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七十六章 持久战
    他哪知道这濑亚美被变态折磨过,一闻到这股子腐尸的味道就起反应还浑身无力,还以为这丫头吓尿了裤子呢。

    云崖暖憋住一口气,咬紧牙关,舌定上牙槽,虎目圆睁,耳后骨使劲往上提,这一系列动作是在一瞬间整体完成,在内家拳里,这几个动作是非常重要的,可以最大可能的激发潜能。

    “刺啦”

    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响起,云崖暖吓了一跳,但是身上并没有什么感觉,这才恍然,自己背着濑亚美呢,估计是她被怪物的爪子抓到了。

    但是这女人并没有喊叫,想来是没有受伤,出口就在眼前,云崖暖也不管里面是不是平坦了,肚子里这口气已经到了极限,再也忍不住了。

    于是大吼一声,身体纵起,同时把后背的濑亚美扔进了窄洞,自己也一个翻滚钻了进去,身后传来“轰隆”一声闷响,那怪物与紧窄的岩石撞了个结实。

    云崖暖只觉得脑后有风,不由得转头一看,那怪物的爪子里自己的头皮只有那么两三公分,吓得急忙往里面又挪动了几步,这才放下心来。

    这黑色的岩石很结实,任这怪物使劲撞击,两块渣滓都不掉下来,倒是那双爪子,在岩壁上抓来抓去,冒出一条条的火星子。

    “md!”云崖暖拿过来濑亚美手里的枪看了看,里面早没了子弹,心里恨恨没法报仇,就坐在那骂了几句,算是解恨。

    濑亚美瘫软的趴在地上,裤子屁股的位置有三道十几厘米的豁口,显然是刚才奔跑的时候被怪物抓的,云崖暖间她一动不动,怕她是受了重伤,急忙来到她身边,把裤子豁口拉开仔细观瞧。

    上面只有浅浅的三道血痕,只是伤到了表皮,恐怕连浅浅的疤都留不下,难道是被自己摔傻了。云崖暖想着,急忙把濑亚美翻过身来,抱在怀里,呼唤了几声。

    濑亚美双眼迷离,眼珠子里好像浸满了水,脸颊潮红,吐气蒸热,云崖暖心讨:“不是外伤,难道是感冒了?”

    用手试了一下额头,确实有点热,不过怎么感觉身上更热,急忙在濑亚美的脸上拍了两巴掌,喊道:“醒醒,你这是咋了?难道这怪物的爪子有毒?”

    濑亚美依旧没有说话,只是身子软的如同棉花一般,云崖暖更加确信是有毒了,心讨自己没有蛀牙,估计可以帮忙解救一下。

    于是二话不说,把濑亚美往地方一扔,翻过身来,后背向上,解开腰侧的扣子,把她的户外裤和内裤一起扒了下来,直到膝弯。

    映入眼帘的是湿哒哒一块裤子上的痕迹,他没心思研究这个,先用舌头在嘴里搅动了几下,有了唾液之后,直接把嘴唇印在伤口上,这样吸出来的毒液就会溶解到唾液里,方便吐出去。

    他在这些浅浅的伤口上吸了几下,紧绷弹性的臀肉上,流出了一些血迹,但是都是鲜红色的,不像中毒的样子。

    濑亚美在他吸伤口的时候,则是另一番反应,嘴里开始呢喃,发出了诱人的声音,身上的温度比刚才更热了,那荷尔蒙的味道愈加浓烈。

    云崖暖有点惊呆了,他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他不知道的是,濑亚美现在更难受,那恶心的味道本就让她有缺陷的灵魂无法自拔了,云崖暖又在她最敏感的地方吸来吸去,更是让她欲罢不能。

    偏偏她的脑子又是清晰的,就好像身体和灵魂分成了两个部分,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能这样,但是又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

    她努力的咬着牙,用最后的意志力让自己说出几个字:“我没受伤,我受不了这个味道!快走!”

    云崖暖看着身后不远处,在窄洞口徒劳抓狂的怪物,心里恨恨着,本来还准备想个办法,把它另外那只眼睛弄瞎,毕竟自己还有一把军刀呢。

    不过看来濑亚美的反应竟然是来自于这个家伙的味道,那么就有了不报仇的理由,于是抱起荷尔蒙澎湃的女人,向着窄洞深处走进去。

    可是当云崖暖抱起濑亚美往深处走了三四步远的时候,他傻眼了。这里只是一块平整的巨石,而这个自以为是出口的地方,不过是岩壁上的豁口。

    里面竟然是死胡同,但是云崖暖不明白,自己沿着河岸边奔跑,一直沿着水流前行,怎么这里会是死胡同呢,难道真正的河道出口在对岸?

    好在此刻距离那只怪物已经有几米远,那股腥臭的味道淡了许多,云崖暖用边上的冷水给她洗了一把脸,清醒了过来。

    濑亚美脸很红,不过不是刚才的潮红,而是羞红。她很尴尬的低着头,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什么东西来,只是不住地对不起。

    云崖暖不需要问也知道,这丫头肯定是有一点特殊的癖好,也就是常说的心里有点变态,而这种心理问题的成因大多是童年有过不堪的回忆,亦或是受过某种刺激,总之不会是好事。

    所以他不会问,也不会把这当成什么大事,谁还没点特殊爱好,虽然这女人的爱好特别了点,但是,也是爱好的一种吗。

    他现在唯一担心的事情是,俩人怎么逃出去,这里是死胡同,门口那怪物闹腾够了,竟然就直接趴在那里,用细长的舌头舔着伤口,势有不吃二人决不罢休的意思。

    正面冲出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了,这家伙钢筋铁骨的,自己这小体格根本架不住人家一爪子,手枪没有子弹,只有一把六十来公分的军刀,想要弄死这家伙难如登天。

    忙活了一天,他早就饿了,于是就借着烛九阴第三眼的光亮在水里照看了一会,他不由得有些绝望,里面没有鱼,别说鱼,连条虾米都不见。

    没有食物,持久战自己是必败无疑的,他不知道的是,这里没有鱼很正常,因为这个怪物试着方水潭里的霸主,它在哪,方圆几十米之内,是不会有活物敢于接近的。

    怪物的独眼龙一刻不瞬的盯着两个人,云崖暖能感觉到它深深的杀意,这个时候他可不会去招惹它,因为时机不对,所以他盘膝而坐,开始调整气息恢复体力。

    他准备和这个怪物比耐心,只要这个怪物松懈了看守,那么他就有机会弄瞎它的另外一只眼睛,这是唯一的破解方法,他才不相信这个怪物能有多高的智慧,连论持久战都读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