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深夜自问
    在人际关系博弈之中,女人有着先天的优势,原因就在于,女人以柔克刚。每一个女人的情商,先天就比男人要高很多。

    在麦克这件事情上,皮特和云崖暖难免产生嫌隙,虽然起因在可心,但是没人会去怪责她,这一切都只能由云崖暖来承受。

    但是戴安娜的一壶酒和一句傻大个,将那些不快在这一瞬间暂时烟消云散,虽然不知道以后会怎样,但是此时此刻,他们真的是朋友。

    很真诚的讲述自己的内心,说着自己做过的糗事,以及进入海岛一来,一路上的凶险与辛酸,皮特哭了,每一次讲到队友的死亡,他都会哭,这里面有真情也有酒精。

    不需要说明,也不需要认定,云崖暖和皮特现在就是这支队伍的核心,领导着他们,所以在河边三个人聊得欢畅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去打扰凑热闹,就连和皮特很亲密的麦克,也只是在另一侧的火堆边静静的坐着,火焰映射到他铁青的脸上。

    阶级,这是一个我们经常听到,但是却从没有真正去想过的名字,或许只有那些伟大的哲学家才会去走进观察,仔细剖析它的真正含义。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阶级从来不是人们强加上去的,而是自然产生的,并非是人为。比如此时此刻,其实阶级已经产生了。当你不得不依赖一个人生存,甚至生死都在别人的掌控中时,阶级就很自然的出现了。

    这仅仅十一个人的小队伍,在一个没有法律只有生死的丛林里,她们的安全感都只能依附于两个善战强壮的男人,就像一群大猩猩,能够打败入侵者的雄猩猩才会成为国王,拥有食物分配权和交配权。

    云崖暖和皮特就是这样,他们两个可以随时随意使用任何队伍里面的武器和装备,不需要向任何人请示,但是其他人哪怕是喝水,也要依次排队,没人强制,而是很自觉的就这样了。

    所以,他们自然而然的就会畏惧自己要依靠的力量,麦克本来也会成为这其中的一个,然而他的手断了。所以他现在很愤怒,愤怒到即便是红色的火焰,也染不红他铁青的脸,偏偏这张脸有那么好看。

    卡芙也看着河边上的三个人,她总是自诩出身高贵,是名副其实的贵族,但是此时此刻,她竟然有了矮人一头的感觉,这时她不能容忍的,但是又无法克服的。

    就像她现在很想去喝一口杂果酒,但是却没来由的不想过去,亦或是不敢,很难解释的感觉。

    看着皮特的嘴唇在酒壶上留下的唾液,不知道怎的,她竟然想到了上个夜晚,皮特和她在树林里所做的一切,那厚实的嘴唇几乎w遍了自己的全身,这让她有些全身发痒。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这句话在危险的雨林里再合适不过了,在这里只有强者才会被大自然赋予权利,食物链顶端的权利,所谓地位,所谓出身,到了这里,都成了浮云,卡芙此时此刻意识到了这一点,她很清楚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却固执的不想去相信。

    不需要分配,也不需要询问,夜深的时候,每个人都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睡下,不管他们有没有睡意,只留下了皮特和云崖暖。

    “嗨,云,我先去睡觉,若是到了后半夜我还没醒,就去叫醒我,日子还长着呢,一个人是扛不住的!”皮特带着酒气说道。

    云崖暖点了点头说道:“去休息吧,趁着酒意,睡个好觉!”

    “哦!这点酒,连我的酒虫都没喂饱!一会见!”皮特钻进了帐篷,今天他没有去女队员的帐篷里折腾,想来是没有心情。

    帐篷里,麦克很奇怪皮特竟然回来睡觉了,不由得问道:“皮特,怎么没去找女人!”

    皮特把酒壶递过去,那是他特意留给麦克的,不得不说,这个队长还是有心的。

    麦克喝了一口酒,不由得赞不绝口,皮特笑了一下,轻声道:“今天没心情,脑子里都是她的影子!”

    “是戴安娜吧?”麦克又灌了一口酒笑道。

    “是的,真是个美到骨子里的女人,和她聊天喝酒,都比和别的女人上床要舒服得多!”皮特少见的竟然在脸上浮现了很难见到的表情,竟有少许温柔。

    但是麦克可没看到这一幕,因为帐篷里很黑,他喝着酒继续说道:“是啊,那可真是个美妙的女人,若是把她压在身下,我宁可摇断我的腰......”

    但是,他的下流话还没说完,一只大手就抓住他胸口的衣服,一张带着酒气的大嘴在他耳边,声音很轻,但是却不容置疑的警告道:

    “别打她的主意,我的好麦克,还有,不许再用这样的话来说她,我不允许有下一次!”

    皮特的脾气很不好,可以说,他经常会对队员发脾气,但是他也是个有领导风范的人,总会让人心服口服,但是他从来没有因为女人这样过。

    在麦克认识的皮特来说,这个人从来不会和女人有什么感情,那些雌儿,只是他欲望的发泄口,他甚至会在自己提起裤子之后,喊来其他的士兵继续活塞运动,这样从不曾尊重过女人的人,什么时候竟然变了,竟然不允许自己用下流的话来说一个女人。

    但是麦克看得出,皮特是很认真的,于是他急忙摆了摆右手,说道:“嗨,皮特,别激动,我不知道你爱上她了,既然这样,那她就是我的大嫂,我怎么会打他的主意,说她的脏话呢?”

    皮特这才满意的松开了手,点燃了一根云崖暖送的雪茄,使劲的抽了一口,然后递给麦克,俩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的过着烟瘾。

    很久之后,麦克才悠悠的说了一句话,似乎无心,也像是有意:“不过,戴安娜似乎和那个姓云的东方小子走得很近!”

    皮特望着眼前的黑暗,吸了一口烟,那红色的烟头将帐篷里照亮了一瞬间,可以看到他的目光在闪动,很复杂很费解。

    “他们之间应该没有那种关系,这几天你也看到了,他们从没有住在一起过,也没有过亲密的举动,哪怕是接吻都没有,我想,戴安娜对云崖暖应该只是最开始的依赖,但是我相信,这种依赖很快会属于我,因为我才是最强的!”

    皮特说完,翻个身睡了过去,发出了如雷的鼾声,麦克似乎早有准备,拿出两个布团塞进耳朵,然后闭上了眼睛。

    云崖暖盘膝而坐,但是顺了半天气,却无法入定,总是心乱如麻,但是又找不到原因,作为修炼内功很多年的他,是很少遇到这种情况的,除非是遇到了危险。

    但是天地间一片安静,没有哪怕一丝的风吹草动,危险能来自于何处呢?

    他提起十二分的精神,让自己的五感灵敏到最佳状态,感受着周围的有一切,不知道为何,他的脑海里总是出现蝙蝠的影子。

    参天树之中的蝙蝠,还有在圆月大雨之夜的那群蝙蝠,还有早晨看到的那尊水玉石棺上的蝙蝠图腾,他记得大雨之夜,那些被他砍死的蝙蝠流出的腥臭脓液,就和他们弄断的活人俑里面的粘液味道一模一样,它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些蝙蝠有意识的攻击人类,甚至于把自己所见过的那些远古尸骨都砍掉了脑袋,它们与人类到底有怎么样的深仇大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