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八十一章 救不救
    云崖暖这面刚缓过劲来,戴安娜,玛雅和可心就围在了他的身边,濑亚美也游了过来,蹬上这面的竹筏,与他们抱在一起。

    这是在上次被活死人追逃之后,这个女人第一次像从前一样靠近云崖暖。或许是因为上次临时变换阵营,让她不好意思再像以前一样,与几个人抱成一团,也是因为在那之后,可心更不待见她了。

    当然,玛雅一直就是那么不待见她。

    但是最主要的原因,只有濑亚美自己知道,她是个审时度势的人,皮特和麦克都是强壮的男人,而他们两个明显是一个阵营的,那么跟随他们,应该生存的几率更高一些,所以,她努力的在接近他们,与他们打成一团。

    但是,现在她发现,无论是生存的经验和武力,甚至是虚无缥缈的运气,都是站在云崖暖的这一面,已经被众人认定必死无疑的他,竟然可以在水里冒出来,这不是天大的运道还能是什么?

    尤其是刚才这个女人,在怪物侵袭的第一时间就躲进了水里,招呼都不打一声,已经让麦克和艾达她们看不起了,这种矛盾或许不会明着说出来,但是自己被排斥,已经是必然,所以她准备重新回到云崖暖的这一边。

    这是一个契机,借着云崖暖重新回来的机会,表示自己的关心,没人会觉得怪异,毕竟他们曾经一路那么久,自己现在的行为就会显得很正常。

    艾达身上没有伤,她扶着卡芙来到竹筏上,麦克在水里清洗伤口,他的肩上和胸口都被人面蝙蝠的利爪伤到了,不过伤口并不深,只是看着吓人,鲜血淋淋的。

    他的脑子在飞速的运转,从迷雾骨林把绳子切的藕断丝连,到隧道内,偷偷踢掉一部分记号,每一个细节思考过去,发现自己有很多借口和理由,这才放下心来。

    绳子在云崖暖那一侧被切断,这件事情,即便是云崖暖心知肚明,却也没办法拿出来作为证据,一个团队这么多人,云崖暖要是怒火中烧,非要和自己玩命,在没有绝对的证据下,只会让所有人反感,甚至产生恐惧。

    况且自己这面还有皮特,云崖暖或许很勇猛,但是真要来硬的,他未必是自己和皮特联合的对手,至于那些石头记号,鬼知道是什么动物在里面走动破坏掉的。

    想到这,麦克完全放下心来,甚至对云崖暖吃哑巴亏,但是却没法说出来感到有些暗暗得意,但是,同样也对云崖暖能够回来感觉不可思议和失望。

    皮特在水里犹豫了片刻,然后在水里一挺腰,也来到云崖暖的身边,对他的归来表示高兴,但是只字未问他为什么割断绳索,也没有问他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他在尽量规避这个问题。、

    戴安娜像个小猫似的趴在云崖暖的怀里,哪有心思想那些事情,人回来了,那就是极好的。玛雅看着自己的小姨如此抱着自己名义上的丈夫,小嘴撅着,很是不满,但是自己又挤不过她,在旁边干着急。

    但是可心可一直惦记着这件事情呢,看云崖暖略微清醒,就急忙问道:“你干嘛割断自己的绳子?你吓死我们了知道吗?”

