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迷失3
    戴安娜留在这里,那么麦克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所以皮特很果断的打晕了戴安娜,把她扛在肩膀上,对着麦克喊道:“我在前面走,你断后,艾达你负责在岔路口做记号!”

    俩人应声称是,然后皮特迈开大步,借着身后艾达的手电光线,开始向前而去。

    隧道在这里是倾斜向下,大搞三十度角左右,这正是因为这种地形,外面的浓雾根本无法进入到这里,这里的地形很复杂,但是有着地图在手里,他们可以轻松的找到正确的出口。

    这是那些土著多年来寻找出来的最佳路线,艾达很认真的在每个路口做上记号,他们的物资有限,没有什么适合做记号的东西,艾达只能在溪水里寻找那些颜色鲜艳的鹅卵石,放在正确的路口边上。

    溪水的河面只占据了隧道底部的一半,每一侧都有宽约一米多的陆地可以行走,不需要趟在溪水里步行,岸边完全是平整的石头,呈凹形慢圆,估计是几千年来,经常发大水,冲击而成。

    而河道里这些鹅卵石大多来自于上游冲击而来,再这样平整的石道上放上颜色鲜艳的鹅卵石是非常醒目的,只要云崖暖的手电还有电量,就一定可以看得到。

    不过没人认为经过一夜之后,云崖暖的手电还能发光,但是玛雅却知道,他有着烛九阴的第三只眼,那个东西是不需要任何能量就能发光的。

    可心满腹疑惑,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云崖暖要割断自己的绳子,这简直不可思议,太事出反常了,让她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但是绳子的断口确实来自于云崖暖那一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麦克或者皮特冲过去,把云崖暖的绳子割断。

    之所以他认为这样是不可能的,是因为她知道,如果两个人那么做,那么他们最多回来一个,还得是满身伤痕甚至两个都回不来,他对云崖暖的能力是非常相信的,就想相信她自己的智商。

    但是他还是觉得诡异,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让她的心里很憋闷,她没有喊出来要在那里等着云崖暖,因为她知道那样无济于事,而且那些毒雾确实已经让他们有些吃不消,眩晕恶心已经开始席卷他们,这些人可能很快就会有生病的,甚至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病倒,只能祈求烟叶真的能够解开体内的毒瘴。

    不得不说,麦克这一手玩的很好,绳子在云崖暖那一侧断裂,自己又截断了半截毛茬,那么任谁也无法想到是他做的手脚,此时此刻,他为自己如此高的智谋感到骄傲,一开心,顺势一脚把艾达留下的彩色鹅卵石悄无声息的踢到了河里。

    由他断后,所以没有记号,因为记号都被他悄悄的踢走了,虽然他很确认,云崖暖走出迷雾的机会很渺茫,但是他依旧很小心,毕竟渺茫不代表没有,他要做的就是,把那渺茫的几率变成零,他想自己应该成功了。

    这隧道岔路非常多,而且七拐八拐的,没有地图和记号,任他如何神通,也要饿死在这里面,变成一堆枯骨,千万年后也未必有人发现。

    戴安娜悠悠转醒,当她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隧道的深处,而且这里就像是蜘蛛网一般的到处是隧道,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回不去了。

    于是她挣扎的在皮特的肩膀上下来,默默地走到玛雅和可心的身边,一言不发。皮特怅然若失,就在刚才,他的女神在她的肩膀,那股女人特有的香味让他迷醉,那柔软但是很坚韧的身躯让他无比的不舍。

    扛着戴安娜,皮特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可是当戴安娜离开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连背似乎都弯了下去。

    玛雅似乎很开心,那些毒瘴对她没有丝毫的影响,但是这并不是他高兴的原因,可心看着刚才要坚持要等待云崖暖,但是此时此刻就像没事的人一样的玛雅不解的问道:“玛雅,你有什么事这么高兴,总是莫名的偷笑!”

    可心笑不起来,她很想哭,但是她不能哭。云崖暖走失了,一瞬间她似乎没有了主心骨,皮特也是一个很有经验而且很强壮的男人,但是,她在他的身上找不到安全感。

    戴安娜听到了可心的话,这才看到一边的玛雅时不时的偷笑一下,那样子就像一个小孩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恶作剧,戴安娜无法理解,但是似乎又能理解。

    玛雅不过是个孩子,他对云崖暖能有什么很深的感情呢?她与自己不一样,自己对云崖暖是真正的情,这一点她现在是用心肯定的事情。

    在很久以前,她还以为自己绝对不会喜欢上任何人,而是会选择一个合适的,门当户对的男人结婚生子,延续家族的强盛,但是不知道从何时起,她想着的,是以后怎么和云崖暖在一起。

    不会因为离开海岛就各自纷飞,她要一直和他在一起,而且决不让他再去参加什么探险,好好的过日子,和自己过神仙日子。

    但是这一切似乎不能实现了,因为云崖暖迷失在迷雾里,谁都知道,在那样宽阔的山谷里,目不能见一米开外,完全丧失了方向,怎么可能走得出来,曾有多少人在大雾之中,开着车,在自家的小区外徘徊一夜,偏偏寻不到回家的门。

    玛雅似乎也发现了可心和戴安娜在奇怪的看着自己,她神秘一笑说道:“云还活着呢,活蹦乱跳的,我在想办法给他带路呢,你们别担心!”

    这是多么傻的一句话啊,他们不知道已经离云崖暖有多远了,怎么可能还有办法给他指路?

    所以她这话一说出来,可心和戴安娜几乎同时担心的说道:“玛雅,你没事吧!”

    在他们看来,玛雅这是在说疯话,莫不是因为云崖暖的缘故,这个小丫头精神承受不住,竟然失常的疯言疯语了?

    玛雅打掉戴安娜摸她额头的手,很小声的说道:

    “上次在瀑布边上,我就说云崖暖没死,你们偏不信,结果还不是我说对了,这次也是,你们要相信我,我说的是真的,他现在没事,他一定会走到隧道口的!”

    虽然戴安娜和可心很难相信玛雅这番没有任何理由的话,但是想到一路上玛雅身上出现的那些奇怪的事情,竟然莫名其妙的心里安慰了许多,似乎云崖暖真的没事了一样。

    现在队伍里面莫名最开心的不是皮特,甚至不是麦克,而是卡芙。

    这个女人此时虽然头很晕,但是却莫名的兴奋,云崖暖完蛋了,似乎这是上天给他最大的礼品,但是也有小小的遗憾,她最希望看到的是,云崖暖跪在她面前求饶,然后她狠狠的扇他几巴掌,在杀了他,那才够完美,有瑕疵,哎!这样真的有瑕疵,不过也可以了。

    很多人无法理解这样的心情,是的,那是因为毕竟卡芙这样的人是少数。但是这个世界确实有不少这样的人,恩将仇报是对他们最好的形容。借钱借出仇恨来,这世间有多少?其实大概就是卡芙这种心绪。

    云崖暖背着詹娜小心的步行在骷髅堆的边缘,他不确定自己在骷髅四周的哪一侧,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向感,东南西北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种抽象的名字,除了上和下,他不知道一切。

    突然,那些骷髅堆里发出了“咔咔咔”的脆响,紧接着“沙沙沙”密集到让人头晕的细碎声音在里面传出来。

    这应该是某种昆虫的脚步声,云崖暖很确认,他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因为他想到了那种暗红色的蚩虫,可以把自己硬木刀鞘咬下来一块木头的坚硬尸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