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这才是爷们2
    嘴里同时还叫嚷道:“婆罗门贵族的身体是你这样的贱民能够触碰的吗?”

    印度女人以丰满为美,这个女人无疑是很美的,肚子上没有人鱼线也没有马甲线,不过那微微凸起的小腹却丝毫不影响美观,反而更添性感。

    这一巴掌扇过来,很显然是用了很大力气的,前胸在大力的挥臂下胡乱的颤动着,她的动作很快,应该也是有过军事训练的,但是可惜她要打的人是一个特种兵。

    云崖暖只是左手轻轻往上一钻,挡住了这一摆拳,然后右手反手一甩。“啪”的一声脆响,就见那条细腻的手臂上多了四个手指印。

    这反背掌在正规擂台上是看不到的,特种部队也很少有这样的训练,已知的只有俄罗斯的桑博之中的崩拳,就是类似反背掌的技击技法。

    再就是中国的传统武术了,传统武术很推崇这种技击技法,因为速度快,隐蔽性强,虽然杀伤力不大,但是打击效果很好,也就是打人很疼。云崖暖虽然生气,但是还是很留面子的只打了她要打人的手臂,没有打她的脸。

    所以,这个姓婆罗门的贵族女子“呀”的一声惨叫,一下子侧着栽倒在地上,用手捂着上臂,一脸愤恨的看着云崖暖。

    与此同时,这个英国女子也惊叫了一声,他没想到这个男人会动手打女人,她有些不满的说道:“这太不绅士了!你怎么打女人?”

    云崖暖嘿嘿一笑,说道:“以前我不打女人的,但是后来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拐卖儿童的人贩子,百分之八十都是女人的时候,我就放弃那条不打女人的信条了。”

    英国女子翻了个白眼,耸了耸肩,对这个很不男人的男人的狡辩有些无奈,不过她也觉得这个印度贵族女子有些过份,知道人家要救你,竟然还要出手打人,真当自己是贵族咯。

    看着印度女子愤恨的眼神,云崖暖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道:

    “我最讨厌自以为高人一等的人,你的姓氏在你民族外的人看来,只是个笑话!还有,别考验我的耐心,也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因为你要明白,我不是个大方的人,而且我随时可以让你去回到地牢里去待着,你懂吗?”

    这一刻,云崖暖真有把这个女人扔在这里,给这些土著生一群小土著的想法,但是一想到这里女人为尊,那不是便宜她了,还是算了。

    英国女子似乎不想这样的矛盾更加激发,于是简单的作了介绍,她与这个印度女子已经同行很多天,自然知道她的名字。

    “我叫艾达,隶属于英国海军,上尉军衔”

    艾达说着,和云崖暖握手,然后看着印度女子说道:“她叫卡芙,是真正的印度贵族,所以请你原谅她的无礼!”

    云崖暖耸了耸肩道:“也请两位美丽的女士原谅我的粗鲁!”

    这算是道歉了,印度女子倒是也知道自己的处境,知道人家真的可以让自己死在这里,于是借坡下驴,点了点头,算是彼此和解了。

    两个女人都不着寸缕,这样面对面多少有些不自在,这个艾达还好些,很自然大方,对于这种不可反抗因素,淡然处之,但是印度女子就不行了。

    这个出门都要蒙着脸的贵族,此刻如此干净的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不免有些手足无措,云崖暖也没好心的把外套给她,就让她在那里上档下档,练武当功吧。

    两个人也是受惊过度,再加上地牢里阴湿,为了驱除湿气,也平复一下心情,艾达拿着陶罐,倒了半碗果酒一饮而尽,还咋了咋舌,赞叹这果酒的味道很醇,顺便给卡芙也倒了一碗压惊。

    两个女人一个男人,边聊天,一边半壶酒就下肚了。

    云崖暖刚才喝的有点多,此刻没有酒虫,就看着两个女人喝,自己问着她们的情况。

    艮位的船只,本就是英国和印度联合的探险船只,他们也在同一天遇到海难,只不过是莫名其妙的触礁,既然是艮位,遇到暗礁,倒是也符合卦位特征。

    她们队伍里剩下的幸存者只有这六个人,比云崖暖他们好了不少,因为她们是船下破洞,所以有时间收拾物资和放出充气救生船。

    他们一开始是十三个人,但是一路上,已经牺牲了七个。两个日本人,是在进入雨林边缘的时候相遇的,之后一直在一起行动。

    他们和云崖暖几人并不是一个入口进入,虽然经历的气候环境差不多,但是很明显并不一样的路线。

    云崖暖正想问关于这次探险任务,她们知道多少的时候,却发现两个女人的脸色有些不对,应该是很不对。

    俩个美丽的女人眼如含水,脸颊庹红,呼吸紧促,胸前因此剧烈的起伏,并且开始不由自主的在地上扭动。

    “啥子情况?发春了?”云崖暖心中疑惑,但是看了一眼酒罐子,又想起来老者临走前猥琐的眼神,顿时明了,嘴里嘟囔骂道:“我靠,这酒里有猛药!”

    而且看样子,这药性还很猛烈,卡芙已经不练武当功了,彻底敞开了怀抱,奇异的声音在这本就不大的空间里回荡。

    艾达比卡芙也好不到哪去,浑身扭动着,吐气如兰,就向着云崖暖缠了过来。她一把拉住云崖暖的手......

    他是个正常的身体很好的男人,尤其刚刚吃肉喝酒,本就都是荤腥之物,最是起兴,这个时候早已经是剑拔弩张。

    “我靠!”

    云崖暖扑腾一下站了起来,甩开两个女人,然后开始在背包里翻了个遍,他在幻想着,自己的背包里有个套,然而真的没有。

    看着身边两个秀色可餐,他跪倒在地,仰望苍天,大吼道:“给我一条鱼,我要鱼泡,只要鱼泡啊......”

    他有的时候会乱来,但是必须确保安全措施,否则他绝不越雷池一步。

    用力咬了一下舌尖,让自己清醒一些,双手齐动,施展小擒拿,把缠住自己手臂乱摸的艾达控制住,然后另外一只手同样施展擒拿术,将弄得到处是水的卡芙压在小臂下,嘴里还不同的念叨着:

    “美女诚可贵,生命价更高,万一得了病,JJ全是包......”这种自我吹眠还是很管用的。

    老祖宗著书说:人有喜、怒、忧、思、悲、恐、惊的情志变化,亦称“七情”。其中怒、喜、思、忧、恐为五志,内应五脏,各有其位,缺一不可。

    恐惧似乎总是和懦弱挂钩,这其实是不对的解释,有恐惧的人多自律,底线亦清晰。没有恐惧不是勇敢,那是傻!

    然后自己一挺腰,半蹲站立,把两个女人脸向下,用手肘压得跪伏在身前,眼前美景让云崖暖不得不再次咬了一下舌尖。

    正是:

    一明一暗双满月,

    朱玉琥珀迎水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