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这才是爷们3
    是的,眼前的景象,就是伊甸园的那只罪恶的苹果。

    他用原本的绳索拴在两个人的腰上,把她们俩拴在了一起,当时他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想着控制住她们,然后自己躲远点就OK了。

    根本没用绑的太紧,因为这俩女人已经神志不清的状态,哪有心思去解开绳子,雌雄不辨,滚油沸水乱纠缠。

    云崖暖绑好之后,转身离开,顺手在俩女人满月上使劲的揉了一下,过了一下手瘾,毕竟刚才看着就好看,总要试一下手感才好有个念想。

    然后就躲在墙角,远观藤蔓绕绳无归处,倾听雨落温泉勾魂音。到后来哈欠连天,竟不知不觉在这靡靡之音中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云崖暖醒了过来,估计离天亮也不远了,靡靡之音已经消失,两个美丽的女子似乎累得虚脱,沉沉睡了过去,那自己绑的松垮垮的绳索,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打开了。

    自己坐卧着在墙角睡得脖子疼腰疼,这个时候看到俩女人消停了,那里还管那么多,迷迷糊糊走过去,往那厚厚的兽皮垫子上一倒,正好睡在两女中间,然后梦周公去了。

    ......

    玛雅走进山寨中心最大的帐篷里,这里面异常明亮,但是却不是火光,竟是珠光宝气自发的光泽。很多类夜明珠的宝贝镶嵌在墙壁上,如同漫天的星辰,把这间巨大的帐篷照亮。

    或者说,这帐篷内,根本就是按照某个宇宙区域设置的,有繁星,有日月,脚下绘画者山川河流,然而这片天空却与自己以往看到的夜晚并不相同,因为这里的月亮更大一些,也更明亮,甚至超过了代表太阳的圆盘。

    玛雅的身心处在一种难以言表的状态之下,她很清醒的知道自己是谁,但是脑海里却多了很多自己曾经并不知道的东西,很乱很杂,捋不清剪不断。

    在帐篷最深处,有一座雕像,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雕刻而成,全身昏黄,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在神像的前面,躺着五个人。

    他们面色苍白,身体躯干上有着血洞,玛雅并不知道,这是枪伤,是被那几个印度人和日本人所伤,此刻几个人气若游丝,随时可能离世而去。

    山寨里的巫医也断定这几个人无法生存下去,所以才被送入神庙,死在他们唯一的神身边。这个散发着昏黄色光芒的神像,便是他们唯一的真神。

    神像前面有张铺着熊皮,周围装饰着五色羽毛的座椅,明明都是动物的皮毛制成,但是偏偏感受不到一丝血腥,反而有淡淡的圣洁之感。

    玛雅在五个随时可能死去的人中走过去,没有仔细看过去,很淡然很平静,但是就在这一瞬间,五个人的心弦似乎已经与自己联系在了一起。

    她能感受到他们的痛苦与绝望,所以她也很痛苦,不是肉体上的疼痛,而是精神上的痛,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因为很难承受,所以她希望他们不要再痛,那么自己也就不会痛。

    轻轻坐在巨大的座椅上,身后紧紧靠着那昏黄的神像,宽阔的帐篷就像是一个小型的宇宙,尽在自己眼前,五个人就在自己的脚下。

    他们已经没有睁开眼睛的力气,但是他们却感受到了玛雅的到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身体明明很痛楚,但是内心却开始雀跃,很幸福很温暖。

    在玛雅到来的一瞬间,似乎万事万物都不再重要,包括自己的生命,这时间唯一重要的,只有刚刚到来的这个人。

    玛雅感受到他们的欢欣雀跃,嘴角不由得微微一笑,然后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身后昏黄色的雕像猛然光芒大盛,遮盖了帐篷内照明的满天繁星。

    ......

    天色大亮,云崖暖被一阵抽涕声吵醒,睁开朦胧睡眼,看见卡芙正在自己身边捂着脸哭泣,发现自己这个男人再看她,也不再遮掩身体,就随他看去了。

    艾达也醒了,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不时的还看看自己的下面,感受着,一脑子问号的状态,当她发现云崖暖醒了,竟然有一丝尴尬,“嗯”了一个长声,才说了一句最没营养的问候:“早上好!”

    云崖暖这才醒悟,自己睡在两个女人的中间,卡芙在那独自哭泣,难道是以为自己昨晚把她怎么了?难道她们两个不记得自己磨了一晚上玻璃?

    当下就要做起来解释,但是想想这个卡芙挺讨厌的,让她再哭会然后解释,这时候艾达正好和自己问好,就嘿嘿笑了一下,揉了揉脑袋道:“昨晚累坏了吧?”

    腾的一下,艾达这个大方的女人都羞红了脸,一时之间愣在那里,接不过来这句话了。

    云崖暖看着她窘迫的样子,不由得心里暗笑,但是觉得艾达这个人还是很不错的,就趴在她的耳朵上轻声道:

    “昨晚的酒里有药,但是绝对不是我下的,我没喝我很清醒,所以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你放心吧!”

    这贴在耳边的姿势,相当安逸。

    艾达脸色一红,她自己刚才也怀疑是否真的做过了什么,因为自己似乎若有若无的记得某种感觉的到来,但是醒来后发现身上并没有什么侵犯的痕迹,于是一直在回想,偏偏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云崖暖的一番话也正验证了她的猜测,不由得放下心来,同时也对这个男人心生一定的好感,因为能做到这一点的男人真的不多,很稀少。

    所以,这个女人竟然也开玩笑说道:“我担心的不是你做了什么,而是担心你什么都没做。”

    然后苦着脸看着卡芙继续说道:“你什么都没做,那么我昨晚只能是和她,我以后怎么见人!”

    这是很明显开玩笑的表情,云崖暖怎么会读不懂,当下也闹着道:“也是,做了是禽兽,不做就是禽兽不如!那么,我们就现在把该做的做了吧!”

    说着作势欲扑,艾达正要翻滚躲闪,帐篷的门突然打开,老者冲了进来,看着眼前云崖暖的动作,不由的睁着带黑眼圈的眼睛对着云崖暖竖起大拇指,嘴里一阵屋里哇啦......

    忘记了老者不会自己的语言,云崖暖被这熊猫眼惊讶的直接问道:“老梆子儿,你蹲墙角了吧?眼圈这么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