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月上中天
    五个人离开断裂的死神人俑,沿着树冠交叉而成的绿荫深处而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活人人俑的影响,这一刻,竹筏上一片安静,谁都没有说话。似乎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不安,开始笼罩在这片雨林之上。

    这种忐忑和不安,让人不想或者是不敢发出声音,各自调整着心情,驱散这种恐惧,但是看得出来,自从见过了那活人俑之后,云崖暖掌控竹筏始终小心翼翼。

    一直以来随着他们的深入,却并没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过,一路无事,甚至连其他的人类文明痕迹都没有见到过,这活人俑无意改变了这一切。

    只是两岸的植被树木越来越密集,就像是人的头发,密不透风,盘根错节,密不透风。经常会有一些树木因为各种原因斜倒在河面上,成为了几个人的障碍。

    不过云崖暖倒是对这些树木很有好感,因为它们大部分是枯死的树木,可以做柴火,戴安娜的草篓时不时的会兜上来一两条或大或小的鱼儿,改善生活。

    如此这般下去,他们甚至可以十天半个月上一次岸就可以了,安全系数提高很多。不过随着两岸树木高矮不一,新的危机也出现了,有些毒蛇会挂在那些歪斜的矮树上。

    甚至有一次,他们在经过一个矮树下的时候,一条三米来长的蟒蛇突然垂下了脑袋,幸好云崖暖刀不离手,直接一下子削掉了它的脑袋。

    从那以后,他们行船更加小心翼翼,时刻注意着前上方的动静,避免被突如其来的蛇虫伤害到生命安全。

    戴安娜有几次想要到河里去捉鱼,她在斐济部落早就练就了这种赤手抓鱼的本事,不过云崖暖宁可肯干水果,也不让她下去水里。

    热带的水流是全世界最危险的水域,不仅仅有着长着锋利牙齿的鱼类,还有许多肉眼很难发现的寄生虫,像是吸血虫和鄂口线虫都是非常常见的。更有着动植物在水里腐烂后生成的无孔不入的有害细菌。

    所以,云崖暖禁止任何人在非必要的情况下,不许接触这里的生水,就是为了避免可能存在的感染,这样的做法,也确实保证了几个人的身体健康。

    几个人成天在好像绿色的笼子里穿行,同样的颜色,相似的风景,差点让几个人得了绿盲症,而在这几天,他们也明白了丛林的真正含义。

    在海岛的外围,那气候宜人如春,峰高树大的地方,简直就是小儿科,这里才是真正的丛林。他们很庆幸自己弄了竹筏代步。

    否则再这样浓密的丛林里,一天恐怕都前进不了几百米,体力将完全耗损在披荆斩棘上面。

    离开活人俑后,几个人就这样一直闷头往前,直到头顶的绿走廊变成了黑色,夜幕降临。几个人一直都没怎么说话。

    这种安静是很不利的,会带给人消极的情绪,可是,再这样忐忑的心情下,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开场白。

    云崖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很压抑,他也害怕,但是在这个时候,他有责任把几个女人再这样的情绪里面拉出来。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借着烛九阴的光芒撑着船,速度很慢,就怕撞到歪斜的矮树,然后扯开破锣嗓子唱道:

    “向前进,向前进,我们的责任重,我们的冤仇深,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今有娘子军端枪为人民......”

    嗓子虽然是破锣嗓子,但是还真不跑调,尤其是当过军人的云崖暖,自有一股气势,唱起这歌来还真有点意思。

    不过这歌词再搭上云崖暖唱歌时候脖子青筋暴露的表情,场面就尴尬了。

    四个女生笑的前仰后合,可心更是笑的肚子疼,一个劲的用手捂着肚子,求云崖暖不要唱了,人家唱歌要钱,他唱歌要命啊!

    这也是云崖暖想到,当时刚到部队的时候,新兵蛋子都想家,情绪低落,士气不振,当时班长用的办法就是唱歌。

    集体张开大嘴唱,会不会都得喊出来,念词都行。当这些声音又开始由散乱慢慢变成整齐,交融在一起的时候,似乎每个士兵的灵魂都产生了共振。

    彼此拥有着彼此的灵魂,彼此都是彼此的生命,彼此都是彼此的依靠,彼此都是彼此的兄弟。

    每当这个时候,那些消极的情绪就会灰飞烟灭,取而代之的是汹涌澎湃的气血和英勇无畏的精神,班长说:这样的感觉,就是冲锋陷阵的感觉,没有恐惧,只有可以随时抛洒的热血。

    同样的方法,也把四个女人包括自己在内的消极情绪消散驱离,虽然是笑场,但是结果还是很喜人的。

    让云崖暖没想到的是,就因为这首歌,四个女人以后对他的称呼整齐一致,那就是政委,全称无名海岛探险队娘子军小分队云崖暖云政委。

    这一起头可了不得了,四个女人简直就是四个麦霸,都要唱歌给大家听,想来都认为自己唱的不错。

    最后按顺序排位,年纪最小的先唱,小玛雅清了清嗓子,站在竹排的中间,很有点明星的味道,就这卖相,真到了现实社会之中,肯定能红。

    玛雅的嗓音很清澈,清澈到没有一丝杂质,那纯净的声音毫无阻隔的钻进每个人的心里,变成每个人的心灵震撼。

    这种干净,似乎只有在寺庙之中亦或是教堂里,才有机会感受的到。云崖暖甚至忘记了划船,就这样任竹筏荡漾在水中。

    不知道何时,就在这歌声里,竹筏飘荡出了似乎无尽的绿荫,露出了夜幕的天空,一轮巨大的满月徐徐挂上中天,大如圆盘,皓洁如玉。

    玛雅原本唱着一首斐济部落祭祀的古老歌谣,她望着天上的满月,皮肤似乎在这一刻镀上了银霜,散发出白色的光芒。

    没有过度,然而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毫无违和感,她的歌曲调变了,歌词也变成了几个人从没有听过,也无法明白的语言。

    她乘着月光翩翩起舞,或跃或伏,时旋时弯,双脚只有两只脚拇指支撑着整个身体,她就像是一阵风,融入到了这片世界里。

    那样的轻盈,那样的自然,古老的腔调,不属于人间的舞姿交融在一起,天地似乎在这一瞬间变了模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