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自投罗网
    云崖暖和詹娜沿着溪流,慢慢穿行在化石森林里,四周漆黑一片,但是偏偏又看得见那些颜色更暗一些的植物化石轮廓,就好像走进了一张黑白老照片之中,一切除了古老,更多的却是阴森。

    詹娜紧紧贴着云崖暖,这样的环境让她感觉到恐惧,虽然她也是一个用过枪,杀过人的雇佣军,但是她依旧是个女人。

    被先前那只巨型蜈蚣影响的,云崖暖连走路都是高抬脚轻落步,生怕弄出什么大的动静来,詹娜更是连说话都趴在耳根子说,生怕一个不小心,又引出什么幺蛾子来。

    这个女人说话的时候,喷出来的气很热,可能是因为周围的环境太冷的缘故,每一次她在云崖暖的耳垂边轻声细语,云崖暖都觉得后脊背痒痒的发麻。

    “咦?前面有两根大柱子,不像是植物化石!”詹娜轻声说道。

    云崖暖后脊背又麻痒了一次,向前看去,果然有两根很高大的柱子立在那里,下面很细,但是越往上越粗,相对于周围黑漆漆灰突突的植物化石,这两根柱子可谓是异彩纷呈了。

    在手电的照射下,反射出橘红色的光芒,远远看过去,竟像是透明的暖玉,亦或是美丽的琥珀蜜蜡,但是很显然,这不应该是植物的化石,因为他想不到什么植物可以下面那么细,而上面那么粗。

    再往前走了几步,他们惊讶的发现,这柱子竟然不是两根那么简单,而是很整齐的排在小溪两岸,随曲就弯,前前后后怕是不下两百个。

    俩人已经走到柱子下面,这东西的材质竟然真的是很像蜜蜡,有一些透光,颜色很美,上面光滑无比,下面特别细,根部甚至可以用尖利来形容。

    这样的形状,按理说不可能如此稳定的立在地上,尤其看得出来,这东西就是立在地面上,并没有深入地下。

    “上面应该有梁,把这些柱子链接在一起,起到稳定的作用,否则绝不可能立得住,这是人工的长廊?”

    云崖暖好像在和詹娜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他这个时候特别想可心,要是这丫头在,甭管真的假的,肯定给你解释一番。

    詹娜听到云崖暖的话,就把手电往上照了过去,他们俩抬头看着头顶,果不其然,上面有一个很大的盖子,一直延伸道老远,形成了一个带盖子的长亭,这盖子的材质一如这些柱子,也是晶莹透剔,颜色好看,只是比这些柱子颜色稍淡一些。

    这长亭怕是有一百多米,将近两百米的样子,用这样的材质,造出这么精美的长亭,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途的,为了避雨?

    不过俩人也没时间研究这个东西,现在建筑都不懂,哪有精力研究这么古老的建筑。沿着长亭一直向前,这长亭的弯曲度,与这条小溪完全吻合,于是更加让俩人确认,这就是人工的玩意。

    “这些柱子好像越来越粗了!”詹娜轻声道。

    云崖暖哆嗦了一下,甩脱后脊背的酥麻,那样子让詹娜捂嘴一笑,云崖暖越是这样,她越想戏弄他。

    “嗯,是粗了不少,但是长亭顶部的高度没什么变化,古人造这没啥实用价值的东西,也是够无聊的!”在云崖暖看来,这长亭除了好看,实在没啥用途,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詹娜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快走出长亭的时候,詹娜故意贴着云崖暖的耳朵来了一句:“越来越细了!”

    一个冷战过后,看着捂嘴笑的詹娜,云崖暖那还不知道这个女人在逗自己玩,于是也调笑道:“哪里有越来越细,明明变得更粗了,都是你弄得!”

    詹娜是过来人,应该说是过.过.过...过来人,那还能听不懂这答非所问的荤话,再云崖暖的手臂上象征性的打了一拳,娇斥道:“流氓!”

    英语中色狼是分男女称呼的,这不像汉语,色狼专指男性,所以她们大多用流氓无赖这样的词语,但是很显然这一句不是骂的语气,而是娇斥,有本质区别。

    走过最后两根柱子,俩人还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个长亭,毕竟在这灰黑的世界里,有这样一道带着色彩的风景,实在是一种心理上的慰藉。

    这一回头他们俩才发现,还有两根更长的琥珀色柱子在凉亭末端的上面,好像两个象牙的形状,但是很长,俩人走出了这么远,这两根弯曲的长柱子竟然还在他们的头顶,没有完全走过去。

    看到这,俩人心里都“咯噔”一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詹娜缓慢的,小心翼翼的将手电的光向上慢慢移动,很快他们都看到了这长亭末端的模样。

    除了两根极长的琥珀色圆柱,还有两根和常听下面柱子差不多长短的,相对而生,如波斯弯刀形状的尖利东西。

    俩人如何还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同时咽了一口唾沫,俩人的手不由自主的握在了一起,两只冰凉的手互相给予慰藉。

    这并不是什么长亭,而是一个长达将近二百米的巨大蜈蚣,俩人就在这个如龙一般的怪物的触角下,他们俩一动也不敢动,因为他们无法确定这家伙是死的还是活的。

    “哒哒哒”

    密集而清脆的触碰声在这空间回荡,就好像两块玉石互相磕碰发出的声音,他们俩循着声音发出来的方向望过去,目光同时集中在这只巨型的蜈蚣上面。

    他们俩的心沉到了谷底,这家伙要是活的,云崖暖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因为一切都只能是徒劳。但是他们惊讶的发现,这些声音虽然很密集,就好像鞭炮一样,但是眼前的巨型蜈蚣却是一动也没动。

    这就说明,声音并不是这只巨型蜈蚣发出来的,而是另有其他的东西,这个声音的频率,和之前那只被自己干掉的蜈蚣脚步声很像。

    手电的光有些不稳,快速的上下晃动着,这是詹娜的手在颤抖,云崖暖握住她的手腕,让这光线稳定下来,很快他就发现一个东西在这只巨型蜈蚣的嘴里爬了出来。

    顺着外齿爬到腿上,然后来到小溪里,然后停住了身形,但是声音并没有就此停止,而且更加密集,紧接着第二只,第三只,更多的巨型蜈蚣在这个巨大的蜈蚣嘴里爬了出来。

    这些巨型蜈蚣或大或小,但是最小的也有一米多长,最大的三米多,大大小小加起来,不下十只,它们一定是被云崖暖和詹娜的脚步声和说话声吸引出来,但是俩人现在保持安静不动,它们一时发现不了两个人,所以按兵不动。

    云崖暖使劲的握住詹娜的手,怕她一时恐惧软倒在地上,亦或是把手里的手电掉落,那样可就有死无活了,面对这么多的巨型蜈蚣,俩人现在一颗子弹也没有,根本没法玩。

    唯一的安慰是,这条两百米长的蜈蚣龙肯定已经是个死物,被这些小蜈蚣吃空了,变成了它们的巢穴,云崖暖缓缓移动另外一只手,向着背包侧面的兜里摸去,那里放着仅剩下的一个现代化武器,手榴弹。

    这是一款德国m-dN31式手雷,装填高能炸药,弹体内有3000个2mm的钢珠,因此其破片较多,杀伤力大,辐射面很广。如果能在这些蜈蚣扎堆的时候来一发,能起到很大的破坏力,应用得当,还有一线生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