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七十三章 如火的眼睛
    濑亚美撑蒿,木排顺水而下,水洞正在逐渐变得更加细窄,地势似乎也有了更大的倾斜,水流变得湍急起来。

    木排不断地与旁边的岩壁发生碰撞,再这样的速度下,无论你的反应多快,总是避免不了这种撞击的。

    濑亚美只能尽量的控制木排的平衡,但是木排两侧的沙木终与禁受不住这样持续的摩擦,藤绳磨断,两三根沙木与木排脱离而去。

    太阳能手电筒的电量已经没有许多了,灯光羸弱,根本看不了多远,木排前行的速度非常快,濑亚美在最前面,突然一个岔路口出现在眼前几米远。

    她甚至来不及大声呼喊,只是本能的一跃,跳下了木排,顺着一条紧窄的水道冲了下去。后面的三个女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看见濑亚美落入水中,不由得大声惊呼。

    不喜欢她,但是却不会漠视她落水不理,戴安娜正要跳进水里去救她,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木排一下子撞向了分开水流的岩石壁上。

    说来也是巧合,或者说是上天有眼,就在木排直直迎顶着岩石冲上去,却不知道为何,一股莫名的力量使木排突然偏移了方向,顺着濑亚美相反一侧的水道飘了下去。

    木排顺水走远,在两个水道的岔路口,两个比常人大了一圈的脑袋伸出水面,脸色青黑,肩上罩着皮甲,他们俩漠然的看了一眼濑亚美消失的水道,然后潜入水中消失不见。

    濑亚美冲过去的水道更宽一些,但是水流很湍急,她被水浪卷着身不由己,浮沉不定,呛了不少的冷水进肚子。

    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意志力很强韧,再这样糟糕的情况下,还能保持镇定,她尽量的放松身体,趁着水浪把她卷出水面的一瞬间,使劲的吸一口气,然后在被卷入水中,靠着这样间歇的换气,竟然保住了性命,来到了这条水道的下端。

    这里似乎空间很大,水流的最下端是一个水潭,水面平缓,不知究竟有多大。濑亚美不辨东西,这里面漆黑一片,根本无法视物。

    这个女人很聪明,她没有顺着水流的力道而下,而是尽量的向着水流力道直角的方向游过去,这是很保险的做法。

    顺着水流可以到下游,但是你不知道下游的情况,所以以直角游过去,一定可以到岸边,到时候自己顺着岸边慢慢而下,一旦有情况发生,自己也能第一时间登陆。

    足足游了不下百米,她才触碰到岸边的岩石,她用手攀着登了上去,用脚使劲在岩石上跺了一下,听着跺脚声音的回响。

    声音空空荡荡,来回两次,濑亚美很期待这里也和潘洛斯山洞一样,只有窄窄的陆路,那样自己就可以扶着岩壁前行,速度快也更安全。

    但是很显然事与愿违,两次回响,有前有后,分别来自于这个巨大山洞两侧的石壁,这就证明自己所在的位置,距离边沿还有很大的距离。

    这样漆黑的环境,没有参照物,自己根本无法行走,所以她只好小心翼翼的踱回水里,就在岸边水浅的地方,四肢着地,用一只手时刻探索边沿的位置,慢慢前进。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和平世界尚且如此,更不必说这到处危险的荒野孤岛了。

    倒霉的人喝凉水都塞牙,濑亚美很显然是这个倒霉蛋,她选择了最安全的方式前进,但是却无法躲避可以活动的危险。

    她前行没有多久,就听到水里一阵翻滚之声,好像洗衣机在旋转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地方回荡着,让人心颤。

    一般这样的响声来自于旋涡,濑亚美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她更加庆幸自己在岸边前进,然而就在她自得没有几秒钟后,一声婴儿的啼哭在这巨大的山洞里响彻起来。

    濑亚美的胆差点没吓裂了,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突然在这完全未知的世界里,响起了一阵婴儿的啼哭,直吓得她菊花一紧,两股紧缩,若不是这样,恐怕就要直接尿出来了。

    声音在空旷的地方回荡着,无法辨别方向,濑亚美很聪明的直接停止了前进,安静的趴在水里,四处观望,企图找到声音发出的位置。

    回望之时,在她的左后方水面上,四个红彤彤赤焱焱的圆球出现在她眼中。两个在慢慢升起,两个在慢慢下降。

    她知道,下降的两个是水面的倒影,这是有东西正在浮上水面,这两个圆球难道就是这东西的眼睛?那这足有自己拳头大小的眼睛,得是在多大的脑袋上啊!

    濑亚美以静制动,放缓呼吸,一动也不敢动,她希望这个怪物不要发现自己,她不想死,为了生存下来,她已经做了太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为了活着,她可以放弃一切。

    然而,她的祈祷似乎并不被漫天神佛听到,那两个仿佛火焰的圆球慢慢的向着她的方向靠近过来,很慢,但是很直接,因为它看得到她。

    “啊!”

    濑亚美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恐惧,终于忍不住惊呼起来,用尽吃奶的劲,以生平以来,最快的速度攀上岸边的岩石,慌不择路的开始狂奔。

    还好这里的岩石比较平坦,否则只怕她不被怪物杀死,先要摔死了。她不敢回头,甚至已经没有了思维,只剩下狂奔,逃命。

    但是她却直到,那怪物离她越来越近了,因为她闻到了一股让人眩晕欲呕的腥臭之味,就好像一具尸体在夏日里腐烂多日的味道,这种味道她闻过,不止一次。

    甚至她告别少女的第一次,就是在那样恐怖的环境下失去的,这种恐惧早就深深印在她的骨子里,所以她知道自己完了,她的身体软了,瘫倒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因为这味道让她只能成为奴隶,而现在则成为食物。

    她没有哭,在这样的环境下她永远也不会哭,但是会害怕,源自灵魂的恐惧,同时带着无法控制的兴奋,就好像迭起的高潮,一浪接着一浪。

    这是当年拿走她第一次的那个变态造成的,让她恐惧的同时也会兴奋,莫名的兴奋,以至于以后的人生里,她只有在类似味道或者恐惧之下才能达到欲望的顶峰。

    但是,她还是期盼活着,可是她也知道,这个怪物才不会对她完美的葫芦形身材感兴趣,它感兴趣的可能只是自己的内脏,那对于野兽来说,才是美味。

    她已经是砧板上的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