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六十九章 阴火尸滩
    紧接着,一个脑袋出现在洞口,脸色惨白,血管在脑门上鼓起,身上的肌肉如同一条条蛇盘,不是云崖暖又是谁。

    原来他在双脚离开悬崖的一瞬间,双手紧紧扣住了绑住沙木的蔓藤,然而当木排顺水流进入水洞那一瞬间,他被洞口边缘的岩石撞到,脱离了木排。

    眼看就要被湍急的水流冲下瀑布,他却在一瞬间抓住了靠近瀑布一侧岩壁上的石缝,那一刻,他的半截身子已经在瀑布下面。

    自己的体重,加上水流的冲击,怕是有几百斤的阻力,只有十根手指插进岩缝里承受着所有的力量。

    这个时候看的就是一个人的意志,坚强的人会在生死之间爆发超越自己的力量挽救自己,而懦弱的人,可能就会放弃,闭上眼睛自生自灭了。

    很幸运,云崖暖属于第一种人。他没有放弃自己生存的权利,就像他曾经说过的:“人也是动物,而动物最基本的本能就是生存。”

    学习形意拳的人,都有超乎常人的指力,因为学五行拳之前,必学鹰捉,这鹰捉便能很好的锻炼指力,内家拳不重皮肉,只重筋骨内里。

    所以,虽然他有很大的指力,但是却没有外家功法坚韧的皮肤,所以手指上的皮肤被岩壁拉裂,冒出了缕缕鲜血。

    云崖暖吞住一口气不敢松懈,身上的肌肉一直保持着膨胀,坚定的心神和强壮的体魄挽救了他自己,他爬进了水洞,在那一瞬间,他发誓,以后一定每天练习形意拳三个小时以上,太tm有用了。

    水洞之内空空如也,木排早就不知去向,这在他预料之内,自己费了好大的劲,才缘着石缝爬回来,前后差不多十来分钟,几个女人肯定是以为自己已经摔进瀑布,死于非命了,又怎么会等在这里。

    可惜他当时在瀑布边缘,水响震耳欲聋,根本没听到里面的哭声,他还不知道,三个女人以为自己身死之后,伤心欲绝的样子。

    洞中水深没头,云崖暖放松身体,漂浮于水中,意念调控气血三周天,然后回归丹田,那吓人的肌肉逐渐缩小,恢复到原本的模样,肌肉棱角分明,但是却不夸张。

    本来练习内家拳的人是没有这样的肌肉的,因为肌肉在内家拳的搏击中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途,他之所以有这样的好看的肌肉,一来是常年在荒野奔波,二来也是爱美所致。

    脸是爹妈给的,好看不好看的,谁也没办法,但是身材绝对是自己给自己的,无论男女,若论视觉感官,身材的审美时长,永远要高于脸孔,爱美男女当多多科学运动,身材是能够美到死的魅力。

    云崖暖看了看手上拉裂的皮肤,只是皮外伤,倒是不严重,只是自己恐怕要长时间浸泡在水里,所少还是有些麻烦。

    但是没奈何,华山一条道,想活着,就只能通过这条水洞,于是他用舌头在手上的伤口舔了几遍,算是简单地杀毒了。

    舔伤口是所有脊椎类动物的共性,原理如何不得而知,但是确实有助于伤口愈合。云崖暖现在全身无力,就任凭自己漂浮在水上,顺着水流而下。

    洞中漆黑一片,这倒是难不倒云崖暖,他现在身上就三件东西,一个烛九阴的第三只眼还有搭乘员军刀,以及藏在鹿皮宽腰带里面的手枪,这鹿皮表面做了漆,防水不错,想来这把枪还能使用。

    他用一只手拿着烛九阴的第三只眼,原本漆黑的水洞里终于见了光明,虽然光线很弱,但是也可以看到周围一两米的景象。

    放松躺在水中,静心凝神,默默按照内家拳理呼吸,调整气血恢复体力,当他觉得差不多的时候,这才反转身体,把烛九阴的第三只眼用嘴吸住,然后尽最大可能的向前游去,他要追赶四个女人的步伐。

    戴安娜撑蒿,她没有刻意的去加快木排的速度,只是尽量的保持平衡,避免与窄小石洞的碰撞摩擦,可心和玛雅已经停止了哭泣,坐在圆棚里,默默撕着干硬的狼肉。

    这是仅剩下的食物,在这里没有地方去弄干柴,所以只能冷食,甚至饮水,恐怕也只能喝这河流的生水了。

    水洞九转十八弯,突然淡淡绿光在前方远处出现,那不是一点,而是一片,很大的一片,虽然微弱,但是却映着河水也跟着变成了一片森绿。

    “前面有东西在发光!”戴安娜回头对船上的三个女人说道。

    濑亚美本来闭着眼睛假寐休息,听到这句话,急忙坐了起来,然后四肢着地,爬了过来,向着光源的来处看去。

    “应该是磷光,可能这水下有大量的磷矿,所以发出了这些光线。”濑亚美想了想说道。

    听说是磷光,几个人没有那么害怕了,让木排沿着婉转的水洞慢慢飘进,随着木排前行,那磷光也越来越清晰。

    木排顺窄洞缓缓钻出,眼前豁然开朗,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洞穴,绿光遍布这个巨大洞穴的两侧,看着让人晕眩,但是几个人却也可以借着这些迷茫的光亮看清楚这洞穴的轮廓。

    两侧宽广不少于百米,洞顶应该更高,因为即便是借着磷光,也无法窥见洞顶的形状,河道并没有变宽许多,两侧岸边尽是绿油油的磷光。

    这些磷光并不是想象的成片,更像是不规则的网状,一条条纵横交错,还有很多的圆形,这两片磷光就如同河边的河滩,蜿蜒延伸,不知去向多远。

    “那些磷光是什么东西?”可心好奇的问道。

    濑亚美在船头调整太阳能手电的角度,对准岸边照了过去,在手电光芒的范围内,那些磷光消失,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除了玛雅,另外三个女人都禁不住惊叫起来,眼前的一幕太过骇人,甚至让刚刚脱离紧窄水洞而站起来的戴安娜和濑亚美一屁股坐在木排上,惹得木排使劲摇晃,差点翻船。

    那绿油油的纵横交错,竟然是一具具枯骨,由于堆积交错在一起,几个人没有分辨出那是人还是其他动物的尸骨。

    但是在太阳能灯光下的正中心,却有着一个圆滚滚的人头,呲牙咧嘴,黑洞洞的眼窝仿佛看着几个人。

    她们无法想象,这一片绿油油的磷光,尽然是一具具枯骨和不知何原因,还没完全腐烂的腐尸。戴安娜和濑亚美最先缓了过来。

    两个里面最年长的女人平缓心绪,用半截硬木棍在那些枯骨上拨弄了几下,确认这里面所有的枯骨都是人形的,之所以用人形这个称呼,是因为很多尸体的体格非常巨大,超出了想象的范畴。

    而且这些尸骨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没有头颅,或许,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他们的头颅都被砍掉了,像地里的西瓜,不规则的滚落在这些枯骨里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