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登船
    大雾的厚度只有十来米,这旗帜刚好冒个头,但是可想而知,那巨大的船只肯定就在旗帜下面,听到云崖暖的喊声,皮特和麦克急忙撑蒿,转动小风帆的方向,借着人力风力,改变竹筏的前进方向。

    紧接着,他们就贴着大井号的侧面滑过去,几乎再晚几秒钟,他们就要和大井号撞在一起,那时候竹筏非散架子了不可。

    借着黄昏前的余光,他们靠近大井号,这是一艘挖泥船改装而成的探险用船,增加了起重功能,雾很浓看不到长短,据濑亚美所说,这艘船三十几米长,十几米宽,但是吃水却不深。

    整体呈白色,上面有蓝色花纹,看得出来,这艘大家伙也正在顺水而行,但是由于体重和吃水,远没有竹筏的速度快。

    他们不禁诧异,这只是一条夹在山谷中间的热带河流,怎么可能浮起来这么大一艘工程船?简直不可思议。

    但是可心很快给出了答案。

    小丫头看了看竹筏边上的水流,用太阳能手电往水里照着看了一会,说道:

    “这里的水很深,远远超过之前的河流,但是水流的速度却慢了许多,不及原来的一半,我估计再过一段时间,可能水面会开始相对静止!”

    云崖暖不由得问道:“这是什么意思?能代表什么?”

    可心看着四周茫茫白雾,慢慢说道:“证明我们由河流进入了一个湖泊,一个不小的湖泊!”

    虽然看不到四周的景象,但是可心的这种说法却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这也就足够说明,为什么这么大一艘探险工程船可以浮在水面上慢慢飘行。

    竹筏慢慢经过大井号的侧面,看到了立在一侧的舷梯,这里不是链接甲板的位置,想来应该是引水梯或者是生活区阶梯。

    看到一艘明明已经在大海中沉没的船只,几个人起先的惊恐,此刻却变成了一种喜悦,有这样一艘船,一艘相对完整的,漂浮着的船只,这代表着里面将会有大量的物资。

    他们不认为里面还会有幸存者,当然,同时也不排除这种可能,甚至是希望遇到其他的幸存者,毕竟,这处处危险的荒岛,越多的人,就代表着更大的安全。

    云崖暖整了整鹿皮腰带,原来裤子上的牛皮腰带断掉了,只好把这一直贴身,舍不得用的鹿皮腰带当裤腰带使用。

    然后把背包放在竹筏上,只背着厚背翘尖刀和搭乘员军刀,开始沿着舷梯向上攀爬。皮特把特种军刀咬在嘴上,紧随其后,他的身后则跟着麦克,也和他一样,用嘴咬着军刀上行。

    云崖暖原本是不让女人们先上来,但是濑亚美坚持要上去看看,她期望还有幸存者,在她的倔强下,只好同意让她跟着上来,但是必须跟在几个男人身后,保护好自己的安全。

    看得出来,濑亚美很紧张,她的很多朋友和战友都在这艘工程船上,此时此刻,她的心情,几个当过兵的男人都很明白。

    但是,没人会觉得这里还会有幸存者,因为这里安静的可怕。

    当他们蹬上船只,来到甲板上,可以看到地上有很多仿佛燃烧的痕迹,这些痕迹就像是焦油黏在上面,一堆堆一块块,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但是,偶尔一件黏在这些黑乎乎的东西上面的衣物,却让云崖暖想起了濑亚美曾经说过的,在海上升明月的时候,甲板上的水手开始虹化,人慢慢变成气体蒸发。

    那么,这些好像沥青一样的物质,应该就是那些水手虹化后留下的残渣。

    不约而同,几个人都把刀握紧在右手,横在胸前,保持搏击的状态,开始慢慢走向船舱。

    雾气虽然大,但是走遍甲板却不需要太久,他们很快就发现,这上面没有什么活物,那么他们现在就要检查底下的船舱,当确定安全了之后,就可以喊这些女人上来,这里作为新家,是很不错的选择。

    他们在上甲板来到第二甲板,来到了舱口盖的位置,皮特伸出大手抓住拉环就要打开,云崖暖却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腕摇了摇头,然后慢慢的趴伏在地上,用左侧耳朵贴在舱门上,仔细听了一会。

    之所以用左耳,是因为左侧距离心脏较近,对声音的感知能力更强一些,或者说是分辨能力更强。这与右耳之间的分别并不大,毕竟大脑左右侧都有听觉中枢。

    但是由于现代人使用电话频率很高,而大家习惯性的右手那东西,自然就是右耳接听,造成右耳或多或少的不如左耳灵便,也是一个很大的原因。

    船体大多是实木和金属的联合结构,对声音的传导有很大的便利作用,在仔细的倾听了一会后,云崖暖指了指舱门,小声道:“有声音,不确定是什么东西!”

    说着,已经把厚背翘尖刀扬了起来,站在舱口盖的另一侧,然后对着皮特点了点头,皮特把军刀咬在嘴上,双手握住舱口盖,使劲一用力,圆形的闸门应声而起。

    一股说不出来的腥臭味喷了出来,呛得几个人鼓着腮帮子,差点吐出来。

    天色渐渐暗了,麦克和濑亚美俩人之前就打开了太阳能手电筒,照射着舱口的位置,虽然雾气比较重,但是依旧可以看得清楚眼前几米的情景。

    除了恶臭,没有什么东西钻出来,倒是伴着臭气,有一股黑乎乎的气体喷了出来,转而就散去,渺无踪影。

    云崖暖招了招手,把濑亚美手上的太阳能手电拿了过来,末端咬在嘴里,这样就可以看清楚前面的情况,他让濑亚美在外面守着,然后和皮特麦克先后走进舱口。

    里面黑乎乎的一片,所有的电力供应早就停了,落脚有啪啪啪的水声,可以想象,这里原来一定灌进来不少的水。

    借着手电的光芒可以看见,船舱里到处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有衣物,有腐烂的食物,还有破碎的卧室门。

    这里是船员居住的二层,沿着楼梯往下,应该是物资仓,哪里有完全密闭的水密舱壁,几个人没准备现在下去,而是选择先在居住舱这面看看,是否还有人,亦或是身体。

    船体相对较宽,船员舱分两侧,中间一条只有一米多宽的过道,云崖暖当先走在最前面,保持呼吸的平稳和安静,举着厚背翘尖刀,来到第一个卧室的门口。

    皮特看了一眼云崖暖,后者点了点头,就见皮特和黑熊似的,一脚踹到卧室门上,然后身体迅速闪开,来到一侧,云崖暖在稍远处,手电直射进去。

    外面还没有全黑,还有一些光在密封狭小的窗子里照射进来,里面一片凌乱,被褥已经长出绿毛,发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怪味。

    这些床是固定在地板上的,倒是还规整。里面没有人,安静的异乎寻常,云崖暖缓缓走进去,里面的地板比过道要高一点点,所以卧室的地板上没有水渍,但是很潮湿。

    一间卧室,不过几平米大小,几步就走了个遍,云崖暖挑起那些长毛发霉的毛毯被褥,没有什么发现,摇了摇头,走向对面的卧室门前。

    一如上次,云崖暖做好攻击姿势,皮特一脚踹开舱门,麦克将手电与云崖暖嘴上的电筒光芒交叉,照进卧室内部。

    三个人就觉得后背发麻,冷汗一瞬间就冒出了额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