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一十章 奇怪的声音
    其实她们俩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戴安娜他们并不远,听到了惊呼声,云崖暖第一时间赶了过来,紧接着戴安娜也来到近前。

    两个人看着满腿都是细小红色血点的两条美腿,差点有想吐的感觉。

    蚂蚁已经跑了个精光,濑亚美下身腿上全是小伤口,实在没法穿裤子,云崖暖只好把外套脱掉,盖在了濑亚美的腿上,把她抱了起来,朝着帐篷走过去。

    仅仅是衣服覆盖的摩擦和云崖暖抱起她造成的皮肤拉动,就让濑亚美疼的叫出声来,但是这凄惨的叫声里,总是似乎带着某种兴奋。

    濑亚美的确是痛并快乐着,她被虐待和虐待倾向越来越严重,此时的痛楚让她觉得很兴奋,越疼这种兴奋就越强烈。

    于是云崖暖以为她又吓尿了。

    玛雅和戴安娜跟在后面,诉说当时的情况,云崖暖心里也说这濑亚美是有够倒霉的,一般这些普通山蚁是不会特意去攻击人类的,当然了,你要是踩到人家蚁后的窝那就不一定了。

    但是他没有心思去考究这件事情,濑亚美的伤口必须马上处理,雨林里的菌群非常活跃,一旦伤口感染,那是会要命的。

    但是玛雅跟在后面,心里却有些疑惑,就在她准备拍打那些蚂蚁的时候,她似乎感受到了某种情绪,那种情绪应该是来自于那些成群的蚂蚁。

    也正是那种情绪,让玛雅没有真的拍下去,不知道为何,她竟然不忍心去伤害那些正在咬人的小动物,她能感觉到它们的善意。

    这种感觉,她曾在那些被她抢蜂蜜的蜜蜂身上感受到过,她此时不禁怀疑,自己是否也能像和蜜蜂一样,与这些蚂蚁和平相处。

    她的心里既期盼又恐惧这种事情,期盼是因为,这终究是对几个人在丛林里活下来有帮助的能力,害怕,是因为可心的猜测。

    她不想变成一个复刻体,她不想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她希望自己永远是玛雅。然而,当命运赋予一个人使命的时候,有谁能够反抗的了呢?

    濑亚美被云崖暖放在帐篷里柔软的烛九阴皮上,她全身已经被冷汗湿透,这样的潮湿是很容易让人生病的,她已经满腿的伤痕,需要很强的免疫力来复原伤口,这个时候决不能生病。

    云崖暖对着可心说道:“把火烧的旺一些,把濑亚美的衣服都脱掉,汗水会加速感染,也会让人生病。”

    然后让戴安娜和玛雅去寻找一些食物,自己则带着军刀去雨林里寻找可以治疗外伤的草药。

    在大自然里,会西医只能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是中医就不一样了,尤其是原始森林里,草药的药性都很强,简直是中医的圣地。

    草药种类很多,雨林之中更是数不胜数,当然毒药也同样的多,云崖暖采摘草药的同时,也采了几株剧毒的草药。

    因为这里有竹子,自己完全可以做一张复合弓,用竹子做箭,竹子的脉络很容易吸收这些毒草的药性,射杀一些大型动物,也就不是为难的事情了。

    毒箭不需要准头,不需要贯穿力,只需要擦破敌人身上的一点皮肤,就可以使其中毒,这是对付大型动物的最好办法。

    云崖暖回到帐篷处,听着里面濑亚美的呻吟声,心下非常焦急,忙找了一块扁平的青石,放进炭火里烘烧,然后把采到的田七根茎放到青石平面上赔干。

    这些蚂蚁撕咬的伤口不大,但是疼痛感却很强烈,这全是因为它们嘴里分泌的蚁酸,偏偏他们现在没有清水能够清洗伤口,这些酸性会不断的侵蚀她的神经,痛不欲生。

    为了减轻濑亚美的痛楚,云崖暖把几片某花的根茎快速烘干,然后卷成烟卷,让她吸了几口,这植物叶里面含有少量类似吗啡的物质,可以很快的麻醉中枢神经,减轻疼痛。

    果然,没过几分钟,濑亚美就停止了呻吟,安静的躺在烛九阴皮上,似乎睡了过去。戴安娜和玛雅回来的时候,田七也已经赔干了。

    云崖暖用石头把这些干燥的田七砸成细粉,用玛雅带回来的椰子汁混合成糊状,然后遍涂濑亚美的双腿。

    上身盖着云崖暖的外套,下半身万全露在空气里,这是为了加速空气流通,避免伤口感染。

    云崖暖小心的涂抹,生怕动作太大,把濑亚美痛醒,这个时候,好好睡一觉,对她的伤势是很有帮助的。

    她被咬的很惨,小腿上几乎是一个挨着一个,大腿上还好些,那里也有稀稀落落的几个小红点,幸好这个女人是红中白板,涂抹草药方便许多,要不然云崖暖还要用刀给她剃毛发。

    田七在本草纲目里被称为金不换,内服外敷都可以,尤其以跌打损伤见长,固本培元,止血生肌。只要濑亚美不伤口感染,那么有个一两天,这些伤口就会结痂痊愈,连疤痕都不会留下。

    可心有些自责,一个劲的检讨,不该让她们两个经验最少的人去找食物,应该自己去的,云崖暖则安慰她:“我们每个人都要为这个团队负责,这次只是意外,你没有任何错,别怪自己了!”

    云崖暖还需要去砍伐四方竹子扎竹筏,草草的吃了一些水果,补充了体能,提着刀又去四方竹林那面,他没让戴安娜跟着,而是让她们在这附近尽量的寻找食物。

    可心照顾受伤的濑亚美,尽量多寻找能燃烧的木柴,分工完毕,这才提着刀大步远去。

    拾柴就是在附近溜达,可心不敢走远,万一濑亚美醒了,喊她,她必须要能够听到才行,但是森林这一面的柴火已经捡的差不多了,于是她来到了白色沙滩这一面寻找。

    这面的植被很少,但是也有些干柴,因为植物稀疏,所以她不必担心会有毒虫,况且,这附近范围内,很难看到生物,或许也只有蚂蚁蟑螂一类的生物,才不惧怕瘴母的存在吧。

    银色的沙滩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可心清楚的记得那些金色的瘴母就是在这银白色的沙滩上产生出来的。

    当时是在暴雨之后,她有些担心,会不会每次大雨之后,这里都会产生这种毒雾,那么他们真的要尽快换一个地方安营制造竹筏。

    但是身边没有人,都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所以可心准备回去,告诉濑亚美一声,自己要去提醒云崖暖这个问题。

    于是她拿着几根干柴扔到柴火堆上,然后向着帐篷走过去,刚到帐篷附近,她就听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声音。

    好像是嘴巴被蒙上,压抑着声波的传递,所发出来的让人听着身上痒痒的声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