蜂蜜很甜,炖汤做烧烤的时候涂一层蜂蜜,那简直是太美味了,几人单调的饮食,真的需要这甜腻腻的蜂蜜滋润一下。

    “我只是想,怎么才能不被蜜蜂蛰,还能拿到蜂蜜,要知道,被几十只蜜蜂一起蛰到,是会死人的。”云崖暖一筹莫展,身上就没有能遮挡的东西,河水湍急,又没法第一时间躲进水里,那太过危险。用火熏,那前提是需要引火,现在山林潮湿到一定程度,四人今天能不能用到火都未可而知。

    “这有什么难的,真是太过简单了!”戴安娜耸了耸肩笑道:“玛雅,你去把蜂窝里的蜂蜜都拿出来。”

    “拿一半好不好?否则它们会饿死的!”玛雅歪着头问道,那样子好像她真的有办法拿到蜂蜜一样。

    “可以,留一小半给它们就够了,用树叶包裹蜂蜜吧,咱们也没有容器。”戴安娜摘了两片很大的树叶递给玛雅道。

    玛雅接过树叶就要往前去,云崖暖急忙拦住她说:“你小心点,蜜蜂蜇人也是很危险的,一旦过敏也要命。你真的有办法?”

    “嗯,我有办法,我小的时候就经常掏蜜蜂的蜂蜜吃,很有办法的!”玛雅认真说道。

    云崖暖迟疑了片刻,看着她自信的样子,这才转身让她过去,眼睛紧盯着,以防不测,万一出了问题,那也只能冒险把她抱起来一起跳进河里了。

    同时也好奇,玛雅有什么奇特的方法可以拿到蜂蜜,最起码云崖暖现在是没有万全的法子,所以才一筹莫展,现在正好学学,以后或许用得到。

    就见玛雅径直走到那颗大树旁边,这棵树很粗,但是旁边的枝丫很多,斑驳蜿蜒,好像一个拱背的圆梯,一只手扶着,就可以从树脊上走上去。

    玛雅根本没有做什么准备,就那样走上去,然后在云崖暖的目瞪口呆下,用一只纤手把蜂窝抬起来,树叶垫在下面,然后开始用手挖蜂蜜。

    云崖暖都快要吓晕了,心里大骂戴安娜不顾自己侄女的死活,这哪是什么万全的法门,根本就是自杀,当下一缩脊椎,就要冲过去救人。

    戴安娜似乎一直防备着他做这件事,竟然很准时的一把搂住男人的腰,把脸贴在他的耳边说:“不用担心,真的没事的,我和她很亲,不会害他的不是吗?”

    “可是,这样太危险了,他随时有生命危险!”云崖暖急道。

    “傻男人,你不会自己看!”戴安娜娇斥道。

    他这才又向着玛雅看过去,只见那密密麻麻如雾的蜜蜂群在空中聚成一个大大的圆球,把玛雅围在正中间,但是玛雅没有一丝恐惧,依旧在那里我行我素,慢悠悠,认真的收集着蜂蜜,而那些蜜蜂就那样围着她,没有哪怕一只蜜蜂,触碰到她的身体。

    那些蜜蜂就那样嗡嗡的围着玛雅旋转飞舞,看那样子蜜蜂没有炸窝,而是很欢快的样子,这一切在云崖暖和可心眼中如同神话,可心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喃喃道:“这可真是万全的法门,这是什么情况?”

    戴安娜依旧搂着云崖暖的腰,头靠在他的肩上,静静的看着玛雅收集蜂蜜,听可心问话,懒洋洋的说:“我也不是准确地直到为什么,不过这一切要从斐济部落的大巫师说起......”

    “大巫师?那可是部落里的大人物啊!”云崖暖惊讶道。

    斐济的部落都很原始,阶级一直沿袭奴隶制,一个部落里最大的是酋长,但是在一片山脉中,无论有几个部落,但是大巫师只有一个。

    巫师在部落里主导着祭祀,医生,神的使者几项责任,没人敢不尊重大巫师的。

    通过戴安娜剪短的口述,云崖暖才知道,在戴安娜带着玛雅刚刚逃难到斐济小岛那一年,小玛雅有幸在部落里见到了给酋长大人治病的大巫师,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在部落里始终高高在上,没人敢触碰衣角的大巫师,竟然头一次露出笑容,并且开心的抱起小玛雅,爱不释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