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死局2
    云崖暖惨笑了一下,他知道这次是彻底完了,这一瞬间他想了很多,过往光影般走过脑海,最终定格在三个女人的身上,戴安娜,玛雅,可心。

    戴安娜的音容笑貌就好像活生生的在自己的眼前,似乎自己这样的处境,他并不害怕,但是却很担心这个女人,他很清楚,皮特和麦克这样的人,是禁不住这些美丽女人的诱惑的。

    然而,这一切自己都不再有任何办法了,因为他就要成为一个恶心虫子的盘中餐,他心叹:“愿人真有精魂不散,为鬼也要救你们出去!”

    他用舌头舔了舔虎口崩裂流出来的鲜血,腥咸刺激着他的味蕾,化石树开始摇晃,摇摇欲坠,他绝不会等到化石树倒掉,坐以待毙不是他的信仰。

    双手反握厚背翘尖刀,瞄准了这只血龙的头顶,他要这样直接跳下去,利用重力,用这把刀毁了这家伙的脑袋,没有了脑袋和嘴巴,即便它在凶猛,也只有死路一条,要吃自己,那就玉石俱焚。

    詹娜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同归于尽的心意,不由自主的也站起身来,拔出了腰间的伞兵刀,吐了一口气说道:“一起!”

    四目相视,同时一笑,钢刀举起,俩人屈膝就欲以人为箭,以死相拼。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下面那几只巨型蜈蚣却突然停止了进攻本已经摇摇欲坠的化石树,出奇一致的,脑袋对准一个方向,似乎是在倾听。

    下方有变,云崖暖第一时间发现了,收住了欲冲下去的身势,疑惑的向着蜈蚣脑袋所向的方位看过去,然而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但是詹娜这个傻丫头,是闭着眼睛的,丫的心里害怕,所以闭着眼睛准备跳,哪知道下面似乎发生了变故,双腿一使劲,人就往树下跳了过去。

    云崖暖正研究下面怎么回事,就看旁边身影一闪,长发飘飘,姿势倒是好看,好像天外飞仙,但是可惜,闭着眼睛影响了整个神韵。

    他急忙一探猿臂,抓住詹娜的后脖领子,把这女人直接拽了回来,一屁股坐在树顶上,勒得直咳嗽,这时候还不敢睁眼睛呢,嘴里胡言乱语:“我死了吗?它死了吗?摔得难看吗......”

    生死关头,云崖暖看到她这个样子,竟也忍不住哭笑不得,照着她的脑门打了一下道:“咱还在树上呢,哥哥把你拉回来了!”

    詹娜这才敢睁开眼睛,看见自己还在树顶,摸了摸高高的胸脯,安慰一下小心脏,却突然哭了起来:“人家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跳下去了,这下完了,我不敢再跳了!”

    云崖暖就纳闷,这点胆量做雇佣兵,什么情况!

    但是他现在没心思研究这些事情,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远方,那手电光线所不及的某一处,虽然依旧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是他却听到了。

    很轻微,轻微到似乎不可闻,但是当这些几乎不可闻的声音集中在一起,十万百万的彼此交杂,那么这微小也会变得宏大。

    仿佛无数的人在轻声细语,声音很小,但是却好像就在你耳边发出来,一阵接着一阵,一**着一波,没有停顿,没有断续,就如同进入了梦魇,听到了时远时近的鬼哭神嚎。

    这声音让人头晕,甚至有些恶心,詹娜捂着脑袋,摇着头问道:“这是什么声音!听得好难受!”

    云崖暖摇了摇头,没有说任何话,他也在强忍这种挤压神经的痛苦,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声浪了。

    几只巨型蜈蚣似乎如临大敌,聚拢在一起,头上触角乱动,几百只步足在地上频繁的走动,但是仅仅是原地转圈,似乎不知道该去往何处。

    而远处的景色依旧没有任何变化,除了声音越来越大,依旧是一片漆黑。突然,云崖暖的眼睛一亮,他看到了,但是又似乎没看到。

    依旧是漆黑,但是那些看得见轮廓的化石树,正在一棵一棵的消失,是的,是消失,不是倒落,就那样越来越细,最终不见了踪影,这很像是一个场面巨大的魔术表演。

    ......

    隧道出口处,两艘结实的竹筏的制造已经接近尾声,毕竟十个人,想要完成这件事情,还是很容易办到的。

    皮特正在固定竹筏上面的帐篷,以及收集一些干柴,和适合作为篝火底座的薄石板。

    女人们在收集水果,任何能吃的东西,还有烟草薄荷这些可以解瘴气的药材。

    戴安娜将她找到的水果,那种能放置时间较长的食物,都放在了隧道出口处,她害怕那个男人走出隧道之后会很饿。

    甚至于,连她自己都不相信,云崖暖会在某一刻在隧道里走出来,但是她还是坚持这样做着,没人阻止她,他们知道,这样或许是对内心的一种安慰。

    曾几何时,戴安娜以为,自己和云崖暖只是生命某一刻的交叉点,相遇而后分开,老死不相往来。她也曾以为,自己对他的好感,仅仅是因为这荒野的依赖,当走出危险,一切都会随之消失。

    可是这一切似乎发生了变化,她甚至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竟然在心里开始考虑以后,和他的以后,这是她从不能经历的内心,但是,这种感觉很甜蜜,每当幻想以后,她就觉得不害怕,不疲惫。

    此时,以后却似乎不见了,她心里在祈祷,祈祷奇迹。虽然,她自己也不相信这能管用。

    唯一没有参加任何工作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玛雅。

    或许因为她年纪小,她就那么一直呆呆的坐在隧道出口,不说话,也不搭理任何人,但是却没有人责备她,毕竟,她只有十四岁。

    戴安娜拿着两个椰子放在隧道口,这样云崖暖一旦出来,就有东西解渴了,她心里想着,却更加难过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玛雅脸上出现了笑容,笑得很开心,甚至能够感受到她那种心底的喜悦,就好像一个乞丐捡到了钻石戒指。

    戴安娜急忙走过去,扶着她的肩膀,自己虽然难过,但是却依旧要安慰这个自己姐姐唯一的孩子。

    “玛雅,你不要难过了,或许云只是走的慢了一些,但是他的能力你知道的,没有困难能够难住他的!”

    再这种情况下,玛雅怎么可能笑的那么开心,让戴安娜担心,这个柔弱的女孩,会不会视因为云崖暖的消失精神上受到了重创,她不能允许自己最近的亲人发生这样的事情。

    没想到玛雅却笑着在戴安娜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说道:“对呀,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住他的,因为他有我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