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零五章 愤怒三贱客
    胖子纯把这句话当成是夸自己,笑的那个贱,云崖暖被他贱一脸,鸡皮疙瘩掉一地,扑棱这脑袋走进车里副驾驶的位置闭目养神。

    外面几个女人加固的差不多了,都站在外面看着皮特他们由舷梯蹬上大井号,朝着三甲板的方向而去,不见了踪迹。

    熊胖子看了看手表,算计着时间,使劲一敲车窗户,对着里面的云崖暖喊道:“老云,出来看热闹!”

    云崖暖看他那损色样,翻了个白眼,但是仍旧忍不住把头在车窗户里伸出去,想要看看皮特他们现在的表情。

    果不其然,很快就看到三个人影匆匆跑上船头,对着车的方向高声喊骂,虽然听不太清楚,但是“FK”不断,却还是能分辨出来的,骂人的不仅仅是皮特,连一向以贵族自居和以文明沉稳著称的艾达也在骂。

    一时间,车旁边的几个女人全都愣在那里,不明白为啥三个人刚上船不大一会,就气成这样,只有云崖暖在那捂着嘴,苦忍着没笑出声来。

    熊胖子可没有这觉悟,这本就是他想看到的热闹,笑的那叫一个放肆,浑身荡劲十足,这么粗狂的一条汉子,笑起来偏偏贱的不要不要的,反差太大。

    几个女人看着好像捡了多大便宜似的,笑的开心起劲,不由得七嘴八舌的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胖子得意洋洋的想要给几个女人解说一番,但是他刚走到两翼那些小轱辘旁边,突然又忍不住,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皮特挥舞着拳头,卡芙张牙舞爪,艾达掐着小蛮腰,在那里骂了一会,似乎发现下面在大笑,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三个人匆匆下船,乘着充气船往回急划,看样子来势汹汹,这是要报仇。

    胖子大叫不好,急忙来到驾驶室旁边,把门打开一个大缝,使劲一缩肚子,胸围大增,把屁股和肚子塞进去,再使劲一吐气,这才把整个身体钻了进来。

    这里为了给驾驶室留空间,特意只放了比较沉的淡水和啤酒,重量与另一侧差不多,但是却不占太多地方,门能打开一多半。

    这家伙一钻进车里,打着了火,对这几个女人喊道:“乖乖的不得了,赶紧都上车!”

    几个女人一听,急忙开始钻窗户,都是窈窕美女,着窗户有改装的够大,不一会全钻了进来,正好七座,坐稳了以后,胖子并没有开车,而是看着后视镜。

    等到三个人靠岸,向着面跑过来的时候,大胖子慢慢踩动油门,改装的军用悍马哼哼着开始慢慢向前走动。

    他这一走,后面三个人更是急坏了,也不边走边骂了,都加紧脚步追赶,胖子这损人,不疾不徐,你跑多快他开多快。

    一边开着,还打开了扩音器,对着麦喊道:“都给胖爷我承认错误,谁刚才骂我来着?”

    “死胖子,看我打断你的肋骨!”皮特不会中文,在后面骂道。

    胖子转头问副驾驶的云崖暖道:“是承认错误吗?”

    云崖暖心想这也玩的差不多了,正要撒谎,可心这嘴快的却当了翻译。

    胖子大笑,踩着油门,对着话筒喊道:“还tm敢骂熊爷,信不信老子就这么一脚油门,把你们全扔这?赶紧承认错误,要不劳资可就和你们撒由那拉了!”

    这家伙不光说,把油门踩的山响,这时候只要一撒离合器,保准窜出去老远。

    皮特知道这胖子是吃软不吃硬的,搞不好真的一下子跑了,自己追还是不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车是人家的,这个气只能忍。

    于是喊道:“胖子,我错了,我们是好兄弟,好朋友!”

    艾达现在也知道,这就是胖子的一个恶作剧,也消了气,自己还禁不住觉得好笑,于是喊道:“熊帅哥,你忍心把这么美的女人仍在后面奔跑吗?”

    可心实时翻译,熊胖子笑的不行,但是还没停车,等了一会,喊道:“还有一个娘们没承认错误呢!赶紧滴,麻溜滴,熊爷我要走了!”

    皮特对着卡芙说道:“他让你承认错误,你快说一句吧,这是个混人,真能把咱们扔下,就是一口气的事,他干得出来!”

    卡芙两条大长腿奔跑着,一脸怒色,吼道:“我堂堂一个贵族...”

    皮特也怒了,吼道:“贵你妈,赶紧说好话!”

    卡芙没想到皮特会这么吼自己,吓了一大跳,心里不由得委屈,自己和他多次xx,原以为在海岛上可以依靠这个人,但是现在看来,自己不过是他临时的工具。

    当时眼泪差点掉下来,但是所谓的尊严面子,还是让她忍住了眼泪,使劲的仰着头,突然停住了脚步,竟然不再追赶。

    皮特和艾达楞了一下,但是终究没有说什么,因为悍马越来越远,他们必须尽快追上,眼看着两个承认错误的追了上来,还有一个干脆不追了,看来是宁可死这,也不会说软话了。

    熊胖子一脚刹车,悍马和两翼在沙子上滑出一段距离,停了下来。

    皮特上前,对着胖子竖了一个中指,但是终究没说什么狠话,这很明显就是一个恶作剧的玩笑,开得起,大家笑呵呵,开不起,就是卡芙这样。

    熊晓晓拿起对讲机,对着话筒喊道:“那位美丽的阿三女孩,熊胖子天堂号欢迎您的到来!”

    卡芙站在原处,仰着脸,因为如果不这样,她的眼泪就落下来了,她不能允许自己这么软弱的哭,所以她忍着,她也不出声,她自己也明白了,这就是一个玩笑,但是依旧觉得自尊受到了伤害,觉得没有受到尊重。

    “你可拉倒吧,那娘们不懂中文,让艾达和她说,她们俩熟!”

    云崖暖说着,抢下来话筒,递给车外面坐在侧翼的艾达,没办法,这几个人只能坐外面了,里面没地方了。

    艾达接过话筒,对云崖暖善意一笑,她很赞赏这个男人,虽然他与绅士不沾边,但是却很会为别人着想,也愿意帮助人,这份真诚比所谓的绅士更吸引她。

    “卡芙,快过来,这就是一个没有恶意的玩笑!”艾达说到这,熊胖子突然加了一句:“东北式玩笑,玩死人不偿命那种!”

    艾达没听懂,可心用英文解释了一遍,艾达对这个雄壮的老男孩无可奈何,继续喊道:“这是很传统的东北式的玩笑,没有任何恶意,是他们欢迎朋友的方式!”

    云崖暖一捂脑袋,心话:“东北的名声,是被这家伙毁了!以后老外见到东北人,肯定都是“千万别开玩笑打招呼了!”

    熊胖子见喊了半天,卡芙还没过来,有些恼怒,骂道:“这tm什么脾气,比驴还倔,老云,你去把她叫回来!”

    云崖暖一翻白眼道:“你自己惹的祸,我不背锅!”

    熊胖子开了一下车门,看了看门缝,又看了看自己的肚皮,对着云崖暖喊道:“云哥,云爷,熊爷我出去一次太费劲!”

    云崖暖看他那模样,无奈的摇了摇头,两手一搭车顶,嗖的一下来到车外,向着卡芙走了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