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八十五章 老君台
    那地方叫老君台,位于老子故里鹿邑县城内东北隅,地方不大,全是古式大砖堆砌而成,古朴盎然,一直保存的很完好,即便是几千年来多灾多难的神州大地,频繁的战争,哪怕是最严重的日本侵华年间,这座老君台都完整的保存了下来。

    据说这不是巧合,而是必然。

    远的不说,只说最近的日本侵华年间,当地老人还记得很清楚,说是一九三八年六月一日,不知是否准确,侵华日军第四骑兵旅团藤田所部从安徽亳州方向进犯鹿邑县城。

    当年鹿邑小城全是低矮的平房,这座高高耸起的老君台被日军认为是一处军事据点,日军想先拔掉这个据点,于是用迫击炮向它一连发射了一十三颗炮弹,想靠着强大的火力把这里炸平。

    但诡异的是,日军只听见炮弹的出膛声,却没听到炮弹的爆炸声。这可吓坏了这帮鬼子,一发两发不爆炸就已经是奇迹了,这一连十几发,都是臭蛋,打死他们也不相信啊。

    为了验证是否是武器出了问题,这帮鬼子又丧心病狂的朝着平方居民区发射了一轮炮弹,结果炮炮皆响,这情景让鬼子非常不安,但是军令如山,这帮鬼子还是杀进城内。

    结果进去一看,县城里压根没有人,当地老百姓早就转移了。这帮鬼子胆战心惊的来到那座高耸的建筑前一看,才知道这是道教鼻祖太上老君的升仙台。

    鬼子一直学习中国文化,他们也信封道教,哪能不知道太上老君是何许人也,吓得全军跪拜谢罪。

    两年后百姓回城,老君台的道士自然也回来了,把那些没爆炸的炮弹全都保存了下来,这也是日军侵华的铁证。但是让人奇怪的是,这些炮弹要么被树夹住了,要么就是落在稀奇古怪的地方。

    但是一共只有十二枚,当时人们并不知道日军打了十三发,于是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直到解放之后,当年炮轰老君台的炮手梅川太郎再次回到鹿邑老君台拜神忏悔。

    这时候人们才知道,当年打了十三发炮弹,这个梅川太郎谢罪之后回国,没几天就黯然死去了,估计没被神仙原谅,亦或是原谅了,他才敢死去。

    没有找到的炮弹也就成了谜,直到2003年,老君台西南角突然塌了一个豁口,信徒维修时,发现了一枚生锈的炮弹,正是梅川太郎所说的第十三枚炮弹。

    炮弹当年打中了老君台,而且深入土里,但是硬是没爆炸,这也成了千古之谜了。

    纵观古今,凡是出女生之而出的人物,那都是大人物。

    云崖暖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这些人物和事迹,但是这和外星文明迁徙有什么关系?

    可心说道:“你想啊,所谓处女生殖,那就是没有啪啪就生孩子,这完全违背自然规律,所以我猜测,处女生殖要么是高级的外星文明干的,要么就是基因生产而成。”

    这当然听起来就是胡扯,可是大千世界,浩瀚无垠,只是一个地球人类都没有摸透,海洋的最深处,人类还没有到达,地壳的最深处也没有探测,这所谓的万物之灵,也只是所谓了。

    所以,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都不奇怪,只能说明人类的思维和智慧,还达不到能够了解明白的地步。

    地下的温度越来越高,即便这地下都是水玉的材质,几个人还有烛九阴第三只眼的寒光,但是依旧汗流浃背。

    已经有暗红色的光芒浅浅隐现,可心猜测那下面可能是岩浆。

    在台阶下方的空间内,传来了仿佛竹子燃烧的噼啪声,最原始的爆竹就是利用竹子的这种燃烧声响慢慢演变成现在的鞭炮。

    “岩浆里都有这种声音吗?”戴安娜惴惴的问道。

    可心这个号称无所不知的人,终于认怂了,摇了摇头说道:“从来没见过岩浆,不知道啊!”

    “会不会又有怪物啊!”濑亚美被那只蛊雕造成了心理阴影,现在听到古怪的动静就害怕。

    云崖暖在她脑袋上用手指弹了一个脑瓜崩,笑道:“哪有生物能在这么炎热干燥的环境下生存?放心啦,应该是烧裂的石头发出响声。”

    濑亚美还是很害怕的样子,缩着肩膀靠在云崖暖后背上。

    可心也不相信云崖暖的话,小声道:“这个海岛古怪得很,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云崖暖摇了摇头道:“再古怪,也得符合自然规律,在这里面怎么生存?安啦,绝对没有生物,要是有活物,我就把它吃了!”

    说完,晃着膀子,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向着深处走去。

    他这样子完全是为了给几个女生壮胆,而且他也相信这里不会有什么生物,吃什么喝什么啊!

    但是,这一嘚瑟,动作有点大,直接撞到了左侧的干尸堆。这些干尸千万年了,早就腐朽不堪,这一碰,哗啦一声,瘫了一大堆,一股灰尘抱团冒了出来,呛得几个人一个劲的咳嗽。

    尤其是一想到这些灰尘是干尸身上的,不由得又是一阵恶心,幸好肚子里都没什么食物,也只能干呕几下了事。

    云崖暖也被这塌方的尸体堆吓了一跳,拍了拍胸脯,咒骂道:“死了还要作怪,一把火烧了你们!”

    所谓鬼也怕恶人,云崖暖立马向着群尸表明自己是大恶人的立场,让它们别作怪臭美,但是也表明这丫的害怕了。

    云崖暖放完了狠话,正准备继续前进,突然听到了沙沙沙的轻响,就来自于这些尸体堆里面,刚开始只是寥寥几个声音。

    但是,后来就变成了很密集无处不在的存在。

    很快,一个暗红色的小东西在旁边自己撞倒的尸体堆里钻了出来,是一个拇指大的小甲虫,一排密密麻麻的爪子,轻易的抓开了干尸的肚皮,然后在里面冒出头来。

    小眼珠子不大,但是瓦亮瓦亮的。好像弯嘴钳子的嘴巴一动,还有指甲刮玻璃的刺耳声。这小家伙钻出干尸的肚皮,身上似乎还有一些类似蚕蛹的薄膜没有干净。

    只见它把后背的甲壳两侧一分,抖了抖身体,把那些薄膜抖干净,然后一双藏在甲壳里的翅膀呼啦啦一阵震颤,竟然飞了起来,直奔云崖暖的面门就冲了过来。

    云崖暖反应很快,但是没来得及拔刀,只好用刀鞘迎了上去。

    啪的一声脆响,那个暗红的的甲虫被打出了老远,但是却没有云崖暖预测的打成烂泥的结果。要知道,自己看似随意的一拍,可是含着形意拳的劈劲,就是一只老鼠,这一下也肯定便便乎乎的了。

    但是这个甲虫却像乒乓球似的,被打飞了出去,看似毫发无伤,竟然又振翅飞了过来。

    云崖暖这次忙抽出军刀,迎着大力劈了下去,擦的一声过后,甲虫从中间一分为二,死在地上颤抖着,冒出一股股脓血一般的液体。

    云崖暖还刀入鞘,心里深深地震撼,这把刀很锋利,但是自己却感受到了这甲虫的坚硬,可是当他看到刀鞘的时候,却直接吓出一身冷汗,再听着周围层出不穷的沙沙声,差点吓得离了魂魄。

    急忙大喊一声:“快跑,快跑!这玩意吃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