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阴风中的脚步
    云崖暖抽出军刀,在文胸的下面一挑,很快就取出了两个记忆合金钢圈,这是大胸美女文胸上一定会有的宝贝。

    詹娜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破坏自己价值不菲的名牌内衣,用手摸了摸胸部,似乎在安慰自己美丽的部位,因为它的衣服被破坏了。

    取出了钢圈,云崖暖扬了扬手里的黑色文胸问了句:“没有钢圈也能穿的哈?”

    詹娜点了点头,说了句:“就是效果没以前那么好看!”

    云崖暖看着斜躺着,依旧把外套撑起两个大包的女人说道:“你的话,问题不大!”这是一句赞美,詹娜很高兴的接受了。

    然后云崖暖手里的刀一转,把文胸后面的系带和挂钩一起削掉了,詹娜看着他的动作,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现在穿不了了!”

    云崖暖头也没抬说道:“没事,没事,等和他们汇合了,用戴安娜包里的绳子绑一下!”

    詹娜翻了一个白眼,嘴里嘟囔了两句什么,云崖暖没听清,不过自己猜也肯定不是好话。

    两个钢圈合到一起,成了一钢圈,然后把内裤屁股的一侧贴在钢圈上,云崖暖心里庆幸这个女人的屁股真大,要不然还真不太好弄。

    为了固定,云崖暖将钢圈和自己的刀鞘绑在了一起,这样一个带着手把的,好像大号捞金鱼的小网兜就做成了。

    云崖暖拿着在溪水里淌了两下,这记忆合金比较软,很容易变形,不过云崖暖用自己的刀鞘做支撑,用自己的刀鞘作为触碰的受力点,仅凭溪水的阻力,还不至于让这钢圈变形。

    沿着小溪的边沿用网兜一路划过来,不时的用刀鞘顶动岸边的泥土和碎石,走了几米远,云崖暖把网兜迎着水流抬起来,不由得开心的笑了起来。

    好几只弯着腰的小河虾还有比小拇指还小的黑鱼正在那蕾丝内裤里面蹦蹦跳跳的欢实,云崖暖也不让这些活物落地,直接端着走过来,喊道:“詹娜,快吃!”

    詹娜看到云崖暖用自己的内衣,竟然做了一个小鱼网,也不禁心里赞叹这个男人聪明,尤其是看到这些鲜活的小鱼虾,虽然真的只是塞牙缝,但是最起码他们不会饿死了。

    拿起一只小虾,詹娜想都没想,直接扔进嘴里,这样的事情做过很多次了,她早就习惯了这种生吃的生活。

    小虾刚入嘴有些腥味,但是很快,当里面的蛋白质和唾液混合,就会变的有些鲜甜,云崖暖那也起了一只小鱼,扔进嘴里,让味蕾慢慢的适应。

    詹娜拿起一条鱼,正要吃进嘴里,突然她奇怪道:“你看这些鱼虾,竟然没有眼睛啊!”

    云崖暖一愣,看着内裤上面还在蹦跳的小鱼虾,仔细看了一会,才发现,这些鱼虾确实与自己以前见过的不同,不是詹娜说的没有眼睛,而是没有黑眼仁。

    圆溜溜的眼睛是纯白色,没有任何黑眼仁,就像一直翻着白眼,随即云崖暖释然,说道:“这里几千年没有光线了,这些生物生存在这里,早就适应了黑暗,眼睛自然退化了。”

    詹娜点了点头,不过貌似她对这件事没什么好奇心,直接抓起两个小虾扔进嘴里,嚼的嘎嘣脆响,很快,几只小鱼虾就进了肚子,云崖暖如法炮制,又弄了一些上来。

    三番五次,两个人肚子垫了一些底,便不敢再继续吃下去了,这些生鲜吃多了会肚痛,甚至拉痢疾,尤其是配上生冷的溪水,俩人现在的肚子就已经开始呼噜噜直响了。

    恢复了一些体力,并无困意,反正山洞之中也没有日夜,那就困了再睡,不困就走。夜里两个人也不忌讳男女之嫌,彼此纠缠着取暖,有帐篷保温,倒是让他们不至于睡觉的时候挨冻,有了这个小网兜,俩人最起码不会被饿死,心里的担心少了许多。

    山洞在这里,坡度几乎已经感觉不到,就像是平地一样,要不是那些溪水还在缓缓的向前流动,俩人转个圈,可能就找不到该走的方向了。

    但是从俩人脚步声在这山洞里的回音判断,这里越来越宽阔,而且似乎他们俩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遇到岔路了。

    而脚下的路也慢慢变得不够平整,溪水中和他们脚下的石面上开始长出很多天然的石柱,或大或小,形状各异。

    云崖暖担心脚下也是那些镶嵌的死尸,不由得用烛九阴第三只眼照着仔细看了一下,发现脚下的石面根本不是透明的,这才放下心来。

    不过他却被眼前长出来的石头吸引了目光。

    这石头不高,只到自己的膝盖,模样就像海底的珊瑚,有无数的枝杈,由于洞中漆黑,烛九阴第三只眼的光亮有限,他们没有注意到这些石头的怪异。

    而此刻,云崖暖和詹娜几乎贴着这些石头,自然看得真切,这珊瑚形状的石头,竟然是一棵植物的化石,千万年后,竟然还保持着原来的形状,上面竟然还有卷曲枯萎的树叶化石,很轻薄,一碰就碎。

    俩人急忙走到另外一个高大的石柱跟前,这竟然是一棵苍松的化石,十分粗壮巨大,冲天而起,超出了光线的范围,不知其高度。

    上面斑驳的石化树皮,就想干裂的皮肤,蟒蛇一样的根须半截漏在外面,就像一个完美的雕塑艺术品。

    他们此刻确认,这些或大或小,奇形怪状的石头,全都是植物的化石,那么他们所在的位置,在不知多少年前,应该是一个茂密的原始森林。

    就凭这眼前的这些石柱,也可以想象得到,这里原来的茂盛。

    想到之前在窄洞里讲过的那些镶嵌在墙壁里的尸体,云崖暖几乎可以断定,这里曾经突发高温,可能是火山爆发,也有可能是其他别的原因,造成了这些植物一瞬间碳化,然后冷却,然后历经千万年石化成现在的样子。

    而这高温,将附近的某些矿物质融化,如同洪水一样浇盖在那些人群的身上,他们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变成了那些融化矿物质包围的琥珀。

    沧海桑田,这样的事情在大自然中无时无刻不再上演,有慢慢的演变,也有突如其来的灾难。

    云崖暖甚至能想象得到,当可心看到这些植物化石的时候,会是多么的兴奋。现在世界上挖掘出的化石,几乎都是动物的骨骼化石,因为骨骼和牙齿不容易腐烂,而植物不成,植物整个身体都是很容易氧化腐烂的,所以形成化石的几率很小。

    估计那丫头会突发奇想,砍一棵化石树回去吧。

    不过詹娜和云崖暖对这些东西时毫无兴趣的,短暂的新奇之后,这些植物化石在他们眼中,也就是石头而已,历史?这不是历史,因为这不是文明。

    他们站起身来,沿着河岸准备继续向前,没走几步,突然云崖暖手里的烛九阴第三只眼光芒大盛,闪烁了几下,而云崖暖后脊背一麻,这种感觉,一般是他预感到危险时候出现......

    烛九阴的光线外,漆黑的空间里,阴风阵阵吹过,同时传来了“咚咚咚”仿佛很沉重的脚步声,云崖暖几乎想都没想,背包一甩,落在地上的时间,他已经把冲锋枪抵在肩上,黑黝黝的枪管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