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七十章 玛雅的办法
    刀体在岩壁里拔出来的一瞬间,云崖暖就觉得手腕一沉,心里一惊,这把刀最起码有十斤左右,要知道古战场的砍刀一般就是四斤左右,力气大的也就用七斤的厚背刀,而且那些一般是双手刀。

    而这把刀明显是单手刀,但是重量却有将近十斤的重量,可见使用者的臂力有多大。借着手电筒的光芒仔细看过来,这把刀通体呈暗青色,表面光滑晶莹,刀背处有一排图腾,直到刀尖处。

    这些图腾样子很古朴,好像一条长蛇盘绕,但是头顶却为独眼,肋下单足。这是上古时北山神的图腾,在上古的时候,人们喜欢把北山神的图腾铭刻在刀上,取开山之意。

    这把刀应该称呼为短柄翘首螺纹厚背刀。

    后背足有将近两厘米厚,刀刃长度六十多公分,加上刀柄,整把刀估计有八十多厘米,刀上没有护手环,只是刃部前探出两三厘米左右,起到了保护手部的作用。

    刀柄与刀身是打造一体,上面缠绕着不知道什么野兽的兽筋,即便是现在握在手上,依旧能感觉到微微的弹性。

    云崖暖喜上眉梢,就凭这把刀,别说前面有锋利的刀刃,就是当棍子使,碰见个没成年的黑熊都不怕,砸下去就是骨断筋折。

    万千年来,这把刀能够保存的这么好,估计和这些结晶岩石的包裹有很大关系,他瞟到握刀的尸体腰部还挂着刀鞘,心想着刀都拿了,也就别矜持了,连鞘一起带走吧。

    心里也有试试这刀威力的意思,于是双手握刀,用刀背横劈了过去,刀身比较沉重,他单手使用不是那么灵便,但是双手持刀,却正好和他的臂力。

    咔嚓一声,结晶的岩壁碎裂了一大块,再看刀背上,连点痕迹都没有,心里不由得暗叹这金属材质的坚硬。

    当然也和这些结晶岩石本身较脆有关,云崖暖用自己的搭乘员军刀背也砍了一下,但是结晶岩石只掉了一块碴。

    两把刀威力显而易见。

    当然主要原因还是翘首后背刀体足够沉重,能够更容易发力,但是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这把后背翘首刀的材质,要比这把搭乘员军刀硬了很多。

    云崖暖劈砍了好一会,才把那个刀鞘拿了出来,刀鞘是某种很硬的皮质,云崖暖辨别不出,但是这不重要,自己只需要知道这个东西还完好就足够了。

    这些结晶体远比自己想想的要脆,难怪那个巨型蜈蚣可以如此容易的吞吃里面的尸体,这些年月下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尸体成了这家伙的粪便。

    这把刀太过沉重,挂在鹿皮腰带上很不舒服,与是云崖暖就把刀鞘绑在了背包上,刀柄就靠在自己的右肩,凸出来一些,有危险的时候,右手可以很顺手的拔出来,直接一个力劈华山。

    虽然负重增加了,但是带来的那份安全感却是完全值得的。

    吃了些生肉,体力慢慢恢复着,云崖暖又用溪水稀释了一些盐水,两个人喝下去,把拉肚子脱出的水份补充一下。

    遇到了巨型蜈蚣,云崖暖已经确认自己肯定是走错路了,因为那些土著所给出的路线,是非常安全的,绝不会有这样的危险。

    但是他现在还不怎么担心,因为有吃有喝,那么早晚自己能走的出去。阴风阵阵,虽然很冷,但是却也宽慰人心,有风那便证明这隧道是通向外界的。

    这片化石森林远比两人想象的要大很多,若不是有着一条小溪,俩人靠着手电筒那点光线,铁定迷路在里面。

    戴安娜他们一群人在出口处已经休息了一天一夜,按照地图的指示,他们顺利的走出了隧道,来到了一条大河旁边。

    这条河足有十来米宽,深不见底,一路向着原始森林的深处流去,这里的指南针已经恢复正常,水流的方向与他们的目的地几乎一致。

    他们原地休息,在河水里捉鱼,炖汤烤肉。同时开始伐竹造船。戴安娜她们带的那两个充气就船艇最多能坐两个人,制作的时候为了方便携带,质地很薄,这样的充气艇是无法再这样宽阔的河上长期使用的,很不安全,没准被什么碰一下就漏气了。