    云崖暖没有先回答可心的话,而是拍了拍戴安娜的肩膀,然后看了一眼还躺在竹筏上,没人搭理的詹娜。

    戴安娜会意,急忙过去,把詹娜扶了起来,坐在小火堆的边上。

    詹娜的心里,现在老委屈了,自己第一个被水泡喷上来,结果这么久了,竟然好像没人看见自己,眼泪在眼睛里直打转。

    就在这时,正在水里清洗伤口的麦克突然惊叫一声,双手拼命的在竹筏上乱抓,好像着急要爬上竹筏,但是手忙脚乱,竟然一直上不来。

    艾达就在旁边,她听到惊叫声,看到麦克拼命往上爬的样子,急忙冲过去,一把拉住他的手,身体使劲往后一坐,借着自己身体的重量,把麦克在水里拉了上来。

    再看他的腰部以下,两条腿上,挂着好几只卵圆形,长着又字形尾鳍的小鱼。借着竹筏上篝火的光芒可以看到,这些小鱼身上后背都是墨绿色,只有腹部有一抹血红。

    此时,这十几只小家伙尖利的牙齿都陷在麦克的腿肉里,使劲的在摇晃着尾巴,在听水下,噗噜噗噜乱响,似乎有成群的小鱼就在附近徘徊。

    麦克抓住一条咬在腿上的鱼,就要往下扯,艾达急忙抓住他的胳膊,使劲的摇头道:“不能这样摘下来,你会死的!”

    艾达的话一说出来,麦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这样生生撤下来,他大腿上就得掉下来十几块肉,再这样的环境下,想不死都难。

    但是那种剧痛和心里的恐惧,让他忍不住大叫,想要把这些东西拽下来生吃活剥。

    可心脸色煞白喊道:“是水虎鱼,不能拽下来,要先杀了鱼,撬开嘴巴才行!”

    旁边的竹筏上只有麦克,卡芙,艾达和卡戴珊已经没有人形的尸体,皮特急忙用竹蒿把这面的竹筏靠过去,然后小心翼翼的蹬上对面的竹筏。

    他不能不小心,这些食人鱼都是成群结队掠食,水下的这些噗噜声,就是证据。他可不想掉下去,被这些嗜血的食肉动物撕扯的只剩下白骨。

    但是他迈步的时候,还是被已经被血腥刺激的发狂的食人鱼咬了一口,这个家伙竟然跃出了水面,一下子咬在了皮特的行军靴上。

    即便是结实的行军靴,也无法抵挡这尖利的牙齿,皮特甚至感觉到脚踝骨好像被针扎了两下,刺痛非常。

    他性格本就暴怒,一气之下,大拳头砸下去,直接把脚上的食人鱼打得血流横飞,便是如此,这条食人鱼也没有松开嘴,依旧挂在他的靴子上。

    但是他没时间理会这条鱼的尸体,走到麦克身边,这个男人疼的浑身颤抖,那些鱼在他的腿上摇动着尾巴,每动一下,都是彻骨的撕痛。

    皮特抽出腰畔的军刀,手腕弹动,每一下都能斩断一只食人鱼,只留下嘴巴一块,留在麦克的腿上,食人鱼的血和麦克的血混合在一处,流在竹筏上,然后滴进河水里。

    水下的食人鱼一看到血滴,立刻沸腾了,扑通的声音越来越响,甚至有几只跃到了竹筏之上,被卡芙和皮特用棍子扫了下去。

    麦克腿上的食人鱼都被皮特斩成了两半,但是那些半截的鱼嘴还挂在上面,皮特只能一个一个的掰开,尽量小心的拿了下去。

    这样可以尽量减少麦克的伤势,让这些本来会成为撕裂伤的伤口,变成一个个血洞,汩汩的留着血,即便是如此,所有人都看得出,在这样的环境下,没有药物,甚至没有止血带,麦克活下来的机会很小很小。

    云崖暖身上湿淋淋的,凝视着痛苦嚎叫的麦克,和在一旁默不作声,紧紧锁着眉头的皮特,久久不语,他内心里在挣扎,麦克他救还是不救。

    绳子莫名断了,他可以不去怀疑麦克,但是绳子在断的一刻,快速的被拽进湿雾里,那就一定是这个惨叫的人在捣鬼。

    所以,云崖暖现在很肯定,这个麦克当初是要致自己于死地的,甚至不惜牺牲多年的同伴詹娜,这个人的心,可以说毫无人性可言了。

    “就让他这样死了?或许也好!”云崖暖心里想着,落下了目光,对那凄惨的嚎叫声充耳不闻。

    除了云崖暖,其他人并不知道麦克做的恶心事,听到麦克的惨叫,和腿上鲜血淋漓的伤口,都担心的围了过去,七嘴八舌的,却想不到什么有用的办法。

    没有药品,没有绷带,什么都没有,让他们如何想办法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