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六十三章 木已成舟
    水中木排看起来很简单,似乎就是一排木头绑上就可以了。但是其实远没有看到的那么简单,首先,你必须解决木头呛水的问题,这就需要把木排前面的一端用刀修成斜角,如同小船的前头一样。

    这样前行的时候才能借着水力向上浮起,减少水的阻力。其次是木排要绑结实,这就需要最起码两层木头互相叠加,把圆柱形相连的空隙挤住,才不容易变形,而且这样整体浮力会变大,虽然吃水会深一点。

    其次是横木,尽量放在最外层,也就是露出水面的这层木头上,因为横木会阻滞水流,让木排前行变慢。

    沙树很笔直,上端和根部的周长差没有那么大,所以一般都很长,用了将近一整天的时间,才把这个宽两米,长度五米的木排做好,为了能够日夜前行,云崖暖用降落伞做了一个拱形的圆棚,就像古时候的渔船一辙。

    然后找了一块薄而平的石板放在船尾的位置,这样就可以在上面引火做饭,只需要每天找些时间,收集一些干木柴,就可以一直前进,尽最大可能节省时间。

    一切弄好,已经是隔天的下午,五个人合力把木排推入河水之中,把这一天多时间内,戴安娜和玛雅烤干的鱼肉放置在木排的圆棚里,然后一个个小心翼翼的蹬上木排,安静的坐下。

    不小心真不成,这木排不够宽,平衡性没有那么好,几个人必须依次排开做好,这样才能保证木排的稳定性。

    云崖暖升级为船长,手拿一根足有三米多长的硬木杆作为掌控船只的舵,这里的河水不过一米多深,三米长的硬木杆是预防以后的水会越来越深而准备的。

    可心这小丫头小孩子气萌发,用多余的降落伞布做了一面小旗,上面用野花瓣碾成的粘液写的几个大字:神舟号。

    还特意画了五个五角星,还臭美的说道:“咱们五星红旗是第一个在这座岛上飘扬的,以后这里是不是就是归我们中国了!”

    云崖暖哈哈大笑道:“我看这主意不错,咱们是发现者,得给这座海岛起个名字先!”

    戴安娜和玛雅对两个人的玩笑没什么感觉,这个民族的人本就没什么野心,濑亚美却很严肃的看着那面画着五颗星的小旗默默不语,没有反对,也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一个国家的教育,日本民族的学校,把每个日本人教育成极端民族份子,有着无以伦比的民族自豪感,这样的教育有好的一面,同样也有着很多坏处。

    有人说日本人很有礼貌,行止坐卧,给人特别守礼的感觉,但是你其实没有发现,他们对你客气的时候,总有一股高高在上的意思,好像他们的礼貌只是因为平易近人。

    所以那不是真正的礼,偏离了礼的真正含义,没有什么人什么民族能够高高在上,每个人每个民族都是平等的,真正的高低,是每个民族的文化。

    人无高低贵贱,但是民族文化却有三六九等。放眼整个地球,以民族文化而论,想来只有硕果仅存的中国了。这是很客观的去说,笔者不是极端民族主义者。

    云崖暖自然发现了濑亚美的不自然,不过他可没心思搭理她的心情,你丫要是不爽就说出来,反正说出来,这五星红旗也不会撤,你看不惯要下船,云崖暖保准不带挽留的。

    在这方面,云崖暖也有着他的规矩,你被凌辱是很可怜,但是不代表就要惯着你。同时云崖暖反而对这个女人戒备心小了许多。

    之前他一直在戒备这个女人,半路出现,又出现了人命,虽然她说是被食人蚁所杀,但是几个人终究是没遇到食人蚁的,所以他不能不担心这个女人,他不允许出错。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女人的城府也不过如此,这样的玩笑事,竟然也写在脸上,那么就没甚可怕的了,她应该没有什么更阴暗的东西隐藏在心里。

    刚上木排的时候,可心和濑亚美都很忐忑,不怎么敢动弹身体,生怕倾覆了木排,戴安娜和玛雅可没有这个担心,她们俩玩木排的时间比云崖暖可要长很多的。

    过了一段时间,似乎可心和濑亚美也稍微适应了木排随着水流的波动,身体不再僵直,开始缓慢的移动身体,四处观瞧远近的风景。

    有意无意的,可心,戴安娜和玛雅都不是很喜欢接近濑亚美,所以三个女人聚在船尾有说有笑,倒是把云崖暖和濑亚美扔到了船头吹河风。

    “云,你的乘务员军刀是在哪里得来的?”濑亚美不止一次的望向云崖暖的军刀。

    “哦,这把军刀很特别吗?”云崖暖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嗯,在你们手中,似乎只能算是一个利器,但是在我们大和,这把刀很贵重!”濑亚美很认真的说道。

    “哦?如何贵重,你且说说!”云崖暖用硬木杆慢悠悠的调整方向,头上戴着没有顶的草帽,木排缓缓顺水而行,要是再贴上一把胡子,还真有点孤舟蓑笠翁的感觉。

    “这把军刀,刀柄处是菊花,那就说明这把刀的主人身份很高贵,与天皇有着密切的关系,亦或是给大和民族做出过很大的贡献,否则不会是菊花。”濑亚美沉声说道。

    “啊?日本的国花不是樱花吗?”云崖暖不解的问道。

    “樱花是国花,也是民族之花,但是并不高贵,只有菊花才是皇室之花,象征着无比的尊贵,只有皇族亦或是皇族允许的情况下,才有武士敢于在刀柄上雕刻菊花。”濑亚美回答道。

    “哦,还是第一次听说,那这个图案代表什么?”云崖暖指着道桥上的一个图腾问道。

    “这个图腾是山本家的家徽,一个很大的家族,很尊贵!”濑亚美眼睛看着那图腾,慢慢说道。

    “嗯,看来你真正想说的是这个家徽而不是菊花,对吗?”云崖暖一面撑船,一面笑着说道。

    “嗯?”濑亚美一愣,但是紧接着却娇柔笑道:“是的,你好像会读心术,你说的没错,我最主要想说的就是这个家徽。”

    “那就仔细和我说说吧!”云崖暖很淡然的说道。

    “山本家族是我母姓,那是我外公家的家徽,所以我很想知道,这把刀你是在哪里得到的!”濑亚美很诚恳的问道。

    “哦,就是在这个海岛上捡的,有个二战时的零式战机坠毁在这座岛上,我们在那里找到了这把刀,还有一具尸骨!”云崖暖依旧很平淡的说着。

    “那尸骨在哪里?我想我知道那是谁。”濑亚美急切的问道。

    “那可老远了,你就别想着现在回去了,以后有机会再去收拾那尸骨吧,放心,很好找的,我没埋,天道循环,你看看,我没埋正是因为你祖宗有灵,知道你以后会去接他回家。”云崖暖很自然的笑道。

    可心他们虽然离得较远,但是木排就这么大,两个人的谈话,他们怎么会听不到,当听到云崖暖大言不惭的胡说八道之后,忍不住捂着嘴,生怕笑出声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