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反抗到底
    在黑色的映衬下,这具洁白无疑美的让人窒息,每一个动作,都在向着外界展示傲人的弹棉。

    他们换上蚕丝和其他材质混纺的打底衣裤,这种衣服很薄,很像是北方的秋衣秋裤,但是要薄很多。蚕丝很柔软,可以防止长时间运动造成的肌肤摩擦和过敏。

    而且蚕丝有着非常敏感的温度感应,热胀冷缩,可以在寒冷的时候缩紧,避免寒风吹进来,圈住体内的热量,而炎热的时候,就开张开,让身体上的汗水和热量尽情的挥发。

    这里的空气很冷,所以这些打底衣穿上以后,由于冷缩,都很贴身,云崖暖瞟了一眼身边的詹娜,真心觉得,她现在的样子,和光着没什么区别。

    汗透的衣服房在溪水里简单清洗了一下,俩人合力,把这些衣服里面的水尽可能的拧干,然后挂在背包的后面,慢慢风干。

    用蕾丝内裤做成的小鱼网再次证明了它的价值,让俩人补充了一些蛋白质,喝了几口淡盐水,俩人才开始继续赶路。

    这打底衣材质虽好,但是再这样的阴凉的空间下,保暖作用实在比不上外套和长裤,俩人为了取暖,互相靠近,几乎是贴在一起向前走着,但是仍不时的打个冷战。

    按照云崖暖的猜测,他们此时应该已经深入地下很深,所以才会如此阴冷,他们很幸运,这里面最原始的时候,有着生物居住,所以才会有这些进化成没眼珠的鱼虾,保证了他们不至于被饿死。

    旁边的水势渐深,两侧可以行走的路面越来越窄,最终彻底变成了一条水洞。这证明他们已经完全进入地下水的世界,云崖暖记得地图上有说明,走出隧道,就能看到宽广的大河,那么这些地下水,很大可能直接汇集到那条大河之中。

    云崖暖把背包里面的帐篷放到了詹娜的背包里,尽量让自己的背包空一些,然后在背包内部,掏出了一个细长的硅胶管,使劲的吹了半天,这背包竟然变得鼓鼓圆圆的。

    这是户外背包的一层充气层,平时是作为防水使用,但是在危机的时候,充满气,就可以作为救生衣漂浮在水上。

    充满了气,将气管用盖帽扣住,防止漏气,这才把背包外面的防水拉链封好,告诉詹娜下水之后,就伏在自己的后背上,不要用自己的体力游泳。

    云崖暖硬着头皮一咬牙,跳进了冰凉的地下河里,入水的瞬间,全身一激灵,由下而上,全身好像都被体内的筋抽紧了,脑仁都被冰的生疼。

    詹娜奔着云崖暖的后背跳过来,一进水立马惊呼一声,打着寒战,说什么也不在后面待着,游到前面,钻进云崖暖的怀里。

    这是水下保存体温的最好办法,那就是身体挨着身体,保存一定面积不扩散体温,互相取暖。

    有这个充了气的背包,云崖暖倒是也不用特意照顾她,但是为了能够在遇到危险的时候,顺利拔出后背上的刀,他还是用背包后面,长裤的腰带把詹娜扣在自己的身前,这样就可以解放自己的双手。

    还别说,这个女人的后背,一贴到云崖暖的前胸之后,竟然真的觉得身体没有那么冷了,这里面有互相保护体温的功劳,同时也有荷尔蒙的作用。

    如此明显的起伏顶着自己的身体,想不心跳加速都不行。

    水流的速度越来越快,同时水位也随之升高,他们俩的头顶距离洞顶越来越近,此时此刻,他们举起手电,就可以清晰的看到顶部那些凸凹的岩石,看不清楚什么颜色,好像钟乳岩。

    这里已经完全是自然形成的水洞,没有任何人工的痕迹,俩人随时注意着水位上升的高度,同时还要小心前方可能出现的障碍。

    毕竟水流速度太快了,万一出现一个凸起的岩石,俩人都得被撞得头破血流。

    头顶凸凹的岩石离他们的脑袋越来越近,到最后,他们甚至不得不开始躲避这些林立的障碍,用手控制着自己行进的速度和方向。

    再这样下去一段时间,估计他们俩就会完全被吞进水里,那可真是要活活憋死在里面了。

    云崖暖意识到这一点,但是水流如此之急,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游回去,只能一条道走到黑,是生是死,只能拼一下运气。

    到了最后,他们俩只能扬起脑袋,尽量让嘴和鼻子露在水面,呼吸着已经不充沛的空气,偶尔撞到上方凸起的岩石,就让俩人在水里转几个圈,呛几口水。

    眼看水流就要挤满整个洞穴,云崖暖把詹娜紧紧抱住,似乎在寻找一丝慰藉,詹娜努力的转动身体,让自己的正面对着云崖暖,她已经知道结局,不准备做任何的努力和反抗了。

    她紧紧的抱住云崖暖的腰,将脸贴在那满是胡茬的脸上,刺得皮肤又痒又痛,她没有哭,也没有说话,之前种种的经历,已经让她没有宣泄的力气,对待这种生死之间,已经麻木了。

    但是云崖暖没有放弃,他每当看到略高的洞顶,都会抓住那些石头,让俩人的脑袋伸出水面,呼吸稀薄的空气,慰藉如裂的肺腑。

    这种反抗求生,似乎并不是性别决定的,而是一种民族特性。

    在神州这片土地上的人,似乎都有着在逆境之中挣扎到最后的精神,这是其他国家乃至于民族所不具备的。

    这种特性,在每个民族的神话传说之中就可以看得出来。太阳神,在上古的时候,是最被推崇的神祗,然而在神州大地上,却有个人叫夸父,他因为嫌太阳过热,准备追上它摘下来。

    发洪水了,天地间最大的洪水,西方民族靠的是诺亚方舟和神的指示,而在神州大地,是大禹带领着子民,共同治理了洪水,战胜了大自然。

    山挡住了自家门前的出路,这在任何人看来,搬家是最好的办法,但是中华民族出来一个愚公,他觉得,家是我的,你挡住了我出门的路,那么我就搬山。

    宇宙禁锢了我,我用大斧劈开世界,这是盘古。天漏了窟窿,我用石头去补,这是女娲。砍掉了我的头,那么我把胸腔化为脸,持着武器继续战斗,这是刑天。大海淹死了我,那么我就化成精卫鸟去填海。

    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民族的神话,能够像神州大地一般,是满满的反抗,向着所有不可能战斗到底,这就是神州的精神。

    所以,在死之前,云崖暖不会放弃,就像在化石树上,他也准备同归于尽的一击。

    水挤满了洞穴,填满了一切,云崖暖用手电照着前面詹娜的脸,露出了歉意的笑容,他在抱歉,没能把她活着带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