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四十八章 尸变
    可心静止了一会,似乎是在组织语言,也可能是因为这个猜测,连他自己都无法接受。

    “我觉得飞行员在坠机之后,摔死在飞机前面,这是无可争议的,无论怎么演化,也只有着一种可能,因为伞包如此完整,说明他根本没有时间反应,是在完全没有防备下坠机,就如同我们的坤乾号。所以,飞行员的死亡地点,就是接近头盔的位置。”

    云崖暖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比较赞成,飞行员死在头盔位置是最正确的。

    “但是,我们却发现飞行员的尸体出现在头盔的二十米以外,而且诡异的咬死了一只老是,没有拖拽的痕迹,这里树林茂密,而且是山坡顶端,不会出现被雨水冲走的可能,即便是有大风和大雨,能够冲走他,那么这些杂乱的树木一定会挡住他,让尸体无法流出那么远。”可心继续说道。

    这个毫无争议,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到。云崖暖点头同意她的说法。

    可心顿了顿,这才下结论般说道:“那么可能性就只有一个,这个飞行员在摔出飞机之后,自己走到那么远,然后捉了一只老鼠,准备充饥,但是颈骨折断,导致食管封闭,阻挡了吞咽,最后窒息死在那里。”

    寂静!静止般的寂静!

    这个猜测让人无法接受,如果这样说,云崖暖更愿意相信各种巧合而来的结局,宁愿相信飞行员先摘掉帽子,然后在撞击前的一瞬间跳出飞机,毕竟这虽然让人无法理解,但是没有违背最基本的常识。

    “没有人可以在颈骨折断后,还能够行走,因为死人不可能走路!这违背了最基本的常识。”云崖暖在愣了一会之后,马上驳斥道。

    戴安娜也使劲的摇头,一直说着:“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玛雅歪着头,样子很是纳闷,弱弱的问了一句:“为什么不可能呢?”她没有上过学,一直活在世外桃源,接触最多的是部落的神话和对巫神的崇拜,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事情,她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才有此一问。

    可心在这些学识方面是比较较真的,于是回答道:“人的颈骨折断,就会全身瘫痪,如果骨伤严重,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死亡,这是脊椎类动物的通性,暂时没有发现例外!”

    玛雅“哦”了一声,但是看那样子还是蛤蟆跳水--不懂。

    “既然你都知道这些,为什么还做这么有悖常理的结论?”云崖暖问道。

    “因为这里是五维空间,或许有些事情在这里会变得不一样了!”可心脸色不是很好,云崖暖知道,她还是确信自己的猜测,这个小丫头很固执,在某些方面很自信。

    面对这个无法得出结论的事情,云崖暖选择了逃避,并不是不负责任懦弱的逃避,而是为了缓解大家的心绪,同时他们也到了该出发的时间,无论如何,是巧合还是诡异,他们都在这座岛上,现在根本无法离开,那么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是巧合最好,是诡异,那么就用刀来破邪吧。

    当兵出身的人阳气旺杀气重,怕灵异怪谈的士兵还真没几个,在他们眼里只有杀与不杀,没有怕不怕。

    “好啦,不过是一个几十年前比我们还倒霉的侵略者尸骨,那配得上咱们这几个精英研究这么久,丫的反正都日晒雨淋这么多年了,也没必要入土为安了,咱们撤吧,耽误时间太多了,赶紧赶路,晚上给你们找点野味打牙祭!走!”

    四个人趁着趟过河水的机会,清洗了一下身上,无论如何,碰到尸骨这些东西,即便不脏,也会觉得沾染了些什么,不洗洗总是不舒服。

    上了岸,各自把草裙围胸穿好,几个人沿着河滩开始前进。

    烛九阴的皮已经熟好了,戴安娜和可心由于上次云崖暖的劣质狼皮背心的缘故,坚决要自己亲自动手,缝制几个人的衣服,不让云崖暖参合,这可高兴坏了云崖暖,针线活自己真不擅长,于是很高兴的鼓励了两个人一番,并且答应给她们俩弄几个骨针作为缝衣服之用,至于线是不用担心了,降落伞上的线足够用了。

    戴安娜和玛雅似乎已经把日本二战飞行员的事情忘到脑后了,在河边趟着水,一路捡着漂亮的石头,还有偶然遇到的青蛙。

    当然都是黑瞎子劈苞米,捡一个扔一个,石头太重,云崖暖是拒绝帮忙携带的,但是青蛙却没有扔,那东西的大腿肉还是很好吃的,至于胸腹处,还是算了,寄生虫太多。

    可心还是有些闷闷不乐,安静的走在云崖暖的身边,她始终无法理解,那具尸骨为什么会落在偏离本该存在的位置那么远,如果只是如此,她也会有很多解释让自己释怀,但是那具尸骨嘴里的老鼠,分明就是被尸骨的门牙和犬牙咬死的,而且已经吞到喉咙里面,只是因为颈骨折断,造成了食道塞死才没有吞进肚子,即便那具尸骨是在活着的时候吞吃那只老鼠,也应该是嚼碎了吃,不应该整个吞掉。

    这一切超出了她所学知识的范畴,让她很有挫败感,同时也有着莫名的担忧。

    云崖暖看在眼里,心里揣摩着她的心思,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因为自己也解释不了刚才看到的事实,烛九阴和人面树共生,比刚才看到的事情恐怖多了,但是可心和自己都没有太过紧张,因为那是个例,是可以解释的东西。

    二刚刚看到的事情,似乎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但是却让人心里有着隐隐的恐惧,或许在潜意识里,已经相信,那具尸体确实曾经自己移动过,而且吞噬了一只老鼠。

    “嗨,可心,你有没有听说过僵尸的故事啊?那玩意民间传说挺多的,我觉得吧,那玩意即便是自己死后移动了,那最多也就是个尸变,和食人树和烛九阴一样,是个特例而已。”云崖暖用这种说法说服了自己,于是试着和可心谈谈。

    “当然听说过了,而且我们那几个无所事事的天才同学,还专门研究过一段时间,说起来挺有意思的!”可心打开了话匣子,证明她自己也有过这种猜测。

    “有意思?我可从来不觉得僵尸有意思,多吓人啊!”云崖暖故意做出恐惧的样子,逗得可心捂着小嘴直笑。

    “一个大男人还怕这些,真丢人!瞧不起你!”可心的口音说什么,都好像是在撒娇,再加上发音不准,感觉特别可爱。

    “嘿嘿,打不过的东西,我都害怕!你快说说,那玩意怎么有意思了?”云崖暖搔了搔头发问道。

    “僵尸呀,你未必打不过,那东西没那么吓人,至于有意思,该怎么说呢,首先,尸变这种事情是存在的,一直都存在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