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八十章 相遇
    云崖暖看了足有两三分钟,待那黑点又近了一些之后,这才眼睛一亮,在水里把手放在嘴前面当扩音器,大声喊道:“戴安娜,可心,玛雅,我是云崖暖,我在这里啊!”

    濑亚美的眼力不如云崖暖,但是也依稀分辨出,那似乎是一个木排,于是也不禁兴奋起来,学着用手做扩音器,大声呼喊着。

    这个山内湖很大,但是四周是一个倒扣的锅一样的形状,非常拢音,所以这面大声呼喊几声之后,就依稀听到远处也传来了几声女人的喊叫。

    就见那木排已经调转方向,径直的朝着两个人的方向驶过来。

    估计可能是中间的水太热,木排在临近湖心的位置开始化弧线,绕着圈驶过来。云崖暖把濑亚美托上木排,然后自己在水里一甩腰,也攀了上去。

    三个女人一看见云崖暖,就都围了上来,把他紧紧抱住,压得云崖暖这体格都有点上不来气,尤其是戴安娜,在他的脸上不停地亲着,一边笑着一边流着眼泪。

    一时间汉语,斐济土语,英语混杂在一起,云崖暖耳根子发麻,硬是没听清楚一句。最后他急忙抽出了一只手,在她们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问了一句:“有吃的吗?我要饿死了!”

    算下来,两个人差不多已经有两三天没吃一口东西了,早就饿得瘪瘪的。戴安娜一听这话,急忙在木排的圆棚里掏出一块干硬的狼肉。

    这是仅剩下的熟食,三个女人为了节省食物,这两天也都是吃的生鱼肉,不过总比云崖暖俩人强,这俩人除了水,啥也没进肚子。

    狼肉很少,但是饿久了的人,本就不能多吃,于是云崖暖把一小块狼肉撕成两份,给了濑亚美一小块,然后叮嘱她把狼肉含在嘴里,慢慢泡软在细嚼慢咽。

    由于吃得很慢,虽然很小的一块,却吃了很久,几个人诉说着分开之后的事情,当云崖暖说道阴火尸滩的时候,戴安娜担心的问道:

    “那你碰到那两个活着的怪物,是怎么过去的?他们俩就守着出口啊!”

    云崖暖一愣神,仔细回忆半天,很确认自己压根就没看到几个人说的两个手持青铜宝剑的守门人,几个人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最后想到,人家是活的,被三个女人在沉睡中惊醒,那么去哪里都不奇怪了。

    几个女人很奇怪,云崖暖怎么会饿成这样,吃点生鱼也不至于如此啊,然后云崖暖就开始诉苦,说自己碰到了雕不雕兽不兽鱼不鱼还长角的四不像。

    忽略了自己被怪物追的很惨,倒是很得意的说自己弄瞎了丫的眼睛。男人都爱吹牛的。云崖暖还怕三个女人不信有这样的怪物,一个劲的要濑亚美作证。

    没想到三个女人都表示非常相信他说的话,可心甚至还仔细说了那东西的长相以及一些细节,那些细节连云崖暖都没有见到,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可心得意的笑道:“因为我近距离观察了一会,据我估计,这东西叫蛊雕,在山海经之中有记载,属于上古野兽,喜欢食人。”

    云崖暖咽了一口唾沫,心颤颤道:“你还敢近距离观察那东西?你不要命啦!”

    戴安娜耸了耸肩道:“我们都仔细看了,那东西可真臭,不过死的有什么可怕的?”

    “死的?”云崖暖一阵悲哀,你看看人家的运气,同样碰到怪物,自己遇到的生龙活虎,挨了几枪都不死,人家直接碰到一只死的。

    可心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是个死的,不过据我观察,应该是刚死不久,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身上没有伤口,但是脊椎骨全都断了!”

    云崖暖一阵冷寒,张着嘴巴半天才说了一句:“那东西的骨头比精钢还硬,竟然被打断了骨头?”

    可心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脊椎断了,不过不管骨头多硬,终究还是一节一节的,被弄断了也不奇怪。只是我们并没有碰到其他的怪物,真是无法理解,是什么东西杀了那么强壮的怪物。”

    这注定是个无头案,几个人也懒得理会,但是云崖暖很奇怪,她们是怎么撑着木排过来的,于是问道:“你们不是在水下洞穴潜水过来的吗?”

    他这样问很正常,按照他的理解,这里应该是按照八卦方位人孔挖掘的入水孔,都应该在水下才对,而且那水下洞穴的宽度,根本不够木排钻过来。

    “啊?原来洞穴在水下啊?”可心一惊一乍的问道。

    “啊!你们不知道啊?那你们怎么过来的?”云崖暖更加不理解了。

    戴安娜说道:“我们在激流下的水潭里面发现了怪物的尸体之后,就去寻找出口,但是发现那是个死胡同,根本没有出路,太阳能手电筒的电量也不剩下多少了,就在湖面游荡寻找出口,一边捕鱼果腹。

    找了两天,都没有找到,我们以为自己要死在里面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轰隆一声闷响,突然一侧的岩壁塌了方,露出了一个长达几十米的洞穴,水流顺着那个豁口流出去,外面竟然有亮光。

    我们就顺着那个豁口钻出来了,然后就来到了这里,看到这个湖面中心有东西,就准备过去看看,没想到就听到你的喊声了,你知道吗?听到你声音的那一刻,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或者是我们自己也早已经死了,而我们不知道,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云崖暖拥抱了戴安娜一下,为这三个女人的幸运开心不已,若不是岩石塌方,估计她们真的就困死在里面了。

    可心摸着下巴,这一般是她思考时候的习惯动作,基本表明福尔摩斯模式开启,果然,这小丫头摇了摇头说道:

    “岩壁确实出了一个豁口,不过我不认为是塌方,上面有很多切削的痕迹,我觉得是人为的,不过,我实在想不出,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么大的工程。”

    戴安娜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一定是塌方,要是刀削,不能有那样的闷响,而且那些切割痕迹,很可能是以前的施工,但是差一点点没有完成,结果天长日久,终于崩溃,塌方了,反而成全了我们!”

    这是比较客观的判断,不过五个人好不容易又重新聚到了一起,哪有心思研究这些事情,只要大家都活着就好。

    而且几个人现在面临着一个更大的问题,那就是怎么在这山葫芦里面逃出去,否则,还是躲不过一死的结局。

    看着这个空间,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出路只有一个,就是湖心的那棵参天树,攀上去直达顶端,就能在火山口逃出生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