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四十六章 搭乘员军刀
    戴安娜三个人正在飞机正前方的空地上寻找着可能存在的物品,没想到身后突然传来轰隆巨响,急忙都回头观瞧,这一看不要紧,都吓得魂飞魄散,惊叫着向着那团混着飞扬尘土的飞机跑了过去。

    一边跑着,嘴里都不住的高喊着云崖暖的名字。

    也顾不上那呛人的尘土,三个女人冲进灰尘之中,用娇嫩的双手开始扒拉那些散碎的飞机零件。这飞机很结实,几十年后二次撞击,整体骨架依旧没有彻底散开,机翼依旧与飞机脊骨紧紧相连,但是外皮和里面发动机等一些零件却是碎了一地。

    三个女人也是吓傻了,也可以说云崖暖对于现在的她们太过重要了,几乎是她们精神的支柱,过度的紧张造成她们没有时间去思维,只顾着在零件里翻找云崖暖,她们没想想,这飞机除了骨架,全都散碎了,整个场面一览无遗,即便是云崖暖摔了下来,也可以一眼就见到,但是她们失去了这份思考能力。

    云崖暖长臂猿似的吊在高树上,光溜溜的享受风***蛋蛋凉,一身吓出来的冷汗兀自未干,急忙缘着树枝回到树干上,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下惴惴,正准备坐在树丫上让心情平复下来,就看到三个女人疯了似的冲进坠机引起的那团灰土暴尘之中,猴子抓桃子毛似的抓着那些飞机零件,嘴里哭喊自己的名字。

    莫名的,他的心里很感动,同时一股沉甸甸的压力挤压着他的心脏,他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冒险了,就如他当初对可心所说的,现在所做的一切事情,都要以四个人为重,不能一意孤行。自己刚才若不是幸运抓住了一棵树枝,那么此刻的自己即便是不死,应该也是重伤,那样这三个女人该如何生存下去。

    那些飞机零件大多是金属,有棱有角的,云崖暖怕他们如此不管不顾的疯拿疯找会伤到自己,这里的菌群自己并不了解,外来者的抵抗力对其是否有用更不可而知,所以他大喊一声,然后快速的顺着树干滑了下来,浑然忘了自己没穿衣服这回事,于是磨了,磨得很疼!

    这种疼痛很奇怪,让你浑身无力,还不敢用力,于是他下来大树,骑着马步,大猩猩似的朝着三个女人一边喊一边走过来。

    三个女人听到他第一声喊,就惊醒过来,然后就看到云崖暖滑稽的走路姿势,戴安娜几乎一瞬间就想到了他这样走路的原因,笑的花枝乱颤,三个女孩子不约而同的朝着云崖暖迎了过来,到了跟前,紧紧的抱住他,一边哭一边笑。

    如此被三个刚刚出浴的美女抱着,云崖暖受宠若惊,不住地用手擦拭她们脸上因为泪痕粘上的灰尘,一个个和花脸猫似的,一边擦还一边说:“看把你们吓得,也不想想我是谁啊,就这破玩意还能伤到我!”

    他必须吹这个牛皮,这样最能安慰她们的心,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向她们保证什么我以后再也不冒险了等等这样的话,那样会让她们后怕很久,于是他就开始一顿神吹,吹得三个女孩子也觉得是自己大惊小怪了,不一会就忘了这件事,开始有说有笑了。

    可心猛然意识到,自己光洁溜溜的抱着光洁溜溜的他,俏脸通红,一下子变得扭捏起来,一双手不知道该往哪放了,但是想到自己早就被看光光了,而且就如云崖暖所说,这是早晚的事情,越是放开,就越不会尴尬,于是一狠心,爱怎么着就怎么着,随便看吧,这样一想,顿时就好受多了。

    只有云崖暖,他是真的后怕,怕的不是飞机差点和自己一起掉下来,而是后怕自己在没确认这飞机是否挂弹就贸然上去,现在飞机掉下来了,所有东西一览无遗,万幸飞机没挂弹,否则一个不小心,真的爆炸了,四个人真的就死的太冤枉了。

    “好啦,咱们再去零件里仔细找找,看看还有没有能用到的东西。”云崖暖领着三个女孩子来到飞机残骸处,开始细心寻找,这些细碎的金属零件没什么用途,携带又沉重,看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倒是戴安娜顺着残缺的机翼登到了飞机上面,由上而下仔细看着。

    “有个盒子,有个盒子!”戴安娜喊着,顺着窟窿进入到驾驶舱里,想要拿起那个木盒子,但是那木盒子早就已经腐败不堪,用手一捏就零碎了,露出了里面的一卷绸布。丝绸的耐氧化能力是很强的,这卷明黄色的绸布经过了几十年,不过由于有这个密封盒子的保护,竟然只是变了色,韧性还保持的很好。

    她小心的拿起那卷黄稠,然后顺着驾驶舱的侧面探身出来,云崖暖急忙伸长胳臂接住,把她抱了下来。似乎是因为上次在河边俩人差点成了好事,此时此刻,不用言语,两个人都是如此期盼相拥在一起。

    但是旁边还有两个小丫头,云崖暖只好放弃这种想法,只是手掌在她腰臀上吃了一下豆腐,然后就接过那卷黄稠放在草地上打开来。

    通过入手的重量,云崖暖就猜测里面是金属,打开绸布之后,里面还包着一层蛟鱼皮,可见这个飞行员是多么看中这个东西。几个人都是如是猜想,急忙打开最里层,看看到底是什么宝贝。

    鲛鱼皮卷展开来,里面的东西却让人感觉对不起这样的包装,但是也绝不让人失望,因为他们现在很需要这样的东西,一把日本军刀。

    只不过这把军刀要比常见的军刀短了许多,全长不过五十厘米,刃口应该有三十多厘米,铜箍的把手包着鲛鱼皮,就连檀木的刀鞘都包裹着油亮的鲛鱼皮,这东西看起来精美,但是在战场上几乎没什么用,不过用来野外生存还是好东西,因为刃口足够锋利,云崖暖用手指肚刮了刮刃口,他很确定,这把刀能刮胡子。

    戴安娜有些失望说:“还以为是什么珍宝,包裹的这么严实,原来就是一把军刀。”

    云崖暖笑道:“嗯,这东西还是有收藏价值的,但是在当时确实算不上珍贵,不过这些日本飞行员把它当宝似的里外三层包裹却是可以理解的。”

    可心对这些不怎么了解,就问道:“有什么说法吗?”

    云崖暖点了点头道:“这种刀叫搭乘员军刀,只有军官和技术著称的飞行员才可以佩戴,是身份和荣誉的象征,倍有面子的一件事情,所以这个飞行员视之如珍宝也就不足为奇了。”

    看着有些失望的三个女人,云崖暖继续道:“这个东西对我们来说也更加弥足珍贵,多了一把刀,就等于多了一个战士,这份荣誉就请戴安娜女士笑纳吧!”

    这无可争议,戴安娜是最适合使用这把刀的人,她有过很专业的搏击训练,身体素质非常好,携带这样一把刀,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

    戴安娜却不领情,脸一偏,噘着嘴撒娇道:“人家不要,我要你的凤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