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八十九章 天梯
    云崖暖头皮发麻,吓得脸色都变了,正要喊后面几个女生快点跑路,但是很奇怪的是,那些此起彼伏的声音突然消失了,一切都恢复了之前的安静。

    就连那只刚刚跑出来的蚩虫,也调转屁股,摇晃着脑袋,钻进了另外一具比较完整的干尸里,消失不见了。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似乎知道,这些甲虫不会伤害他们。除了玛雅,她现在才是几个人里面心理压力最大的一位。

    刚才正是她释放了某种思维,制止了这些甲虫的骚动,那么事实证明,她确实可以控制这些甲虫的行为,但是这一切源自于什么呢?

    她有心说给云崖暖听,她觉得这件事情,只能与自己的男人说,其他人都不可以,包括她的小姨,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很害怕,害怕自己是个怪物,害怕自己是否得了幻想症,她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但是,现在大家都在寻找可以活下去的出口,彼此形影不离,他显然没有办法独自讲给云崖暖听,只好把这种压力放在心里,所以她很难受,就像一个很八卦的人知道了某个秘密,却不能说出去。

    干尸群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岩石的壁画,他们知道,这是距离地面不远了,很快他们就要来到大树的空间之内。

    可是当他们真正来到空心的大树内部之后,依旧被自己看到的一切震撼了。

    笔直向上的巨大空间,这些看似玉质的树皮内部光滑可鉴,没有任何可以攀登的东西,只有一条条黑乎乎的金属锁链在百米高空垂落下来。

    这些锁链纵横交织,形成了一个立体的旋梯。

    只是往上看,已经叫人眩晕,很难想象,自己站在上面的感觉。

    这些锁链的材质无法判断,千万年过去了,竟然没有一丝锈迹,没有任何岁月的痕迹。云崖暖用手使劲的拉扯了几下,确认这些锁链很结实。

    “看来咱们要爬着这些锁链上去了!”云崖暖咽了一口唾沫说道。

    “我有恐高症,怎么办?我现在就腿软!”可心带着哭腔叫道。

    “没事的可心,这些锁链彼此交织,很结实,而且爬累了,在交织的地方可以休息,你不要往下看就没事!”濑亚美紧了紧腰带说道。

    “我做不到,我害怕!”可心真的被吓哭了,还没开始爬就已经快吓破胆了。

    不爬上去是不可能的,这是几个人唯一的生路,别说是悬梯,就是一条绳子,都得冒险爬上去,但是把可心自己留下,几个人恐怕也做不到。

    云崖暖在背包里拿出在降落伞上拆下来的绳子,把两股缠绕在一起,做成了粗绳,然后他让可心来到自己的身后,把她背起来。

    让戴安娜用绳子把两个人绑在一起,绳子够长,为了避免出现意外,直接来了一个五花大绑,就算可心手软脚软,也没法掉下来。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他做不到丢下可心在这里自生自灭,而且,他也相信自己的体力,爬这百多米应该没什么问题。

    身上背着人,每一秒都在耗费体力,云崖暖不想耽搁时间,要其他三人注意安全,这里的锁链如同渔网,只要小心一些,不会出现什么危险。

    他当先攀上了一条锁链,两腿蹬上横着的锁链,开始攀爬。这些锁链在地上没有固定点,所以上来以后很晃悠,有一种找不到重心的感觉。

    不过他很快就适应了这种感觉,借着这股摇晃的力道,开始快速向上攀登,可心紧紧闭上双眼,双腿使劲的夹着云崖暖的腰身,把脸深深埋在他的肩窝里面。

    即便如此,云崖暖还能感受到小丫头身上的颤栗。

    戴安娜三人收拾了一下,也紧跟着开始攀登,玛雅年纪最小,但是戴安娜却似乎并不担心,她知道这小丫头的胆子大得很,十几米高的椰子树更是经常爬。

    五个人就像是巨大网上的蜘蛛,缓缓的向上移动着身躯,很快云崖暖就来到了参天树上的第一个枝丫处。

    这里的树皮上有一个可以容人钻过去的小孔,也正是这些小孔,让参天树内的光线还比较清晰。

    顺着圆孔望出去,只见树枝上挂着一个骷髅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风,让它慢悠悠的摇晃着,发出清脆的铃声。

    这铃铛就藏在骷髅的脑袋里面,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出来的,声音的余韵可以持续很长时间,听起来连绵不绝,犹如吹眠曲。

    “不要仔细听这些铃声,小心被催眠,感觉不对,就赶紧咬一下舌尖,听到没?”

    云崖暖对着下面大声喊道。

    “知道了!”下面三个女生齐声喊道。

    可心本来一直闭着眼睛,他的恐高症很严重,但是,越是有恐高症的人,越是禁不住自己往下看,她听到云崖暖说话,情不自禁的睁开了眼睛,不由自主的往下看了一眼。

    只是一眼,云崖暖就感觉腰上一阵温热,紧接着,就感觉道可心的身体变得软趴趴的,想来是吓晕过去了,同时也吓尿了!

    他感觉腰上的湿漉漉,那股热流一直延伸到自己的裤子下面,心里哭笑不得,小声骂到:“尿的还真不少,早知道就该让你撒了尿再上来,失误失误!”

    这些话,是不敢说给清醒的可心说的,那会让她很尴尬,此刻这样自言自语,也是为了让自己放松身体。

    活人好背,死人千斤。

    这人清醒的时候,自己知道抱住,比较稳固,所以重心很容易找,可是一旦晕过去,或者是死尸,那就不同了。

    云崖暖已经感觉到绳子勒得皮肤的压力在增加,不过好在绑的好几道,所以受力还是可以接受的,于是不再理会那些释放着邪音的骷髅铃,继续开始奋战。

    濑亚美也来到了树杈的位置,那些骷髅铃的声音从圆孔钻了进来,传入耳朵,他不由自主的停下身来,听着那韵长的声音,似乎带着某种旋律,很好听,听的人身体轻飘飘的,仿佛随时可能睡着。

    她想到云崖暖的话,不由得直接使劲咬了一下舌头,这也是一个对自己够狠的女人,一下子用犬牙钻透了舌尖,流出了汩汩鲜血,人也瞬间清醒了过来。

    戴安娜不比戴安娜好到哪去,情急之下用鼻子撞锁链,那酸麻痛的感觉,更让人欲罢不能,五官之中,一官受创,五官皆失灵,这下可好,想听铃声都听不到了。

    只有玛雅,她仔细的听了一会这些铃声,甚至用嘴哼出了那些旋律,但是奇怪的是,这些声音似乎对她没有任何催眠的效果,而她,则在这些旋律之中感觉到了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