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零三章 瘴母
    看得出来,被淋的每个人都是一脸痛哭恶心状,包括云崖暖,这感觉真的很不爽,几个人没有呕吐出来,已经是精神很强韧了。

    这时候,濑亚美指着自己的小肚子,同时做了一个很难受的表情,几个人知道,她也想要尿尿,应该蛮急的。

    可心这个铁血教官却使劲的摇了摇头,手掌放在自己丹田处,往上一提,那意思很明显:给我憋着!

    这简直有点惨无人道了,所谓人有三急,皇上都管不得,不过这时候是非常时期,谁也不知道这些雾气什么时候散尽,到时候这些尿液都是救命的大药。

    同时可心指了指自己的肚子,也做难受状,那时告诉濑亚美,她也很想要排泄,自己也憋着呢。再这样的时候,每个人都很忐忑,但是看到两个女人的哑语,其余三个人还是忍不住失笑。

    可心和濑亚美也想笑,但是她们俩一笑就手捂着肚子,看来快憋满了,一抻就痛。

    事实也证明,可心的做法是对的,这些七色毒雾根本没有散去的意思,沉甸甸黏糊糊的蔓延在周围,若不是柴火准备的够多,恐怕只是靠着水布防毒,几个人是抗不过去的。

    这也是云崖暖受了上次寒夜侵袭得出的经验,那就是一定要准备自己觉得够了的三倍,那就万无一失,贝尔的这个经验救了五个人。

    蒙面的衣物干了两次,第一次是濑亚美和可心一起为大家服务,两个丫头实在憋不住了,只好浪费一些。

    濑亚美还好,这个女人在对着几个人的脸洒水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尴尬的表情,很无所谓的样子,甚至隐隐还有些快意,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个女人有被虐待和虐待狂的倾向。

    可心就不行了,这个丫头虽然知道必须这样做,但是依旧一脸的害羞,尤其是对着云崖暖的脸洒水的时候,那模样简直差点叫云崖暖笑出声来。

    眼看着小丫头小腹上下起伏,断断续续的洒水,还闭着眼睛不敢看身下的男人,云崖暖只好调整自己脸部的位置,避免被淋到耳朵里。

    这样折腾了不知道多久,天应该早就亮了,只是雾气太重,所以依旧昏暗,待到七色毒瘴渐渐散去之后,几个人依旧不敢拿下来浸着尿的衣服,嘟着嘴向帐篷外望去。

    太阳已经接近天心,证明已经快要到中午了,太阳的离火阳气,终于将这些污秽阴气吹散,还来了朗朗乾坤。

    木柴还剩下一小堆,烟叶和薄荷叶早烧个干净了,几个人心有余悸,都知道昨晚一定非常凶险,否则可心这个有着一点洁癖的家伙,无论如何也不会接受别人的尿液沾到嘴边。

    可心看了看太阳,又在周围的树叶上仔细看了几眼,这才把浸着尿液的衬衣在嘴上拿了下来,然后扶着树干开始呕吐。

    她这一吐可好,另外三个女人也跟着拿下来湿布,甚至来不及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就开始大声呕吐起来。

    云崖暖也反胃恶心,不过他毕竟还是忍得住,究其原因,他曾经在极度干渴的情况下,喝过自己的尿液,其实人在一些极端的状态下,可以做出很多惊人的举动。

    喝自己的尿,亦或是喝别人的尿,都没什么好奇怪的,况且这次并没有喝,只是用来过滤呼吸。不过他能理解几个女孩子现在的痛苦。

    因为他自己第一次喝自己尿液的时候,也吐了出来,而且吐得很厉害,几乎虚脱。那是被特训的教官逼着喝的,自己那个时候并不口渴,但是教官坚持让他们尝一尝自己尿液的味道。

    那个没有人性的家伙甚至还说:“没有让你们交换着喝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

    可心一边吐着一边说道:“快..还要多..呃..弄些..烟草叶子来...”

    几个人虽然刚刚躲过了毒瘴,但是依旧会有一些瘴气入体,所以需要一些烟叶含在嘴里,以便于彻底清除体内的余毒。

    可是这丫头还没说完,就在树边上软软的坐在地上,脸色变得很白,身上有些发抖,嘴里不知道是和别人说话还是对自己说的:

    “完了,毒瘴发作了!”

    说完,就倒在树边泥泞的土地上喘着粗气,身上不住的颤抖着,双臂抱着肩,好像很冷的样子,偏偏却有豆大的汗珠子不住地在她额头冒出来,沿着脸颊滴落。

    她刚躺下,濑亚美随后也软倒在地,然后是戴安娜,云崖暖也发现自己很冷,身上冷得发颤,用东北话就是在打摆子。

    在东北,冬天最冷可以达到零下二三十度,人在外面回到屋子里,在极冷的环境突然道温暖的屋子里,就会打摆子,那是身体的生理反应。

    颤抖时,身上的肌肉会松紧放松,彼此摩擦,产生热量,以便攻出体内宿留的寒气,此时此刻的感觉,就和那时候一模一样。

    豆大的汗珠子在他脸上滑落下来,那些汗细看之下,竟似有些乌黄色,人只有极度虚弱的时候,才会流黄汗。

    中医讲土黄色为脾胃之色,而脾胃为后天之本,流黄汗,那就是后天之气受损,身体极度虚弱的表象。

    好在云崖暖的身体在常年的内家拳锻炼下,体质远超常人,此刻竟然还没倒下,但是也是全身无力,最主要是那种从内到外的冷意,让他非常难受。

    要说最奇怪的事情,却是玛雅。

    这个小丫头竟然没有任何反应,脸色如常,没有中毒的迹象,但是却被几个人的样子吓到了,她一时之间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

    云崖暖现在没时间去纠结这个问题,有一个人没中毒,这是好事,他摆了摆手,把玛雅叫过来,然后和她一起合力,把三个女人架进了帐篷内。

    然后在篝火里填了一把火,让帐篷里尽量干燥暖和一些,他自己也在火堆边烤了一会,稍感暖和,但是一起身离开篝火,立刻又是冷的打颤。

    濑亚美瘫软在帐篷里,任凭脖子软软的斜躺着,似乎连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喃喃问道:“我们做了这么多准备,怎么还会中毒?这太可怕了!”

    没料到可心却回答道:“没有那些准备,我们早就死了,中毒在预料之中,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且毒性这么强!”

    难怪可心见毒瘴消散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大家找烟叶,原来她早就知道,几个人肯定是中了毒的,只是不知道到底多严重,想要防患于未然。

    云崖暖在火堆边上打着摆子,颤声问道:“这到底是什么毒瘴?怎么会这么厉害?一般的瘴气,有这篝火和烟叶就足够了,怎么我们还会中毒?”

    可心的样子很无奈,她叹了一口气,声音很虚弱的说道:“这是瘴母,天底下最毒的瘴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