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狂雨夜袭
    世界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似乎时间也静止了一般,就连那古老的语言,奇妙的腔调似乎也没有了声音,只有难以言表的情绪,无法形容的力量。

    这种力量虚无缥缈,无处寻踪,似乎是薄薄的一层,又像是排山倒海无尽无穷。

    四个人寂静了,面容似乎有些虔诚,目不转睛的看着仙女一般的玛雅,森林寂静了,即便是风也带不起一丝声音。

    毒虫野兽安静了,那一路上没断过的虫鸣鸟叫不见了踪影。

    然而,似乎并不是所有都喜欢这种语言这种歌声,乌云开始在天空凝聚,压得那样低,就好像伸手就可以触摸到那霉腐的棉花。

    有亮光在其中闪动,那是闪电在云里不安分的攒动,乌云压到了雨林的顶上,覆盖了天际的一切,除了月亮。

    那圆圆的满月依然那样皓洁,洁白带着凉意的光满就像是无数只手,把想要覆盖她的乌云驱散开来,留下了圆圆的一个洞。

    月光顺着乌云的窟窿照射下来,覆盖着这个不大的竹筏,集中在玛雅的身上,就像是舞台上的聚光灯,照射着唯一的主角。

    舞蹈在继续,歌声再继续,而这个时候,雨来了,风来了,似乎毫无预兆,磅礴的大雨直接压了下来,那万籁寂静的森林里,突然轰的一声震颤起来。

    乌啼猿鸣,野兽奔逃,整个雨林顿时热闹了起来,雨势异常的猛烈,就好像这天是一个装满水的巨大水盆,突然倾覆,万马奔腾的压了下来。

    然而,有一个地方却很安静,那就是如浮游一般脆弱的竹筏,那月光撑开的圆洞,始终跟随着竹筏飘行的方向,竹筏上没有云,自然就没有雨。

    玛雅依旧忘我,但是云崖暖却醒转了过来,在大雨倾盆而下,雨林之中第一声轰鸣开始的时候,他就清醒了过来。

    他被眼前看到的一幕震撼了,不得不说,这太过诡异了。周围近在咫尺是瓢泼大雨,而竹筏之上却是一片宁静,偶尔一两滴雨水打在脸上,也是被风吹斜了的雨滴。

    此时一道闪电裂开天际亮起,照亮了整个雨林。借着闪电往一侧望去,瓢泼的雨水汇聚在低洼处,形成了奔腾昏黄的河流,就像是无数条翻滚的巨龙。

    黑夜中雨林咆哮,到处是昏黄疾驰的河流,就好像整个雨林被分割的四分五裂,那无数滚动的水龙,让人觉得是大地在震颤。

    玛雅突然醒了过来,她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与此同时另外三女也清醒了过来,他们也被眼前的一切震撼了。

    “快进圆棚里!”

    云崖暖高喊一声,但是在这轰隆隆夹杂着雷雨奔流的世界里,那声音显得那样渺小,几个女人愣在那里,看着云崖暖嘴唇在动,但是却听不到任何语言。

    整个脑袋被轰鸣声占据,就好像是耳鸣一般。

    玛雅的舞蹈歌曲结束,那月光终于不再坚持,被乌云瞬间覆盖,大雨毫不留情的直接拍在几个人身上,只是一下,五个人从内到外湿个透。

    那雨水像鞭子一样,在大风中斜着拍击下来,打的人皮肤生痛,几个女人现在才反应过来,抱头鼠窜的猫着腰钻进竹筏的帐篷里,躲避这骇人的大雨。

    水位在上升,河面在扩大,原本小小的一条溪河转眼间就好像变成了一条大江,浪涛滚滚,两侧原本高高直直的树木,此刻大多只剩下树冠露出水面。

    禽鸟在树冠上振翅欲飞,但是转眼就被猛烈无情的大雨拍击下来,除了那些异常凶猛的禽类,那些小鸟,恐怕有无数要葬送在这次大雨之中。

    这个时候,云崖暖不敢去躲雨,这样汹涌的大水,随时可能有危险发生,一旦撞到水下的树木,竹筏倾覆,再这样的环境下,他们没准被卷到何处,生死难知。

    撑蒿已经没有意义,行进的方向,完全靠着那不大的风帆控制,大雨拍打的云崖暖有些睁不开眼睛,他只能不断的擦着脸上的雨水,咬牙站立在大雨中,为了生存拼命。

    一条七八米长的巨蟒在不远处的大水之中滚动,那巨浪卷着它细长的身体,横着向前冲去,它似乎发现了漂浮的竹筏,扭动着身体,想要靠近,但是那汹涌的河水却没有给它这个机会,转眼之间,就不见了踪影。

    天昏地暗,太阳能手电和烛九阴第三只眼的光芒集合在一起,也无法照射的太远,云崖暖必须时时刻刻保持着精神的绝对集中,避免惨剧发生。

    幸好水位在持续上升,竹筏本身吃水浅,它们撞到树木一类的可能性现在很小了,只是如此不辨方向的飘行,他们都不知道,雨停后自己身在何处,是否还在原本的河道上。

    当雨水退却,他们可能已经在雨林的深处,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嗖”的一声破空之声在云崖暖脑后响起,他下意识的一矮身,就感觉有东西在自己的脑袋上飞过去,还有轻微的振动翅膀的声音。

    借着仅有的这些光,他看到了飞到他斜前上方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只有两个巴掌大小的鸟类,他心下不仅有些惊讶。

    这么小的鸟,怎么可能在这样的大雨下飞行,这需要多大的力气,而且这只小鸟似乎并没有就此离去的意思,而是转了一个弯,朝着云崖暖再次冲了下来。

    云崖暖抽刀劈砍早就练到了肌肉记忆的程度,根本不需要大脑下达指令,刀已经出鞘,鸟已经变成两半,跌落在竹筏上。

    那变成两半的怪鸟是暗红色,劈开之后,流出墨绿色的粘稠液体,散发着浓厚的腥臭味,不知怎的,云崖暖觉得这味道很熟悉。

    转而突然醒悟,这是不久之前,他们在那个活人俑内部流出来的肉虫身上,闻到了这种味道,而这只鸟其实也不是鸟,而是一只暗红色的蝙蝠。

    但是,并没有时间让他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无数的破空之声在他们的周围响了起来,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蝙蝠正在追赶过来。

    云崖暖心中骇然,因为他感觉到:“它们是冲着我们来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