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荒岛病毒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昆仑
    白娘子水漫金山或许也不过如此吧!

    几乎没用多久,黑色的城池已经满溢着清水,并且开始向外涌出,在残阳只剩下一角的时候,除了那高耸的黑色金字塔尖,已经看不到任何城市的模样了。

    又一处不知何年何月的历史遗迹消失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明明为钱工作,并没有什么历史使命的人,却心力沉甸甸的,说不出的惆怅。

    就连熊胖子这么神经大条的人,都一脸的严肃,没人知道,这淹没在水下的城池,是否和自己的祖先有什么联系,人类最大的悲哀,或者说所有人类最大的痛苦就在于,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

    真的是进化论?真的是猴子变成的吗?

    若真是如此,且不提人类智慧比猴子高出的倍数,只说人类在这个大自然的生物链里面,为何那么格格不入?若是自然演化,自当融入其中,但是人类没有,从始至终都没有过真正的融入进大自然。

    那么,似乎外来者的形象或者定位,更适合人类的表现。不是这片大自然衍生的,但是却生活在这里,高高在上,予取予求。

    残阳下,沙漠染成了血红,中间一圆碧波荡漾,没有接天莲叶无穷碧,却有映日沙漠别样红,熊胖子站起身形,张开双臂,似乎在拥抱那镶嵌在红沙之中,如碧玉的湖泊,撇开大嘴,高声道:

    “啊...小时候,妈妈对我讲,熊可艾濑皮湖就是我故乡,湖边出生,湖边长大......”

    熊胖子已经给这片水域定性,这就是湖泊,所以叫熊可艾濑皮湖。

    熊胖子,可心,艾达,濑亚美和皮特打开了啤酒,欢呼着干杯庆祝,云崖暖气得直咬牙,尤其是听到熊胖子装大蒜还吟诗,不由得笑骂道:“湖边出生,湖里长大,那你丫姓错了,该姓鳖!”

    “哈哈,面对失败者的冷嘲热讽,身为胜利者的我,选择宽容的原谅你的无知,跟随我吧,孩子,我是这一片湖泊的主人,跟随我吧孩子,这是创世的第一步......”熊胖子得意洋洋,大有升天之状。

    “哎,有了有了!”玛雅乐颠颠的站了起来,看着远方喊道。

    “什么有了?小小年纪,不应该呀!”熊胖子看着玛雅的小肚子疑惑道。

    玛雅指着远处喊道:“云戴玛詹卡河啊,你们看那里!”

    众人随着小丫头的手指看过去,果然,水位升高到极限,但是很显然那黑色金字塔下面的水依旧在喷射而出,湖面的水,终于不得不顺着低洼的地方向外倾泻,形成了一条小河,蜿蜒的伸向远方。

    “哇喔!”这面五个人欢呼雀跃的站了起来,围成一个圈,竟然跳上了篝火舞,卡芙第一次,有了一种融入的感觉,或许说,自从认识云崖暖开始,她第一次真正的笑了出来。

    这是真正的开心,由内而外的,与物质无关,这种喜悦,她似乎只有在童年的记忆里,有一些模糊的印象。

    他们围着并不存在的篝火跳着舞蹈,熊胖子也和另外四个人手舞足蹈的加入其中,玛雅带头唱起了斐济部落的原始歌谣,咏唱着真神,咏唱着大自然的美妙。

    不会唱的,就呼喊着打着拍子,带着奇特韵律,却丝毫不显噪杂的声音传遍这片天地,卡芙不时的偷偷瞄着对面跳的欢快的云崖暖,心里禁不住奇异的跳动着。

    这一刻,她似乎如梦初醒,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一直如此与这个男人作对,就像一个小孩,想要引起亲近人的注意,所以才不停的调皮捣蛋,自己是多么幼稚啊!

    “当初自己在雨林部落里,感受着那种恐惧,受了那么多委屈,只是对着这个男人发一下脾气,可是这个不懂事的男人,竟然还手,他当时应该抱着我,像哄小孩一样,那时候我多么想靠着一个肩膀依靠啊!若是那样,我可能早就是他的人了吧......”

