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人虫战
    这时候要是还装雕塑那就是傻叉,云崖暖几乎立刻抬手端枪,瞄准了这巨型蜈蚣虫的脑袋。

    但是他没有立刻开枪,而是尽量的调匀呼吸在等待着,这把枪只有一弹夹的子弹,他必须保证自己的乱枪能够起到最大的打击效果。

    所以他必须等待,等这个家伙更靠近自己一些,这无疑是很危险的,毕竟这个大家伙跑起来的速度可不慢,一个不小心,就是乱爪分尸。

    詹娜手里端这手枪,很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女人的呼吸都有些颤抖,她已经端不住架子了,跪坐起来,想要向后逃去。

    云崖暖沉声道:“枪响,你就逃!”

    詹娜点了点头,想要说话,但是颤抖的嘴唇只是上下碰一碰,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巨型蜈蚣越来越近了,云崖暖甚至在手电筒的光线下,可以看到这个家伙光滑的触角有多少节,勾动扳机,子弹“哒哒哒”一连串的打出去。

    子弹穿透脑袋上的甲壳,射进里面的软肉里,冒出一股股脓液,颜色很深,但是这样的光线下,根本辨别不出颜色。

    这蜈蚣突然被袭击,痛的发出奇怪的声音,身体立刻盘了起来,成了一个圈,有半匣子子弹都打在了身体的壳甲上,有的滑飞了,有的打进肉里。

    子弹一下子就打没了,詹娜也在枪响的那一刻,就朝着身后跑去,此时已经跑出十几米远。云崖暖没挪窝,正准备掏出手枪,再给它来几下,但是这个大家伙却已经冲到了近前。

    与这凶猛带盔甲的怪物肉搏,那除非是活腻了,冲锋枪没了子弹,云崖暖也没准备留着这个负重,直接攥着枪管,把枪托像锤子一样打向冲过来的巨型蜈蚣。

    “咔嚓”一声,手里只剩下黑黝黝的枪管,那巨星蜈蚣的脑袋被打得一偏,云崖暖趁机一个翻滚,手枪入手,站了起来,撒腿就跑。

    他看到了,这只巨型昆虫的脑袋上伤的不轻,一只触角被自己的乱枪打掉,但是很显然,仅剩下的一根触角,也足以让这个怪物干掉自己。

    蜈蚣的脑袋被打歪了一下,但是这点冲击力对它来说就是小儿科,立刻就转回脑袋,重新扑向这个让自己受伤的男人。

    云崖暖一边跑,一边略回头,用余光看了一下蜈蚣的位置,回手就是一枪,他本来瞄准的是另一根触角的底部。

    但是自己在奔跑状态下,而且蜈蚣也在移动,这一枪竟然打偏了,在这蜈蚣的脸上留下了一个血窟窿。

    眼看自己就要被这蜈蚣追上分尸,突然一声枪响,竟然是不远处的詹娜开了一枪,打在了这个蜈蚣的脖子上,留下了一个很深的伤口。

    这种生物的大脑虽然很简单,但是它的生命力真的是无敌的,而且神经系统很牛,单处受创,不会影响到整个身体的协调性。

    这一枪没有对巨型蜈蚣造成什么大的伤害,但是却救了云崖暖一命,这个大脑简单的生物直接放弃了云崖暖,奔着詹娜追了过去。

    詹娜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声,撒腿就跑,云崖暖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蜈蚣追上吃掉,手枪瞄准这个怪物的脑袋又是一枪,顿时又在它的脑袋上留下一个窟窿。

    蜈蚣刚转过身子去,被这枪响吸引,不由得又转过脑袋来,奔着更近一些的云崖暖过去。幸好是在部队里身经百战的人,云崖暖危机临头,没有惊慌,双腿微曲,一个旱地拔葱跳了起来。

