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有瑕疵
    皮特这才看见,就在他们的斜对面,走廊上站着一个身材比自己还胖的人,光着膀子,胡子拉碴,目不转睛的看着冲进来的俩人,面无表情。

    这家伙身高体胖,胳膊长腿短,浑身白膘肉,裤子卡在小腹下面就提不上来了,只好用两根绳子做背带挂在肩上,大脸蛋子煞白。

    “八嘎***”

    这大胖子嘀里嘟噜的说了一串话,云崖暖这心才落地,心讨会说话这应该不是活死人,但是还是保持提刀戒备,用英语回了句:“你是谁?”

    但是没想到对面这位似乎不懂英文,嘴里在那嘀咕:“胡阿油?妈了个巴子的,老子不懂英文啊!”

    云崖暖一听这句话,喜上眉梢,叫道:“哎呀,你东北的啊?”

    大胖子一听这话,高兴的小眼睛直发光,叫道:“嗯呐,我黑龙江那嘎达地,你那嘎达的啊?”

    云崖暖高声回道:“我吉林地!”

    大胖子先是哈哈大笑一声,一屁股坐地上,就感觉把轮船的双层底都震得直颤悠,然后张开大嘴就开哭:

    “哎呀我去他妈地啊!可吓死我了,也憋死我了,大兄弟啊,你可不知道啊,这几天把我遭罪遭的,c井空害人啊......”

    皮特是一个字也听不懂,云崖暖能听懂,但是也听不太明白,实在想不通这事和c井空有啥关系,外面的活尸已经开始撞门,皮特眼看顶不住,云崖暖急忙也冲过去帮着顶门。

    大胖子还在地上絮叨,云崖暖骂道:“犊子,找东西顶门啊!要冲进来了!”

    “啊?我靠!”

    大胖子别看胖,人可是很灵活,一抹眼泪鼻涕,浑身肥肉一颤,人就站起来了,随手拿了一个铁棍子,往门插上一横,这才解脱了二人。

    “别担心,这铁门结实得很,老子撞了几个钟头,肩膀子都肿了,也没撞开。”大胖子看着被活尸撞得一个劲晃悠的铁门说道。

    很显然,胖子也是知道活尸这东西的,否则不会问都不问外面是什么东西。

    货舱与乘务舱几乎等长,也分成很多房间区域,放置不同的物品。询问了胖子,才知道没有后门,几个人想要出去,只有活尸堵着那一条路。

    当胖子生活条件很不错,给俩人发了一圈烟,是日本的重焦油香烟老和平,这烟过瘾,不是老烟枪根本降不住。

    俩人刚抽了一口烟,就见胖子在一个小屋里转了一圈走出来,拎着三听啤酒走了出来,一人发了一罐,说道:“抱歉,冰箱没电了,都是常温的!”

    “抱歉?”皮特一看到啤酒,就差没给胖子跪下来喊爹,拿过来咕嘟咕嘟几口就见底了,云崖暖不喜欢喝啤酒,就把自己的也递给他,皮特这次没舍得牛饮,慢慢喝了起来。

    皮特似乎也知道眼前的人不懂英文,只是一个劲的竖大拇指,云崖暖则问起了胖子怎么会在这。

    这一问,胖子又开始哭天抹泪。

    胖子姓熊,本身就一兵油子,退伍之后也没分配什么工作,就到处混吃混喝,沉迷日本AV,对c井空痴迷不已。

    也不知是这家伙语言天分高,还是真的看得太多了,竟然可以不需要翻译字幕,无障碍看日本AV,后来几个朋友出国劳工,而且是去日本,胖子顿时心就活了,那是什么地方?那是AV天堂啊!

    左右也是胡混,就弄了俩糟钱,交了押金,开始在日本混吃混喝,成天到处打听怎么能成为AV男主角,那混账日子他也没细说,这里也不表了。

    后来这小子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混到了大井号上,职位据说还不低,海上升明月那天,这家伙晚饭没吃饱,和俩同事跑到货仓里面小灶,没想到喝多了,直接里面睡着了。

    等再醒来,铁门竟然锁上了。胖子也没担心,反正一天三顿饭,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开门,然而这一等就等到了船只沉水。

    这是老战舰改装的双夹层的工程船,密封性很好,但是舱里依旧进了不少水,最主要的是,有一段最严峻的时候,里面氧气根本不够喘气,幸好里面有一个房间有潜水的氧气瓶,这家伙就靠着那些氧气瓶硬生生撑到工程船钻出水面。

    他现在还以为自己在海上呢,浑然不知道,他已经进了远古的海岛。一个劲念叨自己长点肉容易吗,这番折腾估计都不到二百五十斤了!

    没人能解释,为什么工程船会突然在海里来到海岛内部的湖泊里,但是事实就在眼前,又让人不得不相信这是事实。但是云崖暖隐约觉得,这现象与自己莫名在水潭抽进河里,应该都与可心所说的空间折叠有一定的关系。

    云崖暖也看到了被胖子用光了氧气的那些瓶子,知道这家伙的日子远没看起来那么好过。

    工程船出了水面,里面的水慢慢滤净,舱里本来进水就不太严重,毕竟上面有舱甲门,密封性还是很好的,除非船体破裂,否则还真不容易进水到这舱里。

    胖子撞不开门,只好就在里面混吃等死,他都不知道过了多少日子,今天终于又看到人了,没想到又被活尸堵门了。

    “你见过这些活尸了?”云崖暖看他对活尸一点也不惊讶,就问道。

    胖子指着跟前的一个房门说道:“那里面锁着两个,我没事的时候,就和他俩隔着门说话,我们三个是酒友。”

    “他们怎么变成活尸的?”云崖暖问道。

    “活尸?嗯,这个名字不错!”

    胖子点头称赞,认为很适合这些东西,然后继续说道:

    “我们三个喝的五迷三道,直接里面睡着了,发现被锁在里面,也就没担心,没想到后来这船就好像演杂技似的,开始不知多少度滚翻,胖子我运气好,当时在装棉被的房间里睡大觉,那也是摔得七荤八素。

    那俩哥们在装五金的箱子上睡觉,结果可想而知,死的那叫一个惨。当这破船不再滚翻之后,我缓过劲来,找到了他们俩的尸体,放在门口那房间里。

    哥寂寞啊,就和他俩絮叨絮叨,tm没想到,给絮叨活了,我一看,这不是诈尸吗,老子降妖除魔的工具都在卧室呢,那干得过他们俩,就跑出来,把他俩锁里面了。没事就隔着门和他俩聊聊,脾气不好,不含蓄不优雅,一听我说话就撞门。”

    云崖暖听他说话,心里倍儿亲切,虽然说得玄乎,但是去除糟粕,肯定是真话,于是笑道:“有瑕疵哈?”

    大胖子一本正经道:“对,有瑕疵,不完美,女活尸就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