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四十四章 古怪的尸骨
    光线应该就是从这里面折射出来的,透过树木枝丫的缝隙刺进云崖暖的眼睛里,但是这里面的地面并不平坦,有着很大的凸凹,一时间难以判断折射物的具体高度。

    拨开藤蔓树枝,走进这密闭的区域,里面倒是没有那么难以下脚,他站在边缘处扫视了一遍,并没有什么发现,里面除了一些矮草,就是各种树木,并没有可以折射光线的东西,这让他有些诧异,他相信自己绝对不是看差了眼,这附近一定有东西。

    他尝试着走进去几步,用长枪在前面的杂草里探路,避免踩到毒蛇亦或是被断枝利石伤到脚掌,走了没几步,手里的长枪突然触碰到了什么,发出了好似敲打枯木的声音。

    声音不大,云崖暖手臂用力,准备把障碍物在草丛里挑到一边去,自己可以用大杆挑动四五十斤的货车轮胎,挑动一些枯枝烂木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稍微用力,密集草丛里的东西应手飞出,云崖暖的目光随着那东西看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他突然眼睛一亮,脸上现出警惕的神情。

    “那是一节骨头,人的腿骨!”

    云崖暖整个身体在一瞬间缩了起来,弯腰曲腿,双手握枪如猴,就好像一个蓄满了力的弹簧,随时可以迸射出去。

    等了一会,并没有什么动静,他舒了一口气,但是依旧保持着随时可以进攻的姿势,轻轻的拨开眼前的草丛。一副残缺的人类枯骨出现在他的眼前。

    腿骨不见了一只,那是被自己挑飞的,另外一只腿骨全是裂纹,不是风化导致的,应该是原本就有骨伤,有一条臂骨少了半截,看那断口处,应该是硬生生折断的,不过最重的伤应该是颈骨处,在这枯骨的头颅下端,脖子锐角折断。

    这是他们第一次发现人的痕迹,虽然只是一具枯骨,但是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这证明几个人并不是万年来第一个踏上这片土地的人。

    云崖暖唤来戴安娜三个人,她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只顾得围上草裙,就赶了过来,就如云崖暖所说,有了第一次,以后就不会尴尬了,因为可心并没有围上围胸,也是紧紧套上了草裙,遮住下体就过来了,虽然略有些害羞,但是已经不再去遮挡那还在颤巍巍的玉碗。

    “人骨!”戴安娜惊讶道。

    “应该死了有好几十年了!”可心这丫头在这方面胆子比较大,用树叶包着一块碎裂的腿骨,仔细看了一会说道。

    “咦?这是什么东西?”戴安娜指着地上的头骨问道。

    几人的眼光随着过去,仔细一看,果不其然,在这个骷髅脑袋的下面似乎有东西,因为是脸向下趴着,被遮盖住,一时没发现。云崖暖用长枪翻动头骨,露出下面的东西,竟然也是一节动物的骨头,看骨头的幸好,应该是小型哺乳动物的尸骨,只有半截漏在外面,而另外半截,竟然是在头骨的嘴里。

    几十年过去了,这头骨已经很酥脆,云崖暖很轻易的就撬断了头骨的下巴,露出了里面的东西。可心对各种动物的骨头很有研究,只是扫了一眼就说:“一只老鼠的骨头,不过这老鼠的个头可是不小!真有趣!”

    这样的场面实在谈不上有趣,甚至有些恶心,真不知道这丫头为何这样说,云崖暖不解道:“这有什么有趣的?”

    可心指着老鼠的骨头说道:“你看这老鼠的胸骨和背骨,有明显的断裂,应该是被这个人的牙齿咬的,按理解应该是饿晕了,准备把这只老鼠生吞了去。”

    戴安娜摇着头,有些脸色难看,说:“只觉得恶心,一点也没有趣!”

    可心摇了摇头,指着头骨的下面道:“有趣的地方在这里,你们看,老鼠的头骨到了脖子的中间就停止了,这个位置正好是颈骨折断处,这意味着什么?”说着,望向云崖暖。

    听到这里,云崖暖怎么还会不知道可心的意思,于是接着说道:“这就意味着,这个人是在脖子折断了之后才吞咬这只老鼠。”

    可心一拍手道:“点解,就是这个意思,是不是很有趣!”

    戴安娜捂着鼻子反驳道:“胡说,脖子断了怎么可能还去吞食东西,应该全身瘫痪,死掉了才对,这绝对不成立!”

    这是违背生理常识的事情,绝不可能发生,一个人的颈骨断了,怎么可能还有能力去吞吃一只老鼠,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是除了这个解释,实在没有其他的意想,难道老鼠是自己钻进枯骨的嘴里,然后死在这里?这种可能性虽然也存在,但是总觉得更难让人相信。

    可心是实验证据派,听到戴安娜反驳,当下也不说话,只是用树叶包裹着老鼠本就脆弱的尸骨,很小心的移动着,避免彻底散了架子,直到背部的伤口与头骨的牙齿上下重合,在左右移动两下,然后说道:

    “你们看,老鼠是被这个头骨的左侧犬牙和门牙咬断的。”说着继续意动,一直到老鼠的颈骨处,继续左右移动,然后继续道:“颈骨是被门牙直接咬断的。”

    说着,还看着戴安娜。

    事实胜于雄辩,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但是这些枯骨一直没有移动过,可以轻易的辨别骨头断裂处的吻合度,虽然肉眼避免不了偏差,但是,几乎可以确认,这老鼠是被这个人的牙齿咬断的。

    “会不会是这个人在吞吃老鼠的时候,颈骨才被人打断的,然后留下这样的现场。”云崖暖问道。

    “这种可能也是存在的,不过我总觉得这件事情透着一股子诡异!”可心思索着说。

    这是现在根本难以找到答案的事情,云崖暖突然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如今多了三双眼睛在这里,就急忙说道:

    “你们快帮我看看,这里有没有什么可以反光的东西,我刚才在河水里,看到这里有光线折射进我的眼睛,快点找找,肯定还有发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