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岩壁里的脸
    这隧道似乎并不是人工形成的,洞内石壁上面凸凹不平,或圆或尖,很少有平整的地方,倒是脚下,可能因为流水千年的原因,倒是光滑平整。

    詹娜拉着云崖暖的胳膊,她此时已经可以自己行走,但是依旧浑身无力,所以云崖暖一只手扶着她,她自己也用手扶着岩壁上的那些凸凹。

    “云,这些岩壁好像是结晶体,黑的发亮,但是又有透明的感觉!”詹娜靠着岩壁一侧行走,而且用手一直扶着,所以比云崖暖看的清楚些。

    “嗨,这屁海岛上,看到什么东西都不用奇怪,就是你告诉我这些岩壁里有活人,我都信!”

    他现在对这个海岛的意见很大,到处凶险不说,自己还遇到麦克这样标准的小人,可谓流年不利,此刻面对着三个岔路口,他也是一筹莫展。

    自己对地图有些印象,但是隧道的部分,自己还没来得及研究,只是看了那么两眼,哪里记得住每个岔路口的走向,就是自己仔细背记,恐怕也要很久才可以。

    所以现在只能分析,或者干脆蒙着走。

    三个岔路口分三个方向,中间大概二十度左右的夹角,你分不清楚,那个更接近溪流的主杆,而且向下的坡度都差不多,不分伯仲。

    云崖暖也光棍,在包里拿出来一直不离身的三枚古铜钱,哗啦往地上一扔,嘴里还念叨:“以正中为乾位,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快显灵......”

    詹娜看的一愣一愣的,不知道云崖暖在干吗,但是看样子猜测,应该是某种宗教仪式,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要用钱币,难道这种仪式需要用钱币贿赂某路神仙。

    其实她不懂东方文化,易经可以用万物为卦,不限于铜钱,但是铜钱之所以被很多算命先生接受,并且广为流传,原因是古铜钱上面有个方孔,加上外沿的圆形,这就形成了天地人三才,天圆地方,更利于问卜算命。

    虽然人们早就知道地球是圆的不是方的,但是仍旧有人赞成古人天圆地方的说法。因为在古代,天与地并不是我们简单思维里的蓝天地球,而是时间和空间的一种抽象名称。

    天为乾卦,终日乾乾,与时偕行。这里可以看出来,乾卦在古人的哲学里,代表的是这世界的动能,比如时间。所以天无实质,是为道。

    地为坤卦,厚德载物,可使万物归隐。这就可以很清晰的看出来,所谓坤并非我们口中的地球,泥土,而是空间,万事万物归隐其中的空间。

    空间在宇宙大爆炸的力道下不停的向外扩散,就是坤随乾动。

    不过云崖暖现在不是用六十四卦来判断方位,而是直接用字和花来判断。

    比如此时此刻,两侧的铜钱都是字,而中间是花,那么好,直接朝着中间的隧道走去,取其不同。所以说他光棍,不会为了自己想不明白的事情浪费时间,走过去才知道。

    不过他也没有忘记用小溪里有颜色的石头放在自己进入的洞口作为记号,避免真的有回旋路,不过这种可能性很小,因为有溪流在,水往低处走,只要跟着溪流的方向,他不可能走回来,除非再碰到潘洛斯环洞。

    詹娜跟着云崖暖走进中间的隧道,道路在这里变得更窄了一些,他们不得不在溪水里趟着走,她的头发散开着,扎头发的头绳早在湿雾之中就断了。

    这些头发弄得她脖子和脸颊很痒,于是她拉住云崖暖的手臂说道:“云,帮我照一下光,我束一下头发!”

    说着,在背包顶上晾着的衬衣上用军刀割了一个布条下来,作为头绳,准备扎束头发。这里的岩壁虽然很不平整,但是的确如詹娜所说,很光滑,就像是不平整的玻璃体。

    詹娜借着烛九阴第三眼的光,把这光滑的岩壁作为镜子使用,侍弄着头发,只可惜这顶多是质量不好的哈哈镜,表面的凸凹让人的脸在里面变得很扭曲。

    她绑好了头发,又把脸使劲的靠近岩壁,用手在脸颊上拨弄了一下,把昨天沾染的泥灰擦拭干净,毕竟是女人,何时何地都不忘了这张脸。

    她转动着头部,左右看着,在脸上又略微用力的擦了一下,云崖暖在旁边笑道:“别擦了,都掉皮了,很干净了!”

    “哪有干净?明明还有一块好黑的污渍!”詹娜嚷嚷道。

    “怎么可能,我看的很清楚,你脸上很干净了,你要相信我!”云崖暖笑道。

    “哼,你一定是逗我玩,看我脸上脏很好笑吧,就不让你得逞!”说着,詹娜在溪水里捧了一捧水上来,在脸上洗了个仔细。

    他们早就和这些溪水零距离接触了,而且未来一段时间,他们只可能喝这生水,再去畏之如蛇蝎也没有必要了,索性放开了洗,放开了喝,不但喝生水,估计还要找生鱼。

    毕竟不吃不喝一定死,吃了喝了没准什么时候死,而且未必有事。而且这隧道里的温度如此之低,恐怕最多也就绦虫能够生存繁衍,其它的寄生虫,见鬼去吧。

    有条件生火的时候,自然是预防所有危险的可能,但是当没有条件的时候,那么就只能看眼前。

    詹娜洗过了脸,在对着墙壁看了看,突然疑惑起来,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为了确认,她把脸几乎贴在了岩壁上,突然她惊叫一声,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仰,差点直接栽倒在溪水里。

    云崖暖手快,立刻用胳膊揽住了她肌肉结实的细腰,才把她的身形稳住,不由得急问道:“怎么这么不小心?”

    “不是,不是不小心,里面有东西,这墙壁里面有东西!”詹娜声音有些打颤,脸上带着深深的恐惧说道。

    “东西?”云崖暖疑惑的看着黑乎乎的岩壁,除了凸凹不平以外,并没有什么东西在上面,于是不解的问道:“没有东西呀,你看,上面除了这些凸凹,啥也没有!”

    “不,不是表面上,是岩壁的里面,那东西在里面!他的样子好吓人!”詹娜抱着云崖暖的手臂,有些歇斯底里。

    “里面?他?”

    云崖暖看着黑乎乎的岩壁,一脑子问号,心讨:“难道这岩壁竟然是透明的?”而且詹娜刚才用的是他,那么难道这里面真的有人,自己的臭嘴好的好的不灵坏的灵了?

    他不再询问,拿着烛九阴的第三只眼,对着黑乎乎的岩壁照了进去。

    的确,这些看似结晶的岩壁就像是被火烧成团的玻璃,虽然黑乎乎的,但是确实有些透明,可以借着光线看到里面较浅位置的东西。不把眼睛贴到上面,真的很难发现这一点。

    此时此刻,就在云崖暖的眼前,这结晶的岩壁里面,正有着一双圆睁睁的眼睛在望着自己,而他也明白为什么詹娜一直说她的连上有污渍,因为这岩壁里面的脸上,有一块黑乎乎的疤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