    好在雨林里不缺竹子,这里虽然没有方竹,但是比大腿粗的竹子却是到处可见,皮特准备造两艘足够大的船只,保证大家在上面有宽裕的空间,而且竹筏越大,在水中也越稳定安全。

    皮特的心里已经算计好了,到时候自己一定和戴安娜一条船,估计可心和玛雅一定不会离开戴安娜,那么自己四个人一条船,这是很不错的接近戴安娜的机会。

    竹筏造的再大,也不可能放得下三张帐篷,而且帐篷再云崖暖的背包里有一顶,他们这里只剩下四顶,一条船上两顶,到时候挨着住在一起,同吃同住同洗澡,自己还不是大饱眼福。

    麦克的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卡芙被皮特上了这件事情他在当晚就知道了,自己看着这个丰硕的异族女子,也有些垂涎,而且濑亚美那葫芦形的身材,也是美不胜收,似乎自己未来的日子要很舒服了。

    戴安娜此时此刻,正担忧的望着隧道的出口,云崖暖这么久了还没有追过来,她很担心云崖暖是不是已经死在了湿雾里面。

    而玛雅则是很疑惑的看着隧道口,她心里很清楚云崖暖没有在湿雾里面出现任何意外,因为那些暗红色的蚩虫追赶云崖暖,就是这小丫头的杰作。

    她以前在参天树根下,遇到过那些蚩虫,它们跟着自己的意志行动,而当她在隧道口知道云崖暖走失在湿雾里的时候,内心的焦急丝毫不比戴安娜稍弱,寻找云崖暖的欲望是那样的强烈。

    然后她就发现,自己感受到了云崖暖的存在,透过一些其它的媒介,比如蚩虫。

    这是一种完全的心理感应,就像她能够读懂那些土著的心思一般,这些蚩虫和她也有着某种思维上的联系,她的心念一动,对方便有回应。

    于是就有了这个小丫头在隧道口一直偷笑的情景,那个时候,正是她控制那些蚩虫铺天盖地的寻找云崖暖,然后将云崖暖围困到河边。

    所以她很自信的告诉可心和戴安娜,相信她的话,云崖暖不会被困在湿雾里。

    她很清楚的知道,云崖暖已经到了小溪边,那么他一定可以走出迷雾,来到隧道内,但是为什么整整一天一夜,他怎么还没有出现?他们是留了记号的,她也很清楚这隧道按照记号走过来,是很轻松的事情,但是她万万没想到,麦克早已经毁掉了大部分的记号,云崖暖根本是在乱闯。

    竹筏还有两天的时间就会造好,到时候如果云崖暖还没有追过来,那么皮特他们一定不会继续等下去,众人一定会一起离开,那么是不是证明,他们和云崖暖真的永别了。

    想到永别这个字眼,玛雅突然使劲的摇了摇头,她决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她在努力开动自己的小脑筋,思考着可以救援云崖暖的办法。

    濑亚美就坐在戴安娜的旁边,突然“哎哟”一声,拍掉了一个爬在手背上的蚂蚁,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上次在方形竹林边上,被玛雅咬的够呛,此刻见到了,立马蹦了起来,使劲的甩着腰肢粉臀,生怕身上还有其他的蚂蚁存在。

    “你怎么了?”戴安娜看她突然蹦起来,吓了一跳,问道。

    “有蚂蚁,黑蚂蚁,千万别被这东西咬到了,好痛的!”濑亚美心有余悸的说道。

    戴安娜没有回话,礼貌的笑了一下,然后继续目不转睛的看着隧道深处,皮特侍弄着粗竹,看到戴安娜的表情,心里暗暗失落。

    此时的玛雅一如她的小姨,情绪低落,这种等待的煎熬,似乎自己冲回隧道寻找,会比这样子好受很多,但是理智又告诉自己,那样做只可能错过。

    她的情绪是那样的焦急,心里似乎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找到云崖暖,不管他在哪。当这种情绪达到一个极限的时候,他们周围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发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