    卡芙有些失神,脑子里乱糟糟的,却都是这个自己恨不得他死的男人。

    “我要让他注意到我,但再也不会是他讨厌的模样......”

    濑亚美就在卡芙的旁边,牵着她的手,她最先感受到卡芙的失神,然后看着这个明亮的大眼睛,始终在一个人的身上转来转去,再也离不开,心里不由得暗暗冷笑:“你?哼哼!”想着,嘴里的唾液又开始疯狂的分泌,不得不使劲的不停咽下去。

    再美的风景,也有不得不离开的时候,不管多么依依不舍,他们还是要蹬上汽车,走向前面的道途,去完成命运交给他们的任务,无法拒绝的任务。

    这次几个男人学的爷们了一些,轮班驾驶,不做驾驶员的,就在外面物资上趴着。里面几个女人都很苗天纤细,虽然多坐了一个人,倒是也不显得拥挤。

    可心坐在后面靠窗的位置,久久不言语,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美景当中,但是只有她自己清楚,自己思考的,只是那座黑色的金字塔,和里面看到的雕刻。

    自始至终,她没有相信过进化论,即便是她很小的时候,但是同样的,她也不是一位宗教信徒,她相信科学,就如她所喜欢学习的一切,都与科学有关。

    这看起来很矛盾,毕竟进化论早已写进教科书,似乎成了公理,但是可心依旧只将它作为公论处理,她的怀疑从开始的直觉,一直到她学习了历史,对比了古埃及和华夏历史的吻合,又研读了山海经,寻找最古老的山海图,虽然只是一部分,但是已经让她有了一定的依据,虽然这些依据暂时只能放在心里。

    这种五脏六腑之间交流的方式,让小丫头有些憋闷,于是她突然回头,没有目标的问了一句:“你们知道昆仑吗?”

    对很多老外来说,昆仑是个陌生的词,但是对于亚洲人来说,昆仑一直是一个神圣的地方,住着神仙,几乎所有亚洲的宗教,都会将自己的神归结到昆仑之上。

    佛道皆是如此。

    但是昆仑到底在哪里呢?有的人看着地图,大手一指,喏,就在这呢,写着呢!可是,更多的人,却是摇头,因为那里不符合他们心中的昆仑。

    濑亚美从小向往中华文化,对此有着一定的了解,所以她回答道:“难道不是现代的昆仑山或者是喀拉昆仑山吗?”

    其实很奇怪的一件事,很多国家和民族,都对华夏的文明很向往,那种向往就像是寻找自己的灵魂归处。

    可心听了濑亚美的回答摇了摇头说道:“那与山海图不相符,无论是现代地理的昆仑山还是黑昆仑,都不符合山海图之中昆仑的定义!”

    熊胖子正在前面开车,见是可心提出的问题,自己哪有不参与的道理,挖了挖脑细胞,想起来点,于是就说道:

    “昆仑山,原本是撑天的神柱,后被水神共工一怒撞断,山尖飞上了天空,据说那就是月亮,剩下留在地面的半截,也就不再叫昆仑山,而叫不周山了!所以,小濑说的那俩地方真的不符合!”

    可心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其实看字面就能明白这个意思,昆字就是顶着天空的大脚,因为脚成双,所以用了两个小鸟腿代替。所以说昆仑是顶天之柱,本就是这个名字的本意!”

    大胖子被可心认可,心花怒放,车都跟着屁股开始摇晃,惹来外面皮特和云崖暖的吼骂!

    濑亚美看着可心,一本正经的问道:“那你说,昆仑山在哪里呢?”

    她对这些学问很感兴趣,其实,不仅是传承了这个文化的华夏人,很多民族都对这个问题感兴趣,当然也有很多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存在。

    沙漠两张脸,白天热的要命,晚上冷的要死。

    可心呵了一口气在车窗上,立马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雾,她用手在车窗上写了一个“侖”字,这是仑字的繁体汉子,和甲骨文里面的仑字基本相同,可以说是原貌。

    然后她指着这个字说道:“你们看,这个字像什么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