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滴血的大树
    看到这双大脚,卡芙一瞬间就知道这是谁,毕竟这双脚太大了,走起路来像一只黑熊,但是声音却很小。

    她下意识的想要尖叫,毕竟只要是女人,在这样的情况下,第一件做的事情就一定是张开大嘴惊声尖叫救命。

    可惜,她的声音还没发出来之前,一只大手已经捂在了她的嘴巴上,把她的声音生生捂回到肚子里,只发出了“嗯嗯”的几声鼻音。

    卡夫能看到皮特眼睛里喷出的火焰,就像是火山爆发,让她的脸上都感受到了灼热,她不知所措,甚至拉着裤带的双手一瞬间都软了下来,任那宽松的作战裤,直接落在脚踝,甚至沾染了她刚刚的尿液。

    当皮特的另一只大手抚了下来,卡芙才惊醒过来,用双手推搡着皮特健壮如大猩猩的胸口。

    这时候她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力气到底有多大,不管自己用多大的力气,眼前的巨人根本就不曾哪怕晃动一下身体。

    卡芙推搡的双臂越来越软,看起来似乎只是象征性的在动作,最后这双手臂终于由推搡变成了拥抱,无力抱着皮特粗壮的脖子。

    不知道是因为这里太过危险,随时都可能死去,或是自己原本就喜欢或者说从小就屈服在这种强硬的男人,亦或是眼前这个男人可以帮自己报那一巴掌的仇。

    不管为何,卡芙放弃了所有的拒绝,皮特放开了捂在他脸上的手,同时把自己的脸迎了上去......

    “给我!”卡芙如梦如幻道。

    皮特摇了摇头,笑的很邪恶,然后用大手压着卡夫的脑袋用力一直向下跪在了自己的身前......

    云崖暖躺在帐篷里,从卡芙走出帐篷,一直到两个人走到不远处,都没能逃过他的耳朵,甚至于两人现在所做的事情,他也听得到。

    卡芙双腿站立着,用一只手和肩膀靠着一棵树,保持着自己身体的平衡,另一只手则捂着自己的嘴,否则,营地里的人都会被自己的叫声吵醒。

    云崖暖透过帐篷阻挡蚊虫的网窗,看着二十米多米外那簌簌发抖的树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却情不自禁的看了看自己的肱二头肌,心想:“难道女人都喜欢胳膊比腰粗的男人?”

    小树枝叶簌簌,不知多少落叶震落如雨,皮特心满意足的领着卡芙走回了营地,俩人深深一吻之后,卡芙才回到帐篷里去。

    云崖暖看了看手表,喃喃自语一句:“切!十二分钟!”

    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当他醒来时,看到手表上的指针已经是后半夜一点多,他是两点与皮特换班,但是谁会计较这几分钟的事情呢。

    云崖暖用手拍打了两下脸颊,回复一下精神,然后跨上搭乘员军刀,提着只有一弹夹子弹的冲锋枪走了出去。

    他对着皮特打了一个交换的手势,这在所有部队通用,皮特点了一下头,然后走进了帐篷,让云崖暖咋舌的是,他没有去找麦克,而是去了詹娜和卡戴珊的帐篷里。

    很快,身材较瘦的詹娜披着外套打着哈欠走出了帐篷,看了一眼云崖暖,没有说话,径直走进了麦克的帐篷内。

    没几分钟,皮特那里又传来了撞击声和帐篷骨架的吱呀声,以及微不可闻的喘息声。麦克那里倒是一片安宁,想来这家伙现在一定疼的要死,哪还有别的心情。

    云崖暖只在正规部队待过,哪里知道这些刀口舔血,只为钱而战斗的雇佣兵是怎样生活的。他看着皮特前不久刚和卡芙发生了关系,此刻又去了卡戴珊那里,不由得暗暗摇头。

    他不是个道德君子,但是对于这样混乱的玩法,还是很难接受的。但是皮特这个热情奔放的民族,在男女关系上本就开放的很,玩的混乱也很常见。尤其是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每个人都把今天当最后一天来过,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

    四周安静下来,云崖暖看了看手表,嘴里冒出一句:“嗯,多了三分钟!”

    他盘膝而坐,五心朝天,入定之前唯一的杂念是:“以后绝不能让皮特带着戴安娜她们去上厕所!绝不行!”

    凌晨五点钟,天色已然蒙蒙亮,众人前后纷纷起床,除了麦克,每个人都神采奕奕,想来昨晚休息的不错,尤其是卡芙,可以用容光焕发来形容。

    至于麦克,脸色铁青,黑眼圈一晚上就出来了,加上好看的面容,活像一个吸血鬼的翻版。一路走过来,皮特他们所剩下的弹药也没有多少了,冲锋枪是有几杆,但是却只有两弹夹的子弹。

    手枪的子弹还有几十发,分在几个人的手中,每个人也只有几发的量,这些就是以后他们赖以保命的宝贝,轻易是舍不得使用的。

    惊喜的是,皮特他们还有三枚手榴弹,原本是不少的,但是一路上,他们消耗了不少,毕竟遇到比较巨大的野兽,这小地瓜才是最好用的。

    不过这三枚手榴弹,马上也就变成两枚了,因为皮特有一点和云崖暖比较像,那就是睚眦必报,那树洞把他们整个队伍害的只剩下四个人,这个仇他咽不下。

    对于这一点,云崖暖也是赞成的,有些东西就不该存在于世界上,比如人蛇混生的烛九阴人面树,还有他们现在眼前的吞人树洞。

    可心自从参与了人面树的消灭工程以后,再也不提环保和保护珍稀物种了,很自然的站在远处,看着皮特将手榴弹打开了拉环,扔进了树洞里。

    “轰”的一声巨响,再这样封闭的空间内,手榴弹的威力可以发挥到最佳,一股浓烟和铁屑在树洞里喷出来,紧接着“吱呀”一声,树洞的左侧被这爆炸的威力撑的断裂,外强中干的巨树朝着一侧歪倒下去。

    树看起来很粗,但是中心依然是空的,树洞的木质洞壁自然架不住手榴弹在封闭空间内爆炸的威力,所以略微脆弱的一面,避免不了的折断。

    巨树在接连不断的吱呀声中缓缓向一侧歪曲,速度很慢,但是却没有停止的意思,直到轰然一声闷响,彻底横倒在地上。

    这棵老树的树皮在爆炸和倒地的震颤下,开始龟裂,躯干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缝,皮特见目的完成,大笑一声,挥手招呼大家出发。

    然而眼尖的玛雅却指着那棵巨树龟裂的树皮说了一句:“你们看,大树流血了......”

    所有人都被这句话吸引的望向那棵巨树,只见一股股亮红色的液体顺着那大大小小的龟裂的树皮流了出来,空气之中隐隐传来腥臭的异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