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零四章 散淤血通阴阳
    唐代刘恂《岭表录异》卷上:“岭表或见物自空而下,始如弹丸,渐如车轮,遂四散。人中之即病,谓之瘴母。”陈旅《送杨田甫巡检之官潮阳》诗:“蜑丁浦口迎官舰,瘴母云头避使旌。”

    所有瘴气之中,以瘴母最凶,沾之既病,若是毫无防范,数息之间,就可要人性命。

    现代科学表明,这些瘴气多为动物和植物腐败之后产生的毒气,含有大量有毒细菌,有一些细菌可寄生于人体内,进化为寄生虫类,非常难缠。

    几个人现在的样子,是明显的瘴气中毒症状,云崖暖直到凉茶王老吉是预防和治疗瘴气的古方子,但是现在去哪里弄得到,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可心小百科在哪里发呆,脸色冷的发青,嘴唇上下抖动着,也不知道是喃喃自语还是冷的,云崖暖着急道:“可心,你倒是想想办法啊!这样下去,咱们四个科就挂了!咱们挂了,玛雅还能不挂!”

    玛雅急忙点头称是,记得在地上绕着火堆转圈圈,抓耳挠腮的样子,很是喜人,但是可惜,四个人实在笑不出来。

    “别吵吵,我在脑子里过滤关于瘴气的方子呢!”可心有气无力的说道:““烟草,昧三气温,性微热,用以治表,逐一切阴邪寒毒,山岚瘴气风湿,邪闭腠理,筋骨疼痛,诚顷刻取效之神剂;用以治里,善壮胃气。进饮食,祛寒滞阴浊,消膨二宿食,止呕吐霍乱,除积诸虫,解郁结,止疼痛,金丝烟者.强气胜为优。”

    不得不说,这小丫头记忆力真的很好,她刚才就是在喃喃自语,过滤脑子里关于瘴气的所有东西,所有她曾经在书本里读过的关于瘴气的一切。

    最后她说出这几句话,可能是她能够想到的最好弄的法子了,问题归根结底需要烟草来解决,寻烟叶熏干,外吸内含,驱除刚刚入体的瘴毒。

    云崖暖还能勉强行动,这件事情只能他和玛雅来处理了,于是俩人把帐篷掩好,在篝火里加了一些柴,然后朝着雨林里面走去。

    可心在他临走的时候,叮嘱他在弄几根竹子回来,越细越好。云崖暖不知所以,但是还是答应了下来。

    大雨过后泥泞的世界,走不多远,就两脚红泥,很是沉重。云崖暖把脚上的泥在树干上搓掉,继续寻找低矮的植被,只有在那样的环境下,才有可能找到烟叶。

    上天垂怜,俩人很快找到了烟草叶生长的地方,尽可能的摘了不少,也不管老嫩,甚至连根拔掉,这一片区域很安静,没有任何鸟兽的踪迹。

    想来这一片地域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这瘴母的存在,云崖暖有些自责,当初可心发现这些情况的时候,他就应该反应得到,这里绝不是善地。

    竹子很好找,一走一过就是竹林,折了两根细枝返回,云崖暖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只好把熏烟叶的工作交给玛雅了。

    然后自己盘膝坐在帐篷里面打坐调息。气功调息可以加速体内血液循环,甚至可以活跃微循环的速度,加速新陈代谢,他期望用这种方式,把体内的毒瘴排出体外。

    周天运转,河车搬运。

    几个小周天下来,身体寒意略减,这让云崖暖喜出望外,急忙再次闭目调息,瘴气如表,以气排气,自然神效。

    但是另外三个女孩子可就不成了,她们原本寒冷打颤,但是在经过这一段时间之后,一个个开始脸色绯红,好似醉酒,身体竟然开始发热,以手触碰,烫的吓人。

    可心已经有些意识模糊了,嘴里喃喃说着:“好毒的瘴母,这么快就到了发热期了,烟叶快点烤好,这个时候在不解表,病根怕是要坐住了!”

    她的声音已经因为高热而变得沙哑,结膜充血导致双眼血红,濑亚美双手捂头,显然是头痛的厉害,身体有轻微的抽出,如同癫痫。

    戴安娜还好一些,她的体质本就不错,这个时候只是面色有些发红,但是还是很镇静,静静的躺着,学云崖暖深呼吸,保持身体松弛。

    身体肌肉放松,才能血液循环通畅,那些所谓健身者,以蛮力负重,亦或是数里长跑,实在是与健康背道而驰。

    其实对人体最有益的运动只有一种,那就是不用力的动,越不用力,身体越松,血液循环加速,新陈代谢顺畅,筋骨不被顿震受损,自然体健身康,延年益寿。

    烟叶熏得已经发黄,但是还没有完全干,软趴趴的,玛雅又不敢放进明火太近,那样会碳化变黑,便没了药性,这本是急不得的事情。

    可心喊了一声正在打坐调息的云崖暖,让他把细竹子削成细真,云崖暖经过半天的调息,身体不适之感已经消失了小半,此刻有了一些力气,急忙按照可心所说,把细竹子削成了很细的针状。

    然后可心指着抱头抽出的濑亚美说道:“用针刺她上下唇,放出淤血,按揉人中穴,通任督阴阳。”

    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在书上看到的,这是壮族救治瘴毒的办法,我没试过,后果我不负责!”

    这是死马权当活马医的态度,小丫头自己也很难受,但是很显然濑亚美更严重一些,所以让他先拿濑亚美试手。

    银针刺穴这手段云崖暖倒是学过几天,中国是医武一家,不管学那样,总会接触另外一样,他用竹针刺破濑亚美的上唇。

    那嘴唇已经有些红的发紫,刺破很深,却只有一点点血渍流出,这样的刺痛,濑亚美竟然是毫无所觉,依旧捂着头呻吟。

    淤血不除,就无法连任督,通阴阳。云崖暖见到如此,忙用嘴巴吸住濑亚美的上唇,使劲的允吸,将那些淤血顺着针孔吸出来。

    那些淤血已经有些黑褐色,入嘴咸腥异常,云崖暖急忙吐出口外,用椰汁漱口,再次吸过去,如此三四次,那再吸出来的血液已经是鲜红,这才如法炮制,刺破下唇。

    淤血排除,云崖暖用拇指按揉她的人中穴,这里是任督二脉的交界处,所谓人中,就是人之中心,很多人看武侠小说,都以为丹田是人之中心,这是错误的,丹田是人之重心,消吞百疾之所,人中才是人体真正的中心点。

    若是无法理解的人,可以四肢着地,脸向前看,便知道这人中的意思为何了!

    淤血散,阴阳通,中医早有放血疗法,这技术直到现代的西方才发现,不得不说中华民族的文化,绝非我们想像的那么简单。

    濑亚美疼痛减轻,身体也不再抽搐,松软了下来,软软的躺在烛九阴的皮上,似乎睡着了。

    眼见方法可行,可心急忙指了指自己的嘴唇,弱弱的说道:“你轻点,我怕疼,小小的扎一下就好了,我不怪你亲我嘴唇就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