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脖子张嘴
    他们只见到一个女人蹲在地上,手里正拿着一个什么东西在啃咬,这东西貌似很硬,因为能够听到她咀嚼时候发出的“咔嚓”声。

    看不到这个女人的脸,因为完全被及腰的长发遮住了,甚至于连咀嚼也只是猜测,因为看不到她的嘴巴。

    不知道怎么,云崖暖总觉得她往嘴里送东西吃的时候,动作有些怪异,但是里面昏暗,又被吓了一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但是当蹲着的女人听到声音,有了反应之后,他们知道为何怪异了。

    这个穿着过膝长袍睡衣的女人站了起来,那纤细凸凹的身材因为睡衣的潮湿无法遮掩,这一站起来,他们才发现,女人一直是后脑勺对着他们的,因为站直了以后,他们看到了那圆润的臀部轮廓。

    想到这,他们不由得一起退后了一步,不为别的,用后脑勺吃东西的人,那还能是人吗?

    卧室里面的女人站起转身,露出青浩浩的一张脸,双眼血红,就连黑眼仁都被这血红覆盖,她似乎有些迷茫,望着门前的三个人,歪着头似乎在思考什么。

    但是很快,她那血红的眼睛一亮,原本看着厚实性感的嘴巴,竟然一下子张开老大,腮帮子上的肉直接裂开,直到耳根。双手一张,就向着门口扑过来。

    皮特身体倍棒手脚快,一把拉住门把手,把个包铁的房门关上,一脚蹬着墙壁,两手拽住门栓,喊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几乎同时,卧室门发出了巨大的撞击声,好像擂鼓一样,这面一响,紧接着好几个卧室的门都传出了撞击的声音。

    云崖暖吓得手里的刀差点没掉地上,他哪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咽了口唾沫,喊道:“咋整?”但是一着急,把东北话说出来了,才想起来他们听不懂,急忙用英语道:“怎么办?”

    所谓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俩人一起回头准备问麦克商量,但是一回头只看到了麦克的背影,和徐徐传来的密集脚步声。

    丫的已经在第一时间跑路了。

    皮特和云崖暖一起露出了鄙视的小眼神,然后含情脉脉的对视一眼,一起拔腿就跑,跟着麦克的脚步而去。

    卧室门发出咚咚的撞击声,很显然这个家伙没什么智商,不知道这门是向里面开的,于是用蛮力开始撞门。

    不一会就听见哗啦一声响,估计是那包铁的门被撞倒了,不过俩人都没去认证这件事情,闷着头就是跑。

    俩人刚跑到舱口盖的位置,就听见咣当一声,那厚铁的圆门竟然关上了,紧接着一声环扣响声,竟是被人在外面反锁了。

    这里就三个人,麦克最先跑出去的,那么反锁舱盖的人不用猜就知道是谁了。

    “靠!”

    “FK!”

    俩人齐声骂了一句。

    若是这家伙是因为惊恐先逃可以理解,关上铁闸门也可以理解为惊慌失措,但是在外面反锁,这就不能完全是惊恐造成的了,估计可能还有其他别的心思。

    云崖暖愤怒,但是不意外。毕竟这已经不是麦克第一次害自己了,他原本以为通过上次事情以后,他或多或少的会心存感激,不与自己交谈,是自尊心作祟。他也想过,如果麦克在害自己会怎样,答案很肯定,将他驱逐,独自扔在雨林里。

    这一次他跟着上来,云崖暖确实没有防备他为害,因为皮特也在这,麦克再毒,应该也不会连自己十年的兄弟战友都害啊。

    而且,就凭这麦克那点能耐,想要带着几个女人走出海岛,简直是痴人说梦。

    皮特更没想到,他想过麦克会因为云崖暖的恩惠,放弃之前的断指之仇。即便是他小心眼,依旧愤恨,但是应该也不会再做害人的勾当,毕竟他已经很清楚,云崖暖是这个队伍无法失去的力量。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麦克不但又出手想要害死云崖暖,甚至连自己都算计在内了。这让他非常恼怒,用大拳头使劲的捶了两下铁闸门,但是除了震耳的响声因外,那门纹丝不动。

    “省点力气吧!留着和那怪物玩命!”云崖暖舔了舔嘴唇,脸上的惊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静的杀意。

    麦克的行为,让云崖暖想起恩将仇报这句话,他突然很明白麦克的举动了。

    他欠自己的,甚至还有皮特的,根本就是他一辈子也还不起的。当他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选择逃避,而这些恩惠从一开始的感激,慢慢转化为一种难以言明的仇恨。

    就像借钱给一个人,但是几次三番以后,他根本还不起,这时候那些欠债会让他选择躲避债主,而当债主找他要钱的时候,这种种好心的恩惠,则瞬间变成怨气乃至于仇恨。

    所以,聪明的人,很谨慎他对待别人的恩惠,尤其是好友和亲人,君子之交淡如水,这句话从来都是真理。若的长久,莫存利益。

    皮特上眼皮一翻,黑眼仁一半跑到了上面,眼睛看起来就像一只准备捕食的恶狼,嘴里恨恨骂道:“等老子出去,一刀砍死他!”

    云崖暖看着越来越近,晃晃悠悠的身影慢慢靠近,回了句:“你也就说说,不过先说好了,出去后,这个人真的不能留了!”

    皮特当然明白云崖暖所谓的不能留是什么意思,不是杀死,而是抛弃。他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个怪物似乎掌握不好自己的平衡,走起路来,划着不规则的S形,在本就紧窄的走廊上撞来撞去,发出咚咚的声音。

    紧接着,扑通一声,又是一扇卧室门被撞开,在里面走出来一个个子不高的男人,脸上看起来很正常,甚至还有血色,但是俩人一看他脸部以下的皮肤,就觉得胃里翻滚。

    脖子以下,几乎没有一块好肉,粘液淋漓,似乎每走一步,都能掉一块渣下来。

    云崖暖默默把腰畔的搭乘员军刀递给皮特道:“这把长一点,使劲砍吧!”

    皮特接过来搭乘员军刀,用右手正拿,刀尖向前,左手反握特种军刀护住胸口,和云崖暖对视了一眼,猛然向前冲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