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四十章 最原始的战争
    海岛下了暴雨,导致河水上涨,那么上游主杆河里的一些大鱼免不了会被激流冲下来,这是必然的,不会存在偶然,所以云崖暖很有信心的说今天可以吃到新鲜的烤鱼。

    但是这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他叫了戴安娜一起同行,让玛雅和可心看护好篝火,龟壳现在成了蜜罐,自然不能再用来煮汤,于是让她们俩在附近河边转一转,寻找一下可以替代的东西,比如说比较扁平的石头,或者是被蛀空的木头,都是可以的。

    煮器是不可或缺的东西,在荒野之中,和热水可以避免很多疾病。在文明社会,有医生和充足的药物,但是在这里没有,可能一个小小的痢疾,就能让人死于非命。

    草篓被云崖暖把开口撑到最大,和戴安娜来到河边,此时的河水已经不像早晨那般浑浊,但是依旧不是很清晰,这样的水质,抓鱼是很容易的,浑水摸鱼可不是没有道理的。

    用树皮把草篓绑在硬木杆上,然后放在河水的边沿,紧紧贴着河沿的草根,然后让戴安娜拿着另外一根硬木棍走在前面,用木杆不停地在水边的杂草根处搅动,俩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往前走。

    河边草根下的鱼,会被戴安娜的木棍惊扰,然后逃窜的时候,就会落入后面紧随而来的草篓,云崖暖丝毫不担心这些进入草篓的鱼会逃掉,因为鱼的大脑很简单,它进入草篓之后,只会朝着一个方向使劲撞,绝不会回头,估计鱼都是白羊座的。

    “速度再快点,使劲怼!”云崖暖在后面喊道。速度越快,俩人才能抓到更多的鱼。

    “速度快点可以,怼是什么意思?”戴安娜不解道。

    这不怪她,她的汉语虽然很不错,但是对于一些特殊的词汇却并不了解。

    “怼,就是插的意思,使劲怼就是使劲插!”云崖暖解释道。

    “哦?这不是男人的事情吗?干嘛要我来做?”戴安娜耸了耸肩道。

    “我靠,我说的是怼鱼窝,又不是怼我!”戴安娜显然是在故意胡说八道开玩笑,但是脚下却加快了速度,云崖暖紧紧跟在后面说道。

    “啊!我的上帝啊,你竟然有这样的癖好,难怪我这么美妙的女人在你怀里,你都不敢怎么样,原来你是GAY!咦?那也不对啊?那你早晨为什么还...?难道你是双性恋?这真是太可怕了,荒岛上就你一个男人,这可让我以后怎么活!!!”戴安娜很明显是在拿身边这个男人寻开心,一边说着,还不停的笑着。

    “死女人,赶紧抓鱼,你再胡说,小心我真的怼了你!还有,我才没有那什么呢,那白花花的全都是你的!我才是最冤枉的背锅侠!”云崖暖拖着鱼篓,一边回骂道。

    “啊!我的?你...你...你竟然在人家睡着的时候...,太过分了你,为什么不喊醒我再来!”戴安娜怒道:“这种事情,怎么可以一个人享受。我会不会怀孕!”

    “死女人,是你做春梦了,你享受了,我.....一直憋着呢!还被你们误会,我冤死了,比窦娥还冤!”云崖暖气鼓鼓的说道。

    “啊!是这样啊,羞死人了,不过,我确实做美梦了啊!看来你没说谎!不过你并不吃亏,梦里的男主角就是你!”戴安娜一点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难堪,这就是他们的风土人情,要是换成东方人,肯定羞的要跳河了。

    “放心啦,我会对你负责的,要不要我帮你一下啊!哈哈哈!”戴安娜调笑说道。

    云崖暖哼了一声不搭理她,但是眼睛却忍不住被前面那左右摆动的满月所吸引。大雨过后的草地上本就非常湿滑,戴安娜在前面跑的很快,突然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整个人斜着往河水里扎进去,云崖暖正紧紧盯着她的左摇右摆,注意力很集中,几乎立刻就发现了她的危险,于是右手适时探出,一把搂住她的腰,脚下用力使劲一扭,两个人的身体缠在一起,朝着岸边滚了过去,即便是这个时候,他也没有扔下手里的草篓,天知道里面现在捉了多少鱼了。

    草篓被云崖暖借着腰力甩到离岸边五六米的草地上,这样即便里面的鱼跳出来,也无法逃进河里,而他和戴安娜则滚到在草地上,停下来的时候,戴安娜双腿骑着云崖暖的腰,上身趴伏在他的胸口,两个人两张脸相隔不过二三厘米,彼此呼吸着对方口中呼出来的热气。

    似乎是心有灵犀,亦或是水到渠成,早就该如此,俩人的唇自然而然的紧紧印在一起。

    不知下一秒是生是死,不知明天将身在何处,恐惧,彷徨,无助,焦虑,沮丧,无时无刻的身心紧张,这座诡异海岛给予他们几乎人类所能拥有的所有负面情绪。

    这些让人痛苦,看不见摸不着,却时时清晰感受的东西在此刻揉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池岩浆,一团大火。

    从他们的会**点燃,几乎一瞬间就燃烧到他们的眉心,吞噬着他们的神魂。俩人的手变成了名副其实的搓澡巾,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拔树搜根,掘地三尺。

    云崖暖发誓,这比任何幻想的都要美妙无数倍,这么多年来,自己碰过很多女人,但是,没有一个如她的身体这般完美。

    去他的保存体力,去他的保持戒备,所有一切都去他的,现在就是原子弹在云崖暖身边爆炸,他也全然不顾了,他要她,立刻,现在。

    就在他准备翻身上马的时候,突然一声晴天霹雳,虽然这霹雳的声音很好听,但是依旧是霹雳。

    “呀!!!你们两个在干吗?”这是两个人异口同声发出来的声音,可心和玛雅两个俏生生的小丫头,正睁大了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草地上的一对男女。

    云崖暖后脊背发麻,冷汗直冒,本来的雄赳赳气昂昂一下子被霜打了。他不得不承认,刚才的冲动感官有错误,因为没用原子弹,直接两个小丫头就可以阻止这次征伐。

    “我(她)掉进水里了,他(我)拉我(她)上来。”

    云崖暖和戴安娜异口同声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