    这蜈蚣高度也就一米左右,以云崖暖的弹跳力,可以轻松的跳过去,只见他的身形一拔,再看时,人已经站在这个巨型蜈蚣的后背上。

    蜈蚣感觉到后背上的人,急忙晃动身躯,想要将他甩下来,并且用后足支起前半截身子,想要来个回头咬,但是云崖暖就在它的脑袋后面,无论它怎么弯身子,也无法咬到。

    这壳甲很光滑,云崖暖站立不稳,一旦掉下去,就会被这个蜈蚣的身体圈起来,然后变成好几节的死尸。

    他几乎在落在蜈蚣后背的第一时间,左手就拔出了腰间的搭乘员军刀,反手向下,发声吐气,将力道发挥到极致,硬是将这一刀透过硬甲壳,扎进里面的软肉里,直至没柄。

    巨型蜈蚣被刺痛激起了凶星,使劲的扭动着身躯,想要把后背上的人扔下来,但是它的体型注定它无法像蟒蛇一样在地上打滚,只能靠着后足的力气,使劲的甩动着上半身。

    云崖暖一只手抓住刀把,被甩得左右摇荡,在这硬甲上撞得骨头都快散了,还要时刻小心自己的脚不要被这蜈蚣的多足捉住,被那尖利的钩子捣住,直接就得露骨头。

    詹娜站在远处,端着手枪,但是却不敢开枪,因为她怕误伤云崖暖,站在那里干着急,这一点云崖暖还是很赞赏的,毕竟这个女人没有丢下自己独自逃脱,还算是一个可靠的人。

    这巨型蜈蚣见后背上的男人像狗皮膏药似的,黏在自己后背上,根本甩不脱,就来了新的手段,扬起后背,往旁边的一棵化石树上撞去。

    云崖暖心里暗骂一声,眼看就要撞到石头上,云崖暖双脚凌空,在那化石树上连点几次,向上而起,就好像助跑蹬墙一样,身体几乎倒着立了起来。

    这巨型蜈蚣伤云崖暖不成,反倒把自己撞得一个趔趄,趴在地上喘气,云崖暖双足回落,再次贴附在巨型蜈蚣的后背上,趁势用枪把砸了刀柄一下,让这把刀插得更稳固些。

    手枪顺势扣动扳机,这一下离得近,打得准,那仅剩的一个触角也连根断掉。蜈蚣的触角相当于就是它的眼睛和触觉,两个全都断掉,它瞬间变成瞎子。

    但是它的触角是可以再生的,但是需要一定的时间,连根断掉,最起码要蜕皮两三次才能完全恢复。

    但是毕竟它现在完全成了盲虫,无法感知外界的情形,这样的感觉,就像人完全进入了黑暗,它变得惊恐暴躁起来,不管不顾的在地上乱窜,很显然,它恐惧了,此时它不是在追赶,而是在逃跑。

    一颗颗植物的化石,在它的撞击下变成碎石,碎片击打在云崖暖的身上,疼得他直呲牙,但是他不敢松开手,因为无法肯定这家伙的耳朵是不是还好用,万一自己落下去,被它顺带踩上几脚,那就冤枉了。

    但是这巨型蜈蚣不再挺身弯腰,虽然偶有撞击,但是总是比以前平稳了一些,云崖暖跪在光滑的甲壳上,对准这家伙的脑袋连续扣动扳机,直到将里面剩下的五颗子弹全部打完。

    枪枪命中那颗怪异的脑袋,连外齿都断掉了两颗,巨型蜈蚣好像疯了一样,在地上抽搐扭动,甚至开始旋转着躯体打滚。

    这下云崖暖可遭了殃,这玩意最起码几百斤,自己被压一下那就直接成了肉饼,于是他也来不及拔刀,甚至连手枪都扔了,那玩意没了子弹,比拳头好用不了多少。

    解放了双手,借着巨型蜈蚣打滚的力道,双腿一弹,跳起老高,然后半空中一个空翻,轻飘飘落在地上,再看,已经距离那只怪物三四米远。

    那只怪物失去了触角,但是听觉系统竟然还能感受到云崖暖落地的震动,立马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云崖暖刚落地,一口气还没缓过来,这家伙已经到了跟前,心里暗道:“我命休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